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失宠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事儿一旦查清,他养女不教,纵女行乐,这平章事一职,必定就黄了。

    容涂英握紧了手中的玉板,心里发怒,嘴中自然是不肯认输。

    朝中大臣争得厉害,嘉安帝稳坐钓鱼台。

    而此时的三公主府里,燕玮正听着下人的回报,说是御史中丞王植岁弹劾自己时,越听便越是愤怒。

    她只是喝个酒,却遭了‘奸人’告状,而王植岁还是燕追门下走狗。

    她一时头晕脑涨,点齐了人马便要出门报仇。

    这头才刚下朝,几位大人下了朝还气哼哼的互不理睬,那头王植岁才刚出第二道宫墙,便遭云阳公主堵住。

    燕玮二话不说,便骑了紫骢马上前,拿了鞭子便朝王植岁抽去。

    幸亏王植岁躲得快,护住了脸,不过身上背上还是受了伤。

    这下便如捅了马蜂窝,嘉安帝就是再宠容妃,此时也不由大怒。

    剥其半年俸禄,削其食邑汤沐,降公主为郡主,封号不变,没收公主府,而另赐宅第居住。

    容妃听了旨意,当即险些睁着眼睛晕死过去。

    以往都是容妃跪在宣徽殿后的广场之上,而这一回跪的则是容妃与燕玮了。

    崔贵妃带了傅明华过来时,容妃的脸有些发白,她已经跪了三个时辰了,粒米未进,那如花朵般娇嫩的嘴唇都已经有些干了。

    以前的她是嘉安帝娇养在手心中呵护的一朵花,可如今的她又是什么?

    “你来干什么?”

    燕玮在看到崔贵妃与傅明华时,脸上便露出怒容,尖锐的喝。

    干什么?傅明华低头勾着嘴角,当然是来看她们的笑话了!

    “云阳年岁不小了,怎么专干这样糊涂的事儿?连朝廷命官也敢打,是谁给你的胆子呢?”

    崔贵妃心情愉悦,却故意叹了口气,露出忧愁之色:“如今皇上大怒,我便想着与你嫂嫂前来替你求求情的。”

    容妃勉强一笑,挪了挪膝盖,跪了半天,任她心思深沉,耐力过人,可此时膝盖却似针扎一样的疼。

    她想着想着,心里却难免有些悲凉涌了出来。

    想当初,她得宠之时,要见嘉安帝,又何至于跪了这半晌?却不知从何时起,要见嘉安帝还得请黄一兴再三通传。

    从当日燕玮嫁简叔玉时,便一步错,而步步错。

    她失了先机!当时燕玮被燕追从兴元府捉回时,她为了燕玮性命得以保全,跪在了宣徽殿前。

    那时的嘉安帝尚算对她有几分怜惜,最后留了燕玮性命,并未杀她。

    可自此之后,却是一步错,而又步步错,她再三为了燕玮下跪求情。

    但当时怜惜她的嘉安帝,今日心中还能对她有几分怜惜?

    容妃忍了心中感受,捉住了女儿那只挥动不停的手,若不是因为燕玮,她也不至于落得如今地步。

    可偏偏女儿并不领情,此时被她抓住,还恨恨的望着她看,至亲骨肉,是她血肉化成,此时却拿她当成仇人似的。

    “云阳,不要放肆!”

    她眼里带着警告,时至今日,容妃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能沉得住气,并没有乱了分寸。

    哪怕她跪了这样久时间,嘉安帝甚至没有派人前来安抚她两句,显然是有意给她警告的。

    傅明华看着她,心里又更警惕了些。

    这样一个人,心狠手辣而工于心计,又如此能忍,若不将她置于死地,便极有可能遭她算计,反倒会危机重重。

    “什么叫放肆?分明就是她有心害我!”

    燕玮将容妃的手重重掀开,容妃目光沉了下去,她先是露出怯怯之色,紧接着又将头昂了起来。

    几人说话的功夫间,殿后侧门之上,穿了大内侍服的黄一兴一手托着裙摆,领了两个小内侍匆匆下了台阶而来:“娘娘,奴的娘娘嗳。”

    这位跟在嘉安帝身侧,忠心耿耿的内侍此时满头的大汗,仿佛是才看到了崔贵妃与傅明华一般,又连忙行礼。

    “皇上此时可还忙碌?”

    崔贵妃问了一句,又示意身后托盘的宫人上前来:“听闻最近皇上为了黄河泛滥一事而忙于公务,也该保重身体才是,我让人熬了汤,以文火煨了四五个时辰,送来给皇上喝些。”

    黄一兴露出感激零涕之色,连忙让身后内侍上前来接过了,才抹了把汗道:

    “近来各地折子送进宫中,如今皇上正在接见杜大人,早上前来的,如今还滴米未沾,您送来的汤正是时候。”

    表面黄一兴是在与崔贵妃说话,实则这话是说来给容妃听的。意在指嘉安帝忙于公务,没空见她。

    容妃的脸色就更白了。

    傅明华望着她,她一下抬起了头,目光森然,傅明华也不将脸转开,反倒冲她嫣然一笑,容妃的眼睛便眯起来了。

    崔贵妃离开了宣徽殿时,说起容妃,语气中尽是痛快。

    “如今也有她落难之时!”回到蓬莱阁,崔贵妃饮了口茶:“当年我生了骥儿,侥幸有孕,护了四个多月,还是教她得知了,她让杨氏来撞我。”

    说到这里,崔贵妃放了茶杯,笑道:“你还不知道杨氏是谁吧?”

    她的笑容让傅明华后背发寒,崔贵妃又道:“杨氏是皇上还是太子时,东宫的旧人,皇上封了她为美人,受容妃指使将我腹中胎儿撞掉。”

    那时的崔贵妃还不敢哭,有泪往心里流。

    她求见当时年轻的嘉安帝,却最终杨氏畏罪自杀,容妃便不痛不痒过来说了两句替她挽惜的话。

    当时的崔贵妃险些一命呜呼,只是她舍不得去死,她还有一双儿子,她若死了,两个儿子在容妃手底下怎么能活?

    太后喜欢燕骥,将小儿子抱走,她便一心扑到燕追身上,与容妃争斗,看她盛宠不衰,看她受尽宠爱,没想到她也会有今天这样的时候。

    崔贵妃看傅明华的眼神越发柔和:“不说这些了。”

    傅明华反握住她的手,她手掌冰冷,仿佛就没有暖和的时候。

    “花无千日红,更何况……”傅明华顿了顿,她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嘉安帝的态度十分古怪,时至今日,她觉得有些不大对头,但又实在猜不出这位君临天下的帝王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