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六章 福祸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奴婢奉您的命令,将话都转达了。”那婆子跪伏在地,双手交叠放在地上,额心抵着手背:“王妃只说了几句话,吩咐奴婢一定要说给夫人您听。”

    “几句话?”

    白氏反问了一句,一股无名火便从心头涌了起来:“她的妹妹要出嫁,既未求贵妃娘娘赏赐物件,也没有进宫请太后降下旨意图个吉祥,就说几句话?”

    她的声音渐渐拨高,不满之意从话中透了出来,白氏几乎要捏碎了手中的茶碗。

    嬷嬷的额头沁出了密实的汗珠来,白氏的语气里藏了针,每说一句便如刺在她身上一般。

    “王妃就说带了几句话。”

    她顶了白氏恶狠狠的目光,困难的开口。

    白氏正要道,不稀罕听傅明华托她捎的话,外头传来丫环请安的声音,是傅侯爷与世子傅其弦进来了。

    “说的什么话?”

    傅侯爷显然也听到了刚刚白氏与这婆子对话,进来扯了披在身上的斗蓬,扔到一旁的下人手中,问了一句。

    那婆子回来时已经将傅明华的话再三背过数次,此时虽然不甚理解,但听到傅侯爷问,便连忙说出来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荣华富贵,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强求也无用。”她背道,“你记好了,回去给夫人听。”

    她连傅明华当时叮嘱她的话都一一说了出来,还尽力模仿傅明华的语气,只是学得并不如何像,反倒由她说来有几分可笑。

    说完了,婆子闭了嘴,傅侯爷沉吟着,屋里顿时便一片寂静。

    “还有没有其他的?”

    傅侯爷眼中精光闪烁,问了一句。

    那婆子再三想过,肯定的摇头:“没有了。”

    “福祸相依?元娘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皇上?还是王爷……”

    他皱了眉,将这婆子遣了下去,自己心里却盘算了开来。

    傅侯爷一向想得太多,疑心还重。

    此时傅明华特地让人带的话,让他心中疑窦丛生,越想越是摸不着头脑。

    白氏嗤笑:“不过是故弄玄虚,想让我们助她。”

    她这话一说完,傅侯爷看了她一眼,看得白氏心中莫名,就解释道:

    “秦王如今风头虽健,但皇上至今没有立他为太子,容家如今势大,怕是她为了秦王,也是着急得很,想求我们帮忙的。”白氏‘嗤’的笑了一声:“什么福祸的,就是说得神叨叨的,想引咱们上当罢了。当谁不知道她心中盘算似的,殊不知,司马昭之心,谁不知道?”

    傅侯爷若有所思,白氏就劝:“侯爷您可不要上了她的当。”

    她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傅侯爷自然也就沉默不语了。

    燕追是十一月初三回来的,他人还未到,行礼等物却已经让人先送回了府里来,嘉安帝要召见他问河套地区如今的情景,今日晚上怕是会留在宫里。

    晚上等到亥时中,燕追仍没回来,傅明华才吩咐人落了锁,先行睡了。

    半夜时分,她隐约听到屋里传来‘西西索索’的声响,声音极轻极小,仿佛是有人刻意放缓了动作。

    傅明华一下便惊醒过来,脚榻上坐了一个人,低垂着头好像是在打衣裳的结。

    她一下便坐起了身来。

    今夜守夜的应该是碧箩,不知何时出去了,她眨了眨眼睛,清醒了些,屋门处垂放下来的大片碧纱透出朦胧的光线,隔着垂下来的层层纱幔,她隐约看清了这个人影,失声便唤:

    “王爷。”

    坐在榻前,正系着衣扣的人分明就是已经好几个月不见的燕追。

    傅明华没想到他会夜半三更回来,登时便撩起了幔子,果然光线便清楚了许多,燕追苦笑:

    “还是将你吵醒了。”

    他身上带着药材苦涩的味道,夹杂着血腥味儿,傅明华掀了被子坐到床边,就看到脚榻另一旁,摆了巾子以及药罐等。

    “您受伤了?”

    她起身蹲到了脚榻旁,燕追强撑着坐到内里木榻之上,拖了床上的厚厚丝被,将她牢牢裹上,一把抱进怀中,叹了口气:“夜里风大。”

    洛阳已经下起了雪,屋里虽然烧着地龙,但入夜之后,天气冷得厉害,他自己穿着薄薄的衣裳,却见不得她只着寝衣的模样。

    “您何时回来的,怎么回来了不让人掌灯,唤醒我呢?”

    她被燕追束在怀里,不敢挣扎。她不知道燕追哪儿受了伤,就怕一动弹便碰到他伤口了。

    只是两人虽是夫妻,又是那样亲密,不过分离这样久的时间,她被燕追一抱住,既有些羞涩,又有些无措,身体僵硬半晌,燕追才咳了一声,自己也扯了被子,与傅明华裹在一道,才长舒了口气。

    “元娘,直到此时,我拥你在怀,才感觉我是真的从河套一带回来了。”

    他低头吻着她头顶与耳朵,说话时吹出的热气拂在她脸颊、脖子,使她足尖都卷了起来,缩了缩肩膀。

    “您何时回来的?怎么不让人掌灯。”

    两人挤在脚榻上,共围着一床丝被。

    被子里是傅明华身上淡淡的幽香,寒冷的夜里他一路匆匆踩着冰天雪地的路回府,就是为了这一刻与她相依偎。

    “回来了一些时候,怕将你吵醒了。”

    他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

    回了洛阳之后,嘉安帝与他说了一会儿话,见他受了伤,原是想要留他在宫里住上一宿的,他急着要回来。

    等到燕追回到秦王府时,府中内院早就落了锁,是他身边侍候的人临时进来唤开的。

    他进了屋,傅明华都已经睡着了,几个侍候的下人要服侍他洗漱,他却都制止了,连灯也未让人掌,就怕将她吵醒。

    只是没想到,如此小心,仍是将她吵醒了。

    燕追将她抱得更紧:

    “想我了没有?”

    他轻轻含住傅明华耳朵,咬了咬。

    燕追自七月下旬出门,至今都三个多月了。他临走时还说少则七八日,多则半个月便回,哪想到会耽搁这样长时间。

    两人正是新婚燕尔,情意浓浓之时。成婚之后再分开,倒是比以前未成婚时使燕追更难挨。

    傅明华被他咬住了耳朵,便轻轻一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