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章 事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傅明华没想到容妃如此心狠手辣,不止是要将容三娘除去,更是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下手。

    如此果断心狠,当断则断。

    她能宠冠後宫多年,地位不变,不是没有道理的!

    “怎么回事?”

    燕追是最冷静的,此时一听侍人说话,便问了一句。

    崔贵妃也从狂喜之中清醒过来,那内侍便道:“今日容三娘子带了两个柚子进宫,说是容大人所献,容妃娘娘便使人剥了共享。”

    没想到这一吃便吃出了事。

    崔贵妃皱起了眉来。

    容妃手段简单粗暴,但胜在直接而有用。

    出了事,崔贵妃于情于理都应该过去看看,毕竟其中容三娘还怀着嘉安帝的骨血。

    几人来到承香殿时,里面已经是惨叫哀嚎一声一声响了起来。

    殿前黄一兴指挥着让人将今日当值的宫人内侍全押在地上,一旁十二府禁卫军的人也来了,旁边已经有人被打了个半死,皮开肉绽,有几人下半身都已经血肉糊成了一摊。

    燕追一看到,想也不想便展开大氅,将傅明华裹进了怀中。

    “娘娘。”

    黄一兴有些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匆匆脚步声朝傅明华几人这边由远及近。

    燕追拥了傅明华大步向前,她看不到周围的情景,眼睛被羽氅挡住,鼻端闻到的是他身上龙涎香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儿以及他身上的药材清香,混杂在一起,形成他独特的味道。

    耳旁她听到燕追有力的心跳,旁边崔贵妃正与黄一兴说话,还夹杂着垂死之人痛苦的呻-吟。

    傅明华伸手他,他却抱得很紧,勒在她腰间的胳膊显然是在制止她想要看看周围的冲动。

    她并不是被养在温室的小花,燕追这样霸道护她的举动,让傅明华又更想挣扎了。

    可他抱得很紧,态度强势而直接,傅明华咬了咬唇,半晌之后,忍了羞涩,哆嗦着伸手探进他衣襟里了。

    隔着一层单衣,她没有勇气再摸进去,但也能很明显的感觉得到燕追浑身一紧,登时便伸手将她不规矩的手压住了。

    燕追浑身紧绷,此时鲜血淋漓的惨烈情景,傅明华这样的动作却使他迅速的复苏了他压制在心底的念头。

    他扬了扬眉梢,不再是当初那个与她同坐一辆马车,却因为身体的异样而落荒而逃的人。

    傅明华引诱他,他握了她的手,拉着她便往自已衣内探去。

    她顿时便拼命挣扎起来了,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

    燕追知道适可而止,将手放开,任由她将羽氅掀开,露出那张胀得通红的脸,眼中急得笼上了一层水雾,像只慌不择路闯进陷井的小盖似的。

    傅明华将手收了回去,牢牢抱住了暖炉,不敢再伸出来碰触他了。

    他眼里似是藏了风暴,表情却是显得十分冷漠、严肃。

    她一连咽了好几口唾沫,哆嗦着不时伸手碰碰鬒角,脸上红得厉害,神色不大自然。

    周围宫人凄凉的模样她自然也看到了,瞳孔紧紧一缩。

    看来是出了事,嘉安帝才会大怒,这里的宫人都受了杖刑,至今还没有咽气,但身体被打烂,旁边的内侍提着杖,杖上还沾了血肉碎沫,杵在地上时,杖板上的血顺着往下滑落。

    燕追神色倒是镇定,只是伸了只手出来,以单手牵了大氅掩住身体。

    他死人都见得多了,杀人也如麻,这样的情景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只是看到时本能将傅明华眼睛掩住,这会儿她挣扎着,虽然燕追是将人放出来了,可却一手放在她背心处,揽着她往宫里走。

    嘉安帝这样发怒的时候并不多,崔贵妃也对这样的情景有些不适,皱了眉,在黄一兴摊开手引路的动作下大步往承香殿内走。

    “太医署的人已经来过,王孛也瞧了,未能保住三娘子的命,此时太医署的人都在殿外跪着。”

    他放低了声音,有意向崔贵妃卖好:“您进去时,也小心着一些。”

    崔贵妃点了点头,领他这个情。

    情况比崔贵妃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她进了承香殿时,嘉安帝阴沉着脸,坐在殿内主位之上,双腿微分,双手撑着膝盖,上半身微微往前仰,给人造成极大的压迫感来。

    殿外太医署一干人跪了一地都是,女史正在殿中。

    容妃脸色苍白,屋里一股秽物的酸腐味儿,她捂着胸,低垂着头,歪坐在椅子上,听到外头的脚步声时,抬起了头来发。

    她的嘴唇已经失去了艳丽色泽,一双眼睛却是异常的黑亮,看到傅明华进来时,容妃轻咳了两声,目光却示转开,反倒轻轻扬了扬嘴角。

    容妃的眼神十分的平静,将阴狠、怨恨、森然等情绪都隐在了她那一双漂亮的眼睛中。

    傅明华在看到她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见她勾了嘴角,也不由冲她微微一笑,容妃目光刹时便阴冷下去了。

    殿内女史浑身僵硬着出来,容三娘一尸两命,燕玮却是命大,她虽然此时仍是晕迷未醒,但却至今未死。

    “老奴问过了,这柚子是由三娘子令人带进宫中,一直都是由三娘子身侧侍候的婆子提着,未经他人之手。”

    黄一兴上前跪着小声回话,将今日拷问出来的原由都说给嘉安帝听:

    “进宫之前,柚子经手的人,老奴已经令人去容府传问了,宫内的人当时都是当着三娘子的面切开的,未曾背离过人,碰过柚子的人老奴让人提了下去,此时周身查找过,也剁了双手,没有发现有下毒的痕迹。”

    黄一兴的声音在承香殿里不紧不慢的响了起来,听到他让人剁了这些碰过柚子的人的手检查时,宫中不少人都咬紧了牙,眼泪默默的流,却没有人敢发出声音来。

    容妃要想设计,自然是有办法能做得天衣无缝。

    容涂英匆匆被传唤进宫,这柚子是从他府中拿出来的,自然他此时脱不了借容三娘之手,而谋害容妃母女的嫌疑。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容涂英当时便双腿发软,险些跪倒在地上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