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严重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嘉安帝脸上看不出喜怒之色,这位帝王的心思极深,让人难以琢磨。

    若说他为容三娘以及她腹中孩子之死而伤心震怒,可此时他却十分冷静的坐着,眼里不见半点儿难过。

    可若说他不为容三娘一尸两命而难受,但他又出动了卫府禁军,让人彻查此事,将事情闹得极大。

    容涂英跪在嘉安帝面前,汗水一颗一颗涌出,沁进了他眼里,将他眼睛刺得辣痛,他却不敢眨一下眼珠,深怕自己有些微的动作,便刺激了这位此时沉默不语的帝王。

    他的鼻翼不住颤动,脸上的汗水顺着他脸庞额角往下滑,因他跪拜的姿势,从鼻尖一滴一滴的落下来,落到铺着的厚厚的地衣上。

    今日容涂英是匆匆进宫,他穿着浅紫色圆领胡服,这样冷的天,连大氅也未披便匆匆进宫,后背出的汗将衣裳都浸湿了。

    “皇上。”他额头点地,浑身紧绷,一路进宫来时,脑海里已经想过无数种可能了。

    这会儿跪在嘉安帝的面前,容涂英虽然仍是心中惶恐,但好歹是冷静些了。

    “皇上。”他又壮着胆子唤了一声,嘉安帝这回动了。

    他只是坐直了身体,衣裳摩擦间发出轻微的响声,容涂英却如临大敌,撑在地上的双手都开始哆嗦了。

    “上明,今日瑞珠带进宫里的柚子,是从容氏府中带出来的。”

    嘉安帝缓缓开口,一旁容妃便瞪大了眼,眼中飞快的掠过一道暗光。

    这位帝王的语气不急不缓,听不出喜怒。

    “求皇上明鉴。”容涂英在受到黄一兴令人传他时,便心中想过许多次说词了。

    他不害怕嘉安帝问责他,也不害怕在嘉安帝面前陈述事情经过,就害怕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嘉安帝拿下了。

    可此时看来,皇帝对他仍是宽容,他不自觉的滚动了几下喉头,才做出悲伤的模样:

    “前些日子,娘娘身体抱恙,唯有吃些蔬菜瓜果才有些胃口。”容涂英思索着怎么开口,他心里清楚,若是自己说得太多,嘉安帝便会认为他打探宫内诸事,长乐侯府傅侯爷送柚子一事,嘉安帝兴许会认为他权势过大,而使朝中勋贵巴结了。

    容涂英心中又怨又恨,他这一回也是吃了大亏,若是一个不好,便有可能会被沾上一个私下结党营私的罪名不说,就是逃过此劫,说不准还会背上一个利用容三娘给容妃投毒,想帮女儿争宠的罪名。

    但事实上此次他实在是冤枉。

    他又不是不辨是非的人,容三娘与容妃之间的争斗,那是属于姓容的内部的矛盾,他可以与容妃一至对外,先将崔贵妃一党铲除之后,再与容妃争个高下。

    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向容妃下手?

    更何况他死的是女儿,对于容涂英来说,损失更大。

    当初他迈入朝堂,是献了妻女以换权势。

    妻子郑国夫人已死,他是靠女儿,才会如今步步青云直上。容三娘死了对他来说坏处很大,他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便心中闷了一口气,恨不能将背后动手之人千刀万剐。

    大唐才子众多,缺的就是机会,他走到如今,不知有多少人盯着他身下这个位置,容三娘一死,很有可能他的仕途便止步于此了。

    容涂英身上冷汗更多,却握紧了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臣无意中得了几个柚子,便想起三娘曾提过娘娘身体不适,才想着让三娘提了柚子送进宫中,哪知……”他低垂着头哽咽了一声,在众人看不到他脸的地方,他却神情狰狞的猜想到底是谁背后想要害他。

    如今敢向他下手的人,必是与他有利益关系的。

    他心里先是浮现出崔贵妃母子,却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崔贵妃看来是最有可能除去容三娘之人,她有两个儿子,燕追近来在朝中声望很高,虽无太子之名,却数次行太子之事。

    朝堂之间以容涂英为首的四皇子一派数次与燕追一党为难。

    甚至趁燕追前往太原之时,容涂英还在嘉安帝祭天之事上大作文章,而革去了燕追麾下好几名官员的职务。

    但燕追就像是一只凶狠的狼,他的报复也来得又快又凶,借当时处理河套地区灾情一事,连杀四皇子一系数名官员,心狠手辣,将河套地区好些位置换上了他自己的人。

    梁子一旦结下,自己在朝中混得风声水起,嘉安帝又有意任他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一职,他的女儿怀有龙嗣,嘉安帝也有意以九嫔之位将容三娘接进宫中。

    这样的情况下,崔贵妃挺而走险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如此一来,她地位便极有可能受到威胁。

    後宫与朝堂也有些相干,容氏的女人受宠,朝堂之上容涂英的权势就更大。

    此消彼长之下,以秦王燕追为首的三皇子派自然要受到挟制,崔贵妃若要破局,势必就会朝容三娘下手。

    除去容三娘,使自己失去了女儿这个依靠,没有了容三娘在嘉安帝耳边吹枕头风,他的前途也定会受到影响。

    既去了後宫一个争宠的人,无形中又将自己陷害了,还能解燕追在朝中形势之急,容涂英自然会怀疑崔贵妃的。

    而除了崔贵妃之外,容涂英其实还怀疑一个人。

    他将头抬得高了些,脸颊微侧,转了眼珠去看坐在椅子上,脸色微白,惊魂未定的容妃。

    容涂英眼睛便渐渐眯起来了。

    此次的事,容妃也不是得不到好处的。

    容三娘一死,容家便会一心支持她与四皇子。没有了容三娘,她可以重新夺回嘉安帝的宠爱。

    最重要的是,此次之所以会送了柚子进宫,是因为容妃感到身体不适。

    而她与燕玮、容三娘都服用了柚子,容三娘一尸两命,燕玮也是晕迷不醒,唯独她便是呕吐了一番而已,没有大碍的。

    他心中想着事,一面回着嘉安帝的问话,得知柚子是长乐侯府的人送来时,嘉安帝又令黄一兴派人前往长乐侯府查询,并将傅侯爷带进宫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