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二章 庇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问完了话,嘉安帝的目光便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他目光并不锐利,却看得人遍体生寒。

    傅明华这才知道刚刚的容涂英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嘉安帝的目光带着无形的威压,逼得她当下那一刻双手都握成拳了,才使自己镇定了下来。

    燕追察觉到她的异样之处,微微一步上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嘉安帝的目光挡了:“容大人驭下有方。”

    他微笑着,目光森然:“长乐侯爷呈上的东西,就连我也没有尝到。”

    燕追话音一落,嘉安帝便眼皮微微一抽,看了他一眼,才将目光又落到了容涂英身上。

    容涂英最担忧的事情终是被燕追说出来了,他咬了咬牙,事到如今,若他换成燕追,必定也会拿捏着这一点不放。

    双方本来便恨不能对方去死的,这会儿他倒也并不如何慌乱,开口就道:

    “皇上,这傅长胜数次三番托人送了东西进容府之中,臣实在也不知他受何有所指,有何图谋。”

    他将罪名全推到傅侯爷头上,还借机反咬了燕追一口,那话中之意嘉安帝自然听得出来。

    容涂英说完,心中微微有些忐忑,想着此事怎么也要将燕追拖下水,却听嘉安帝淡淡一句:“朕心里有数。”

    便似是要将此事和稀泥一般,登时心中又惊又怕。

    嘉安帝的眼神看得殿内每一个人都心中发慌,就连他的目光从崔贵妃身上扫过时,都让崔贵妃在十一月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受了伤,早些回去。”嘉安帝看了燕追一眼,皱着眉斥责。

    语气虽然严厉,但容涂英却听得出来,他对儿子百般的包庇。

    死去的虽然是他的女人,腹中还怀了嘉安帝的骨血,但是也比不过他对燕追的重视。

    容涂英心中发寒。

    这桩公案,此时是查不出结果来的。

    黄一兴这头去让人带傅侯爷进宫,另一边容三娘的尸身则是被人从殿后抬了出去。

    嘉安帝在容妃这里坐了半晌,便勒令容涂英随他前往紫宸宫,等人一走,崔贵妃也是双腿发软,靠静姑扶着从承香殿里出来。

    外头之前还在痛苦吟叫的宫人与内侍此时被抬了下去,汉白玉铸就的宫台沾满的鲜血此时已经被洗刷干净了,只是那残留的血腥味儿却挥之不去。

    崔贵妃出了承香殿,想起今日的事情,嘉安帝的眼神使她毛骨悚然,此时回到蓬莱阁一连喝了好几杯热茶,才觉得将身上那股子阴寒驱走了些。

    “你们跟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说一早傅明华便与她保证,容三娘必会死于容妃之手,但崔贵妃实在没有想到,她盼了这一天盼了如此之久,甚至有几次她都险些沉不住气想要动手时,容妃却是率先动了手。

    她有些不敢相信,但又有些兴奋。

    容妃居然走了一步臭棋!

    她想了想,宫里又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高声令静姑使人搬了炉子前往蓬莱阁后水上花园之中,那里十分宽敞,将宫人使得远远的,小声说话也不怕有人伏在附近偷听。

    几人出了宫里时,外头炉子已经生好火了,崔贵妃坐进水阁之中,燕追便跪坐在软榻之上,听傅明华说话。

    “当日您不是担忧容妃娘娘顾全大局,而忍气先与容三娘子合作么?”

    傅明华看了燕追一眼,他眼里带着笑意,刚刚那一瞬间,嘉安帝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似是十分了然,他却挺身而出,挡在了她面前,怕是也知道她的这些小动作的。

    她想起了早晨出府时,燕追意味深长问的她一句话。

    当时她晕晕沉沉,坐在椅子上梳发时,燕追曾问她:“近来玩得高不高兴?”

    傅明华便心中猜测着,自己做的事他怕是一直都了然于胸,只是之前更确定罢了。

    她虽然只是看了燕追一眼,但他却是登时便察觉了,转过了头来冲她微笑,气定神闲,更印证她心中猜测。

    “容妃娘娘确实极有可能会顾全大局。”否则当日死的就不会是郑国夫人这个风韵虽然尤存,但威胁性并不如容三娘子大的妇人了。

    凡此种种,确实容妃心计深,善忍耐。

    容三娘能活到至今,便证明容妃并不是糊涂的。

    但她虽然精明,可燕玮嫁君集侯之事,却使她立于不利之地,尤其是随着简叔玉兵败自杀,女儿燕玮归来之后,容妃便更感棘手了。

    嘉安帝当初虽然宠她,也爱屋及乌对燕信、燕玮份外宠爱,甚至当初冬祭,还亲手牵了燕信同行。

    可随着容三娘的承宠,容妃一旦落了势,外有燕追崛起,立下大功而受嘉安帝看重,内有容三娘怀孕,嘉安帝甚至有意封她为九嫔,威胁她的地位。

    除此之外,女儿燕玮放浪形骸,先是鞭打朝廷命官,有一还有二,数次三番而使她在嘉安帝面前大为丢脸,承宠更是不如以前。

    “上回云阳郡主鞭打王植岁,容妃娘娘与郡主跪在了宣徽殿前,还是三娘子替她求情,才使皇上消火的。”傅明华说到这儿,看了燕追一眼。

    她心里有些犹豫,今日若是毫不保留,她在燕追面前就是再无隐藏。

    燕追微笑着,双手握了茶杯在掌心里转,却不说话,目光晦暗,使她低垂下头来。

    “若对于旁人来说,容三娘子求情,自然会心领好意。”但对于容妃来说,昔日的宠妃,却需要靠旁人来求情,她心中必定是不会感激,反倒会怨恨的。

    崔贵妃喝了口茶,听她娓娓道来:

    “云阳郡主鞭打王植岁,追根究底,是与容三娘子设宴珍宝阁,而王植岁弹劾容大人与云阳郡主之故。”所以燕玮胆大包天,才敢在宫门口堵了人鞭打,使嘉安帝大怒的。

    容妃自己的女儿舍不得责怪,必是会迁怒到容三娘身上的。

    再加上后来燕玮怀了孽种,而在她蓝田种玉之人,极有可能是李彦安。

    这李彦安之兄又是容涂英提拨,凡此种种之下,容妃自然便会对容三娘生出怨恨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