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四章 记得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呼吸间吹拂出来的热气喷在她额上,缓缓的道:

    “我知道我们成亲时间还不久,你不信我也是对的。”他语气平静无波,却使傅明华睫毛轻轻抖了两下,嘴唇逐渐就抿起来了。

    他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将珠钗首饰一取,就将那一缕一缕的长发放了下来。

    “你心里有你自己的想法。”他将假鬒儿取了下来,扔到一旁矮桌之上。

    以往他霸道而热烈,这会儿倒是规矩了,反倒让傅明华将头垂得更低了。

    “兴许我不是个好人。”他握了一缕幽香的乌发在掌心时,看着那青丝绕在他修长带了细茧的指尖,一缕一缕的,就如她这个人,缠在了自己心上。

    燕追平心静气看了半晌,便陡然伸手将掌心握住,把那缕长发攥在了掌心里,牢牢抓住。

    “只是你我夫妻,你应该相信我。”他的目光带着一种沉甸甸的东西,让傅明华心里发慌。

    他的手指抬了起来,勾着她下巴:“看着我。”

    傅明华深呼了口气,想要抬头看他,却最终功亏一篑,眼皮眨了又眨,仍是将目光移开了。

    “看我!”他轻声的说,话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狠意,她心头一颤,咬着唇眼珠与他平视。

    他眼神带着势在必得,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出灼热的情感。

    傅明华只与他一对视,便似被他灼伤,嘴唇微微一动,便将目光落在了他胸前,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了。

    燕追这样的人,若他不说便罢,他若开了口,自然也不容她逃避了。

    “那年在蓬莱阁中,我见你时,你是跟在世子夫人身后,梳了两个丫髻,就是与别人不一样。”他缓缓将手放开,替手作梳,替她顺理那头才刚放下来的长发。

    那发丝上带着挽鬒后的折痕,越发显得多而浓密,却因为抹了膏子,而十分顺滑。

    “临走时还回头偷看了我一眼。”燕追眯了眼睛。

    他仔细想想,从开始到现在,从认识傅明华之初到如今他泥足深陷,他是一直在变,而她却依旧是这个模样。

    那时的事距离如今已经好些年了,他每日其实要做的事情不少,要学的东西也多,哪儿有功夫去记得哪家闺秀长什么模样。

    “我十五为皇上办事,有时会出洛阳。”除此之外,他还要看书习字,骑射功课不能落下。

    可不知是他心中对于傅明华留下了印象,还是两人确实有缘,数次三番的都与他遇上。

    他伸手将傅明华揽进胸前,抚摸她垂散在背后的长发。

    她温顺的伏在他胸前。

    炕抵着墙边,墙上是一片又宽又长的花窗,以晶石嵌在镂空的窗上。

    外头屋檐下已经亮起了灯笼,屋里还未亮灯,江嬷嬷等人站在纱幕之外,不敢进来。

    “从你十二三岁时,我就看你一天一天长大。”青涩而又有些诱人,像是一颗梅子,总诱惑着他想要一口吞下。

    他以手指卷着傅明华的长发,绕得指尖上一圈又一圈的。

    她乖巧的伏在他胸前,温顺而又可爱。

    燕追还以为过往的事情他很多都已经不记得了,可那些回忆却只是被他封存在心底,此时的话就像是打开了那扇存储记忆的门,昔日过往的情景一一涌了上来。

    “你随世子夫人进宫,侧回头看我,念了诗给我听。”他考她功课,“你坐在蓬莱阁边上,后面是雕好的一朵朵冰莲,元娘,你是不是都不记得了?”

    说来也是奇怪,那时风吹在她身上,勾起她的头发,她眯了眼睛时的情景他都记得。

    他突然低头将下巴用力在她头顶蹭了蹭:“你以为我十六七尚未定亲,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他力道一下比一下大,说着说着,火上就上来了。

    那时他一直拖着,而她却根本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贺元慎也敢对她献殷勤,他算什么东西?

    傅明华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他满腔火气就这么泄了个一干二净,又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你能多相信我。”

    这回容妃之事,她虽然算计不差,但其实仍需要为她收尾的。

    傅侯爷送柚子的途中,在哪里被下了毒,容妃肯定是有所动作,他昨晚一回来,听说了这事儿,进宫之前便吩咐人去查了。

    如何算计到容妃身上,而使她不能反咬傅明华一口,她始终还欠缺可以使唤的人手。

    他倒不怕为傅明华收拾善后,可他也希望傅明华能相信他。

    就是他手中有利剑,能杀尽所有成为阻碍他的人,他也绝对不会伤她就是了。

    “我们是夫妻。”

    燕追低下头来,将额头在她头顶碰了碰。

    傅明华动了动手指,不知是不是刚刚太过紧张,浑身都绷紧了,此时身体僵硬,动一下手掌也十分吃力。

    她抓紧燕追的衣裳,这个动作让燕追呼吸便急促了起来,雨点似的吻一下又一下的落在她头顶。

    “您今天和我说了,下次就不会了。”她保证着。

    以前只是她习惯了这样,她习惯了一个人解决事情。

    自小所做的梦对她影响很深,谢氏的抛弃使她凡事只信自己。

    没有人教她要怎么相信别人,她对燕追有些戒备,可如果他说了,她也会试着相信他的。

    “但是您不能要求我一下子就变成您所喜欢的那个样子。”她伸手偷偷抹了抹眼睛,声音有些哽咽:“您说我坐在蓬莱阁边,那时的情景我怎么不记得?”

    她小小声声,隐忍的抽泣,细声细气的,燕追心里一下便慌了。

    什么忧郁、怒火都忘了个干净,手足无措的哄她:“都是我的错。”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她眼圈有些泛红,泪盈于睫毛之上,看上去与平日又有不一样的楚楚之色。

    燕追心里有些喜,有些怜,伸了拇指去替她揩了泪珠,看她鼻尖微红,便连忙道:

    “都是我说错了话。”

    她便泪珠更多,晶莹剔透的水珠争先恐后的往眼眶外落,燕追忙去亲吻,泪水咸涩,味道并不好。

    “娘子,元娘,明华……”他每说一句,傅明华便又轻轻抽噎。(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