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六章 晚了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的情景,让傅明华想起梦中长乐侯府为梦里的‘傅明华’定下了陆长砚这个夫婿时,梦里那个‘她’的神色来。

    她也只是跪在白氏面前,有些不甘有些惶恐不安,那时梦中的情景,与此时何其相像。

    “元娘,救救你祖父。”

    白氏流着泪哀求,声音虚弱。傅明华低头看她,白氏干瘦的手紧紧握在她的手,十分用力,似是汪洋大海中,抓到了一株救命的浮萍似的。

    傅明华任由白氏抓着她的手摇晃,一言不发。

    旁边碧云等人眼中露出不快之色,忙上前要扶白氏起来:

    “夫人还请坐下。”

    “坐什么?”

    白氏一把将人挥开,死死掐着傅明华的手腕,一双眼睛布满血丝,嘴角边泛着白色的口沫:“你祖父如今生死未知,我怎么还能坐得下?”

    碧云被她推得往后倒退了几步,还要再上前来时,傅明华便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来了。

    底下钟氏与杨氏二人也是神色憔悴,傅侯爷这一出事,不止是他自己泥足深陷,同时全都的还有傅家其他人。

    白氏歇斯底里的喊:“快救你祖父,元娘……”

    话没说完,她就趴在地上,痛哭失声了。

    傅明华平静望着白氏,目光里不见半点儿怜悯。

    此时来哭?已经晚了。

    她伸手压了压有鬓角,嘴角边的笑意使长乐侯府钟氏看了心中发寒。

    自己不是没有给过傅家机会,但傅侯爷野心太大,最终仍是自食恶果了。

    投靠容妃,便如与虎谋皮一般。若今日她不推波助澜,他日傅家上下数百条人命怕是都要折在傅侯爷手上的。

    容妃并不是善茬,连亲生女儿都能下手,区区一个傅家又算什么?白氏此时若是聪明,便该笑而不该哭。

    只是傅家的人若是聪明,便不会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了。

    她叹了口气,吩咐下人:“替长乐侯夫人与两位太太端了凳子上来。”

    白氏瞪了眼要翻脸,她便道:“有话平静了再说。”白氏的哭嚎声又响又大,吵得人头晕脑涨的。

    傅明华这话一说出口,白氏也不敢再闹了,只能忍了心中的慌乱,先由下人扶着起身坐到凳子上了,傅明华又让人拧了帕子来给几人擦脸,等到几人收拾妥当了,傅明华才看了白氏一眼:

    “事情详细经过,你与我说说。”

    白氏听到这儿,肩膀还一抽一抽的,张了张嘴,还未说话,眼泪便流了下来:

    “你祖父被奸人所害,他是冤枉的!”

    傅侯爷怎么敢给容妃送的柚子里下毒?他又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她一张嘴便喊冤,又要哭喊的模样,傅明华皱了皱眉:“不要再说这些。”

    光是喊冤有什么用?是不是冤曲,还得看嘉安帝怎么判。

    昨夜燕追与她说了那些话,傅明华隐隐感觉燕追可能已经替自己收拾善后了。

    “昨日里容妃的承香殿中,打死的宫人内侍拉出去的尸体还未掩埋,当着皇上的面喊冤有什么用?”

    她冷冷斥责,白氏哭声便渐渐小了,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祖父既然有壮志,如今东窗事发,又如何要来寻我?”

    白氏便嗫嗫道:“好歹是一家人……”

    傅明华望着她看,白氏余下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你祖父是遭奸人所害,他是冤枉的。”白氏又擦了一下眼睛,嘴里只说这句。

    傅明华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事到如今,好在祖母还并不糊涂,知道是中了算计。”

    白氏听到此处,眼睛便一亮,正要说话,傅明华已经揉了揉眉心:“王爷昨夜已经进宫,至今未曾回来,现在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皇上要如何发落,静心等待便是。”

    可白氏哪儿又等得下去?她张了张嘴,“好歹长乐侯府也是王爷岳家……”

    她话里透出几分埋怨,傅明华便停了揉眉心的动作,将手拿开。

    也不朝白氏看,目光只落到自己手指之上。

    她养了半寸长短的指甲,修成椭圆,越发显得长指纤纤。

    上面染了淡淡的丹蔻,泛着粉红的光泽。

    之前揉眉心的动作,使她指甲边沿沾了些许染眉的青黛,她以拇指甲弹了开,又拿帕子擦手。

    屋里安静异常,她指尖弹着青黛眉粉时,发出的清脆声音让屋里坐着的白氏几人身体都颤了颤。

    “那您何必来求我?”

    白氏将头低垂了下去,听到这话不敢反驳。

    “您先回去,等王爷回来之后,明日我去一趟长乐侯府。”

    傅明华话音一落,白氏有些着急,但傅明华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便将她打发了。

    好在她答应还要再回去一趟,白氏也就不再纠缠了。

    已经过了午时,燕追仍未回来。

    江嬷嬷便有些沉不住气,忧心忡忡的服侍着傅明华躺下,一面就道:“要不,奴婢使人问问宫里静姑。”

    崔贵妃就在宫中,总是知道一些消息的。

    事到如今,傅侯爷与容涂英仍未从宫里出来,燕追昨夜去了之后到如今也未归,连消息也没有。

    傅明华摇了摇头,一面躺了下去,牵了被子盖好,一面就翻了个身,望着江嬷嬷:“不用。”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沉着。

    容涂英收受傅侯爷的东西,难免沾上一个私相授受的名声。

    这个时候傅侯爷出事之时,她就越发不能进宫里向崔贵妃打探消息的。

    江嬷嬷咬了咬唇,应了下来。

    她晚上没有睡好,这会儿午时倒是入了眠,醒来时宫中就有消息传来,说是傅侯爷跪在了宣徽殿廊沿之下,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傅明华听到这个消息时,便让江嬷嬷替她备了纸笔。

    这个时候帝王的心思是最难琢磨的,一切谋事在人,成事便在天了。

    她抄了两卷经书,逐渐便平静了下来,傍晚就听说嘉安帝放了傅侯爷出宫,可想而知傅侯爷的命是保住了。

    只是燕追仍旧没有回来。

    早晨傅明华早早收拾回了长乐侯府,白氏等人已经在府中翘首以盼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