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八章 保命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看向傅侯爷时,傅侯爷的眼珠本能的便转到了其他方向。

    傅明华也不以为意,接着又道:“但是您却有些担忧。那时容妃娘娘盛宠不衰,王爷年纪幼小,皇上对容妃母子宠爱有加,从当初三公主封号便能瞧得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傅侯爷自然不甘心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

    他想要有从龙之功!将来位极权臣,手掌重权。

    这个野心他虽然没有说过,但却一直藏在他心中。

    表面他是三皇子、崔贵妃一党,与谢氏的联姻使他拥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背地里他则并不满足,而暗中投靠容妃。

    如此一来,他日若崔贵妃得势,他便弃容妃而投靠崔贵妃。

    与之相反,他则可以背地里靠向容妃,而弃崔贵妃。

    “您原本想得也没错,唯独错就错在……”傅明华说到这儿,顿了片刻,一旁白氏后背沁出冷汗,只觉得傅侯爷看她的目光凶猛,心里不由将傅明华恨了个半死。

    白氏越是如此,傅明华便故意停顿的时间越长,直到白氏冷汗涔涔,才道:

    “您把自己想得太聪明,也把别人想得太不聪明。”

    换句话说,也就是傅侯爷太自以为是。

    从一开始容妃便只拿他当个乐子,顺手利用的。

    “当初父亲能娶江洲谢家的娘子,所以容妃娘娘在言语拉拢时,您便深信不疑。”

    傅侯爷听到此处,忍不住就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傅明华微微一笑:“太祖在世时,便曾对世家门阀毫不留情,四姓之所以存在的原因,是因为根基太深,不能妄动而已。”

    阴氏有盔甲武器,钱银丰足,太祖打天下时,阴、祝两家都曾出银子出马匹、盔甲等。

    崔家出粮草,太祖定国后,还送后来的崔贵妃到当初仍是太子的嘉安帝府中。

    不论如今还是太祖在世时,两位皇帝任用的大臣、谋士之中,大半与谢家关系匪浅。

    燕氏皇姓不是不想动世族,只是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傅侯爷显然不明白这事儿与他有什么关系,他也露出一副并不如何想听的不耐烦神情。

    数次想要出口打断,但傅明华都没有给他机会。

    “这与长乐侯府,与傅家降爵有什么关系?”

    傅侯爷忍了半天,听她说起世族,终于难以忍耐,打断了她的话。

    傅明华就以一种隐忍的神情望着他看,仿佛是他十分愚蠢。

    “傅家世袭罔替,若傅氏的领头人聪明,懂得韬光养晦,百年之后,傅家又是另一个世族!”她冷冷望着傅侯爷看,就是这样的人,至今吃了亏仍没明白输在哪点儿的,还妄图成为权臣!

    从傅侯爷身上,便可以看出世族教养孩子的重要性。

    当年的傅老侯爷出身微末,傅家发达时,傅侯爷年纪已经不小了,没有受过良好的教养,以致于养成这样的德性。

    怕是当初养废傅其孟、傅其弦,都应该是出自当初老太爷的意思。

    老侯爷虽说也未读孔孟之道,但他能一路走到如今,经历过血雨腥风,还能成为太祖所封唯二的世袭罔替的权贵,手掌大权,也是有些见识。

    可惜就是老子英雄,儿子太废!

    傅明华说完,傅侯爷先是一愣,登时吃了一惊,紧接着额头冷汗淋漓。

    她的话已经说得这样明白,傅侯爷就是再傻,也回过了味来。

    从始至终,什么与容妃合作,而透了风声,最后导致谢氏自尽,皇上喝斥,只是托词。

    追根究底,不过是皇上并不希望再出另一个世家大族而已。

    这个原由使傅侯爷口中发苦,喃喃语不成调:“那,那……”

    “容妃娘娘心中有数,只是想借您之手,除去贵妃娘娘一臂。”傅侯爷自作聪明,可笑的是连被容妃算计了,后来竟然再次栽在同一个人手里。

    “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

    傅明华将话与他说透,看着他道:“不瞒您说,此次容三娘子之死,容大人心里怕是如明镜一般,但他为何死咬着您不放?”

    便是因为容涂英明了帝心。

    此次他与傅侯爷都被容妃算计,但容涂英知道,容妃就是动了手脚,但嘉安帝说她没罪,她便没罪。

    他咬不死容妃,就是咬得死,对他自己也并无好处,所以他当时选择的是一口咬死傅侯爷。

    因为傅家世袭五代的爵位。

    光凭这一点,容涂英就能步步高升,而傅家则是在走下坡路。

    “容妃娘娘可非菩萨心肠一般的人儿,容三娘子一尸两命,云阳郡主生死不知。”傅侯爷与虎谋皮,可笑还自以为高明。

    傅明华说得口干舌燥,偏偏回来之时,白氏等人只急于问事,却连让丫环奉杯茶都忘了。

    “长乐侯府至今能被算计的,除了这满府爵位,不过就是使您能牵连到我身上而已。”傅明华看着脸色惨白,鼻翼微微颤抖的傅侯爷:“想借此牵连王爷,可是成与不成我先不说,哪怕就是成了,容妃娘娘如此手段,祖父觉得这长乐侯府满门上下数百余口,有几人能活得性命?”

    与其让傅侯爷将来昏头昏脑之下,干出什么糊涂的事儿,傅明华干脆将话挑明。

    傅侯爷被她一说,只觉得脑海里血脉一跳一弹的,喘息都有些困难。

    他捂了胸口便要朝后倒,白氏惊慌失措,也忘了扶他,他撞到椅子扶手之上,发出一声闷响,堪堪稳住了身体,顾不得疼痛,又咳了好几声,才颤巍巍取了帕子捂住了嘴。

    “识时务者为俊杰,与其陷入被动,不如辞官丢爵。”以退为进,“不止能保得满门性命,从这漩涡脱身,皇上看在曾祖父仍供在太庙,会留些情份。”

    傅明华抿了抿唇,望着傅侯爷看。

    时至今日,他其实心里也清楚得很,傅明华说的是对的,她的方法是最好的,可以使长乐侯府脱身,可以使自己脱罪,可以使长乐侯府满门保命。

    傅侯爷握紧了拳头,可是他真的很不甘心。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