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九章 冥顽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被容妃算计了。

    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

    当初还做着权倾朝野的梦,比父亲当年时更威风几分。

    可现在却如大梦初醒,傅侯爷泪洒满襟。

    “如此,便依你所言。”他一下便像老了十岁不止,想想又觉得心痛难忍,还要再开口,傅明华已经点了点头:“这样是最好的。”

    她一开始算计时,便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傅家被排除出权势名流之外,只做个田舍翁,既能保傅家人性命,又可以给傅侯爷一个教训。

    而自此之后,傅家无权无势,便再难做什么小动作。

    不再是侯府世子之后,傅其弦怕是也难以再像以前一般行事无状了。

    “那怎么行?”

    傅侯爷正失魂落魄,白氏却异常着急:“那怎么行?”

    她拍着腿,忍耐不住:

    “如此一来,将来你三叔差事怎么办?你几个妹妹都订了亲事,如今邓州侯府等,都纷纷上门退亲……”

    白氏急得快要哭出声来,长乐侯府风光之时,这些人便如闻了腥的猫,个个恨不能与傅家结亲。

    想借燕追的势。

    可现在长乐侯府一旦倒了大霉,便都一个个的恨不能躲得远些,邓州侯府的人恰好在洛阳,府中三郎君与傅明雅定下了亲事,昨日却派了人上门,退回了傅明雅的生辰八字,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若是长乐侯府一倒,将来事事都不如意,府里几位小娘子的亲事也要受到影响。

    最重要的是,白氏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但傅侯爷要是辞去了官职,长乐侯府不复存在,将来如此在洛阳立足?

    甚至曾经讨好她的人,看到她时还会像躲瘟疫似的。

    “绝对不行的!”白氏摇了摇头,“王爷呢?王爷对此事怎么说?”

    傅侯爷也双眼一亮,望着傅明华。

    “你三叔不日便会回来。”傅侯爷脸上带着希冀之色,向傅明华小声央求:“使王爷顶一段时间,待你三叔回来之后再说?”

    一旁傅其弦听了这话,便愣了一愣。

    他就是再蠢,此时也听得出来傅侯爷话里对他的鄙夷。

    甚至在这样的大事儿上,压根儿就没有要考虑他意见的意思。

    傅其弦眼皮抽了抽,握紧了拳头。

    “顶一段时间?”

    傅明华已经将话说得清楚了,傅侯爷却仍是不肯死心。

    “昨日您进宫里,可顶住了几个时辰?”

    傅侯爷哑口无言,傅明华也不想再与他们多说,便站起了身来:“我话已说完,祖父要如何做,就好好考虑一番。”

    她说完朝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未转身,却侧了头回来,目光落在身后华丽灿烂的地衣上:

    “若知机,遇急流而退,尚可保全侯府几分,否则悔之晚矣。”

    傅侯爷等人没有说话,她出了房门,就听到里面白氏压低了嗓子说话的声音。

    听不清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想也知道怕是没有什么好话的。

    钟氏等人就坐在另一边暖阁的碧纱橱里,正焦急的等着事情的发展,傅明华出来时,钟氏便得知了动静,连忙也跟了出来,此时看到傅明华,就忍不住问:

    “您说完话了?”

    傅明华便点了点头。

    钟氏拧了帕子,几个女儿忧心忡忡的跟在她身侧。

    她最小的女儿傅明娜还未定亲,长乐侯府一出事,亲事是肯定会受影响的。

    白氏之前还说,傅明雅的未来婆家退回了生辰八字。

    傅明月那边没有动静,但钟氏这心中依旧是提心吊胆的。

    她上前一步,握了傅明华的手就道:“不瞒您说,我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我倒是没什么,但还请王妃怜惜这底下几个弟妹。”

    钟氏说到这儿,就问道:“您可曾得到什么消息了?”问完,又补充道:“贵妃娘娘在宫中,可曾打听到些许情况?”

    “我也没有进宫里。”傅明华摇了摇头,看了傅明娜一眼,她有些怯生生的,不由便朝她微微一笑,小娘子有些羞臊的低下头来,像朵娇嫩的迎春花。

    “不过叔母心中也该有数。”容三娘一尸两命,云阳郡主昏迷未醒,容涂英一口咬死长乐侯府,这事儿不是那样轻易便能揭过的。

    钟氏听她这样一说,便瞧出了些端倪,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之色。

    她伸手摸了摸傅明娜头顶,又有些不死心:“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就看祖父如何做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傅侯爷若照自己所说,及时丢官弃爵而保命,嘉安帝便也会留其几分脸面。

    傅其彬任满回洛阳,他在江南任六品的通判已经好些年了,一直没挪过位置。

    到时嘉安帝会破格提用他,若傅其彬本人不是太蠢,能力不是太差,兴许长乐侯府也不是全无机会。

    若长乐侯府被废,而傅其彬得势,傅明月几人婚事倒不可能有什么太大波折,至于已经退了傅明雅生辰八字的邓州侯府,能在危难之时便撇清关系,傅明雅将来另择良人也是可以的。

    至于长房傅明霞,她一直不想嫁冯万应,长乐侯府出事,她的婚事可能也会生出波折,到时若实在不想嫁,便可以顺势退了。

    但傅侯爷含恋权势地位,怕是不会舍得放权。

    最坏的可能,他假意辞官而保爵,嘉安帝若厌烦长乐侯府,便会对傅其彬明褒而暗贬,同时有可能提任傅其弦这个名声在外的浪荡子,而非回洛阳续职的傅其彬。

    若是如此一来,长乐侯府才真正算是完了。

    钟氏听了这话,不明就里,想问却又不敢。

    几人都是一脸惶恐,傅明霞就道:“大姐姐与祖父说了些什么?”

    杨氏脸上也露出好奇之色,却不敢开口。

    她对傅明华并不如何了解,嫁进长乐侯府后,对这个嫡长女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每当看到傅明华时,杨氏都莫名觉得心虚气短,自然也在傅明华面前摆不出母亲的谱来,反倒每次见到,都有些唯唯诺诺。

    此时傅明霞都敢开口问话,她却不敢出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