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一章 族训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而崔氏族训则是:勿好贪色而失常业。”一句话便将谢氏族训概括了个齐全,但相较之下,谢氏族训自然看着便更有意思。

    他顿了半晌,故意便不说话了。

    果不其然,傅明华转头要来看他:“还有呢……”

    话未说完,她最后一个字还在嘴角边呢喃,燕追却低垂下头来,封住她檀口,圈了她腰肢便与她亲吻。

    她还不大会换气,只感觉呼吸都要被他夺走似的。

    那舌尖描着她的唇形,使她又痒又难受了,他才探了进来,吸她口中****。

    柔软的舌头紧紧吸吮着她舌尖,仿佛连魂都要被他吸了去。

    她一张脸憋得通红,燕追渡了口气给她,才使她回过神来。

    傅明华坐在他身上,很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有东西苏醒了过来,骇得她要挣扎。

    燕追就轻喝:“别动。”

    他捂着腰腹,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那里曾受了伤,前两日看时分明还有血的,她登时便不敢再动了,有些紧张的望着他看,神情显得可怜兮兮的。

    燕追便又舔了舔她嘴角,感觉她唇齿都染上自己气息了,才捡了之前丢在一旁的族训,又念道:

    “口过是非离间人,淫气作风败德伦。”他又说了崔家的族训,傅明华听他语气平静,却忽略了他忍得微红的眼,以及额角脖子下绽起的青筋。

    他装着平静的模样与她说这些崔氏、谢氏之间祖宗们留下来的族规与族训。

    燕追以前只是不屑于哄人,但此时他却哄得傅明华笑得眼中都蒙了水意。

    他语气幽默,神态从容,将一本谢氏族训与崔家族训两相对比之后,说得风趣了然,枯燥的族规也仿佛生趣盎然。

    “吃亏就当吃补,忍气就当忍财。”燕追一边轻声念着,一边不着痕迹撩她裙摆。

    她又笑了一阵,这会儿两人说得亲近了,她乖巧的靠在他怀中,娇躯软绵绵的,柔若无骨。

    一只手还攀在他胸前,没有了往常的矜持,笑得露出几颗编贝似的玉齿。

    粉嫩的唇衬着玉白的齿,眼下堆出的卧蚕,燕追只觉得无一不美。

    他不着痕迹看了一眼,又将她裙摆撩得更高。

    傅明华似是没有察觉,还双腿踢了踢。

    “勿贪意外之财,贪则必失更多。”他又念了一句,傅明华便忍不住又笑,轻踢了下小腿,无声的催促他仍接着念。

    她回长乐侯府时,他在屋中已经将这谢氏族谱翻了一遍了,此时将上面规诫早就记熟于心中,感觉到她催促,便将书本一扔,宠溺似的吻了她一下。

    这回也不躲闪了,反倒乖乖仰头承接他的吻。

    他将裙子拉扯了,将她抱着换了个姿势,她长腿使她跨坐于自己身上,这才又将她裙子放了下来,不时隔着裙子便摸摸她腿。

    傅明华有些不大自在,她的裙下两条腿紧贴着他的衣摆。

    衣摆上绣好的猛兽微微有些硌人,使她有些不适的缩了缩小腿,显然是想要坐起身来,燕追却将手放在她腰间,制止了她要起身的动作,接着才念:“百善孝为先,不孝遭人骂。孝敬父母要趁早,不要等人都变老。”

    她笑不出来了,双手扶着他胸:

    “王爷。”

    燕追就将手里的族训放下了。

    “不想听了?”

    她点了点头,目光不敢看他,她努力想将双腿并拢,并撑起身来,却又无能为力。

    “不想再听了。”

    才将午时,她细声细气的:“您两日未曾合眼,不如歇会儿。”她无意识的动了动腿,燕追便点了点头,双手放在她大腿上:“既然如此,元娘,今日回长乐侯府,长乐侯府可答应你的要求了?”

    她就有些吃惊,眼神都变了。

    燕追的手伸手裙中,抚着她的腿,她一面要将他手压住,一面又在想他问的话。

    明明他在进宫之前,自己与他还没来得及说到长乐侯府的事儿,自己回长乐侯府说了些什么,除了身边带回的几个亲近的人之外,险些再无人知晓。

    可他却像是钻入了她心里,将她心中的想法都摸透了。

    “您怎么知道我回去说了些什么?”

    傅明华努力压住他作乱的手,只是挡了一侧,他又伸手来解她胸前绑裙的丝带。

    她顾了一侧,便又顾不得另外一侧,燕追还神情冷静:

    “长乐侯若识时务,弃官丢爵保命,兴许侯府将来若有惊才绝艳之辈,还给延续数十年富贵。”

    傅明华这样聪明,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的。

    她肯回去,必是指点傅侯爷。

    “不过你改变不了傅长胜的决定。”他拉了丝带,那裙子便似花瓣,一叶一叶散了下来,松垮垮的滑在她纤细柔软的腰间。

    兴许是有些凉,那白皙嫩滑的肌肤上泛起细小的颤粟,他伸了手过去想要抚平,却又激起更多来。

    “皇上要革傅长胜太傅一职。”他有些怜爱的将傅明华揽进怀里,以自己的气息将她包围。

    橱间细纱早就被放了下来,可透过薄薄的纱,仍能看到两人的影子。

    他以自己的身形将傅明华挡了个牢实,把她锁在怀中,此时连根头发丝儿都不想让旁人瞧了去。

    “若无意外,傅长胜的举动,最终会是你的父亲升官位。”他手上忙个不停,嘴里却仍冷静的说着正事儿。

    傅明华开始是没能制止得了他,直到这个时候,制止自然也是晚了。

    他的手掌顺着衣摆探了上去,轻巧的将兜儿带子挑开,握住那软玉,使她激灵灵颤抖了一下。

    倒也并不是冷,可是却使她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来。

    燕追说的话,大概与她想的结果是差不多的,傅家到此是完了。

    今日傅侯爷提起辞官、放爵时,分明是十分不甘心的。

    她脑海中昏沉沉的,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风雨中飘摇的小舟,唯有将他当成支柱紧紧捉紧。

    这一觉睡得尤其沉,两人搂着睡到未时中过两刻,碧云等几人捧了水进来要侍候着她起身时,她才被惊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