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三章 三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侯爷花了大功夫,才让人从桂州送来一些,便挑了最好的送进容涂英府里。

    说来也是奇怪,旁的别人吃了都没事儿,唯独这两颗送进容涂英府中的柚子被人下了毒。

    当日曾经手过这些柚子,并送柚子进洛阳的人名叫贡三儿。

    说来也奇怪,此人不知是不是知道出了事儿,便畏罪潜逃,傅侯爷背地里让人翻遍了洛阳城,也没找出这个人来。

    如此一来,傅侯爷难免便感觉到压力更大。

    近来朝中众人都不再与他往来,长乐侯府大门紧锁,傅家的人愁云惨雾。

    在这个时候,在江南多年,近来才回洛阳的傅其彬则是携钟氏及傅其弦夫妇,投了门贴要来拜访傅明华与秦王。

    燕追是没有功夫见他的,天气逐渐转冷,嘉安帝过些日子有意前往骊山之上的华清宫小住两日,曾有要使燕追监国的意思。

    他近来忙着上手各地事务,嘉安帝已经在放权让他处理河套地区一些他新提拨上来的臣子折子。

    而秦王府中,因为燕追当初大肆排除异已,不拘一格提拨人才的举动,使得不少人意图拜在他门下为食客,他近来忙得不可开交。

    就连傅明华都有两天没有见他,傅其彬与钟氏这样的人物,他自然更不会拨空来见了。

    傅家的人来的那一日,傅明华设宴在钟粹楼中,那里种了大片大片的寒梅,如今开得正好,一进园中,满园香气便扑面而来了。

    秦王府里占地颇广,这边傅明华也不常过来,这会儿园中一走,倒是觉得景致颇美,当初建园之时,匠人显然也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下人领了傅家的人过来时,傅明华才刚接了酥得喷香的茶,喝了两口。

    傅其弦倒也罢,他虽胸于点墨,但此时进了王府也知道害怕,束手束脚的,感觉不大自在。

    倒是其中一束目光,进了屋里便落在她身上,带着打量与审视。

    傅明华侧身端了茶喝,感觉到有人看她之后,她轻勾了一侧嘴角,又再喝了一口,才将茶杯放到了一旁茶几上,侧过了身来。

    面前傅其弦几人行了礼起身,傅明华的目光就落在了站在傅其弦身侧,看上去却比他年轻了不止十岁的傅其彬身上。

    他也不年轻了,都已经是三十好几,也比傅其弦小不了多少,但这些年傅其弦贪花好色,将身体都掏空了。

    当初的傅其弦还能看得出风流俊俏的模样,可如今,他的肚腩挺了起来,脸颊肌肉松弛,嘴角下垂,突出的眼代显出掩饰不住的老态。

    相较之下,傅其彬站在他身旁,可以说就仍是中年瀟洒。

    “下臣日前回来,至今才得空来拜见您。”傅其彬回来之后还在等待朝廷安排的新职位,长乐侯府如今的情景,他应该是有些焦灼的,可他看起来却是神色温和,笑容满面,不见丝毫担忧来。

    他这一次来送了自江南回来时带的一些礼物,份量还挺重,在下人领他们进来时,傅明华便已经看过江嬷嬷呈上来的单子了,上面一尊送子观音佛象,出自汉时魏宪之手,魏宪乃号称鬼斧神功,雕刻玉器之手艺十分出众。

    汉时经魏宪之手所刻之物便是千金难求,时至今日,朝代传承多年之后,他的作品便更是昂贵了。

    俗话说得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傅明华收了这礼,自然也不会跟他绕弯子的。

    “三叔何必客气,都是自家人。”她微笑着,侧头吩咐人上座。

    傅明华坐在椅子上,细腰挺得笔直,她穿着的青色长裙,压了些少女的明媚,多了几分沉稳。

    下人搬了椅子上来,几人自然便依次坐下。

    杨氏紧张得手也不知往哪里摆,只努力挺直了腰,想像傅明华一般坐得好。

    她看着傅明华这样坐了也倒是好看,可惜她坚持了不到半刻钟,便觉得腰酸背疼,挺起的背便又弯下去了,手撑在椅子旁。

    这样自然是不好看。

    但好在此时也没有哪个管她这些的,钟氏只担忧长乐侯府未来的前程,以及夫君的差事能不能落实下来,将来夫妻不至于分隔两方。

    “说来也是惭愧。”傅其彬坐了下来,既然傅明华唤了一声‘三叔’,他自然也便打蛇随棍上,亲切而有些遗憾的道:“当初元娘大婚,我这做长辈的却不在洛阳,未能向你亲自道贺,至今想来也是觉得遗憾得很。”

    他话里有话,傅明华低头抿唇一笑,抬起头来时,又是温和的模样:“三叔人虽未到,礼却到了。”

    傅其彬便笑了起来。

    钟氏看了他好几眼,他却不紧不慢,与傅明华寒暄。

    仅凭这一点,傅其彬此人性格傅明华便瞧出几分来。

    他能沉得住气,心有城府,能忍脸皮且够狠。

    当初傅明华未与燕追定下亲事时,白氏提出让傅明华为了傅其彬的将来而讨好容三娘及容家,傅明华不相信其中是没有这位三叔影子的。

    如今他却能当着没事儿人一般,与傅明华说笑。

    屋里气氛看似谈笑风声,但傅其弦却已经搓了好几回手掌。

    傅其彬谈诗词歌赋,他也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陪着干笑,杨氏都涨得脸色通红,眼中现出几分难堪之色来。

    “王府之中这寒客倒是开得正好,这满园之景,倒正是:冬寒日冷霜雪堆,寻香闻梅到钟粹。”

    他伸手抚了抚长髯,张嘴倒是能做得半首诗来。

    傅明华听他话中讨好之意,抬手挡在朱唇前,才双手一抚掌:“三叔果然做得好诗。”

    傅其彬便摆手,笑道:“只怕是元娘恭维我而已。”

    她也不想再与傅其彬绕圈子下去,便轻咳了一声,伸手压了压腰裙,目光落在自己裙摆绣了芙蓉的裙摆上,笑着就问:“三叔任满回洛阳,吏部可有消息,将来又调往何方?”

    傅明华抛了话头出去,傅其彬便目光一凝,虽然很快便将这神色忍了下来,但依旧被傅明华看在眼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