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五章 收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最重要的是,”傅明华也像之前的傅其彬一般,将上半身朝长乐侯府等人坐的方向倾了过去,动作十分缓慢,带给几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祖父将接住的枝芽,扔向了皇上。”

    傅其彬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后背心渗出的冷汗,将里头的绸衣都沾湿了。

    看到傅明华侧身倾向几人方向的时候,明明知道她离几人有那样远的距离,不可能碰触得到自己几人,但傅其彬那一刻却是本能的将身体往后仰,背心紧紧的贴在了椅背之上。

    傅明华重新将手握了拢来,感觉到掌心里的花瓣在她用力之下支离破碎,嘴角边带着浅浅笑容,看着傅其彬问道:

    “现在这样的情况,三叔跟我说说,应该如何是好?”

    傅其彬后背发凉,他在那一刻,就已经明白过来傅侯爷是犯了大错了。

    若他肯连官带爵放弃了,以示忠诚,嘉安帝则必有奖励,这是权谋之术的一个过招。

    但他只弃官而不放爵,对于皇上来说,这就是长乐侯对于柚子之事,并没有以为然,认为重要到足以使他弃爵的地步。

    往大了说,嘉安帝心中对于长乐侯府会生出恶感,认为傅侯爷不敬皇权。

    本朝就是权相也不过是二品官员,三省六部之首,也只居二、三品的官职。

    可太傅、司空等却能居一品,只不过是说着好听罢了。

    傅侯爷丢官,显然不足以使嘉安帝满意。

    要是傅明华说的话,其中是有嘉安帝的意思,那么正如她所说,已经太晚了。

    傅侯爷当日抱着爵位不肯放,结果却会将长乐侯府害得更深。

    “所以,三叔觉得到祖宗基业要怎么样守住呢?”

    桌面上的茶已经有些凉了,她端起来抿了一口,那茶以油酥过,一旦凉了下来便不太好喝。

    傅明华只碰了碰唇,又放了下去,看着傅其彬意有所指,他的脸色就呈惨金之色了。

    “奴婢替您换盏新茶。”碧箩上前来问了一声,傅明华曲了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几下,发出‘咚咚’的声响来。

    每一声响起,傅其彬脸颊的肉便抽搐一番,到后来已经有些冷汗涔涔,却张嘴说不了话。

    钟氏似懂非懂,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

    倒也不是她太蠢,只是因为当日傅明华与傅侯爷等人说话时,她并没有在场。

    这样的大事儿,傅家人显然并没有与她说过。

    她担忧自己的子女婚事会不会受影响,这导致她三女两儿的前程,由不得她不着急。

    傅其彬喉结滚动,脸上却极力做出镇定的模样,看了一旁的傅其弦一眼,很快神色恢复了正常,笑着就道:“既然如此,这些大事便交由大人们去忙。”

    他搓了搓手,“不怕元娘笑话,在江南时,王学升曾赠我一首咏梅的诗,你这满园寒客实在是让我见猎心喜,不知可否看看?”

    傅明华点了点头,这傅其彬倒也是个人物。

    见她这里说不通便不再纠缠,他此时借机告退,莫非想使傅其弦来为长乐侯府做说客?

    她吩咐碧蓝领了人送傅其彬夫妇出去,傅其弦与杨氏便坐在屋里没动,果然过来是有目的的。

    下人重新送上了沏好的茶,她捧在掌心里,微勾起的指尖弯曲着,杨氏便觉得有些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屋里也没人说话,不多一阵,傅其弦便开始拉扯衣裳了,他紧张得满头是汗,一连轻咳了好几声,傅明华却没睬他。

    杨氏也是坐立不安的模样,倒是羡慕起之前找了借口开溜的傅其彬夫妇来。

    傅明华喝了茶,将杯子放在桌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傅其弦与杨氏两人俱都是浑身一抖,当即背便挺直了。

    “父亲。”

    傅明华唤了傅其弦一声,他期期艾艾的张了张嘴:“啊,啊?”

    “当日的情景,父亲也曾看在眼里,如今三叔与你同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秀眉微颦,傅其弦便应了一声,越发表情认真听她说话。

    “若照我原先所说,祖父辞官弃爵,皇上必会对三叔多加扶持,反之,”她顿了顿,眯起眼睛看傅其弦,傅其弦与杨氏都被她看得有些紧张,双手直冒冷汗,等她接着往下讲:“极有可能皇上会重赏于您。您在祠部坐了多年,还没挪过凳子吧?”

    傅其弦听了这话,就面红耳赤。

    他也不是好脾气,若是换了其他人,尤其是小辈,敢与他说这话,他早就翻脸骂人了,重辄要打要砸。

    可面前说这话的是他唯一的嫡女,是谢氏所出。

    不知为何,他当初在谢氏面前还能强作凶悍以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与自卑,但在傅明华面前,却又莫名觉得提不起底气,十分害怕。

    他对这个女儿并不亲近,早几年时总觉得府中儿女都该主母教养,也没怎么管,依稀只记得十分听话顺从,却又偏偏身上有一种谢家人特有的气质,让他每见一次,便心中怵一次。

    久而久之就更不愿与她说话了。

    傅明华年长之后,身上那种气度便更让他有些紧张了。

    这会儿当着他的面,指他官位低微,傅其弦其实心中也是有些羞的,但却不敢恼。

    他至今还在礼部之下的祠部里做着员外郎一职,管的是僧尼之事,但实则只是个闲职罢了,一年到头他的时间都是用来跟人喝酒耍乐的。

    从当初傅明华记事时起,到如今位置都没有再动过。

    “是,是的……”他嗫嗫的开口,椅子上仿佛长了钉子,让他坐立不安的。

    “恐怕皇上会提拨您。”祠部员外郎实在是如芝麻一般,傅明华想了想,嘉安帝既然要安抚傅家,将这恩典落在傅其弦头上,那么傅其弦草包之名,洛阳之中就没有人不知道的。

    很有可能嘉安帝会连提他两品,但都不是什么有实权的官职。

    也就相当于换汤不换药,将傅其弦由原本的青瓷装饰瓶,换成青花大宝瓶罢了。

    她皱着眉,叮嘱道:“您年纪不小了,也该要收些心。傅家里伯父早逝,承继香火便落在您头上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