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章 求我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问燕追知不知道嘉安帝迟迟未表态的缘故,燕追却道:

    “你求我。”

    他放了筷子,勾起了嘴角。

    傅明华愣了一下,他双手撑在腿间,笑容里带着诱哄。

    她取了帕子,缓缓压了压嘴唇,试探着道:“求您了?”

    燕追只是微笑,却没有说话。

    她又道:“求您了。”

    这一次音调放软了,但燕追仍是坐着没有动。

    她犹豫了一下,站起来,细声的唤:“三郎……”

    燕追的神色没有变化,瞳孔却微缩。她看在眼里,就知道有用了。

    她忍了羞怯,坐到燕追腿上,勾了他脖子使他低头,又贴了朱唇亲他。

    心跳声音大得厉害,仿佛要跳进喉咙口。

    燕追任凭她动作,她嘴唇贴着他唇瓣磨了两下,又觉得实在是羞涩。

    嘉安帝对于长乐侯府不会赶尽杀绝,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如傅明华一早与傅侯爷建议的,丢官弃爵罢了。

    她刚要将手放开,燕追却捉紧了她细腰,结结实实索了吻,才将娇喘吁吁的她放开了。

    “继续求我!”他一得了好处,又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模样。

    傅明华嘴唇被他吮得微肿,顺过了气才道:“三郎,三郎求您了。”

    他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两下,又揉了揉她腰:“快了,与你想的差不多。”

    说了这话,他又问:“元娘,今日傅其彬来是为了什么?”

    傅明华坐在他腿上,一双玉足在裙摆下晃荡,听了他这话,只是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你也要我求你吗?”

    她还在小口的喘气,燕追忍笑问了一声,看她脸又更红,才低头俯在她耳边:

    “元娘,我的娘子,我的心肝肉儿,求你告诉我吧。”

    这个冷漠傲慢的人,似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一声一声缠在她心上。

    此时也不再骄傲了,他低下头来说着如美酒般醉人的话,傅明华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冬寒夜长,良宵苦短。

    早上起来时,她眼角眉梢都带了些妩媚的春意。

    她与燕追的打赌是她输了,至于燕追要什么赌注他还未说,只说将来想好再要。

    十一月十三日,嘉安帝以傅侯爷年迈龙钟,使其颐养天年为由,应允了他辞官的请求,削一半食邑,降长乐侯府世袭为两代,传到傅其弦身上时,这爵位便该终了。

    并认为洛阳气温不足以使傅侯爷好好休养,而着令其回到傅氏族地。

    傅老侯爷当初出身贫苦乡下,虽说功成名就之后也曾在老家大肆修宗祠,将傅家老宅修得富丽堂皇,可肯定是没办法与洛阳的繁华相较。

    那苦寒之地,傅侯爷一听便急匆匆的想进宫求见皇上了。

    只是当时跪了半天,好不容易见了嘉安帝一面,却又被匆匆斥责了回来。

    后来燕追跟她说,他哭诉当年傅老侯爷,又道如今孙女嫁燕追,还哀求皇上收回成命,却遭嘉安帝斥责。

    说他人品、才学都不足以担当太傅之职,当初使他位极一品大臣,全是看在其父当年立下功劳的份上。

    如今容三娘吃了他柚子而一尸两命,往大了说这是谋害皇家子嗣,要了傅家全族人性命也是应该的。

    嘉安帝当时斥道:“就是因为看在早逝的老侯爷份上,才额外开恩,没有多加追究,留了你一条性命,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傅侯爷当即面若死灰,说不出话来。

    虽说是要告老还乡,但嘉安帝并没有勒令其年终之前便走。

    傅明霞大婚前一日,傅家便派了人上门来送贴,请她第二日早些回去。

    遭了嘉安帝斥责之后,傅侯爷显然是没有死心的。

    早上傅明华回了长乐侯府,今日因为她要回来的缘故,府中倒尚算是热门。

    她的马车一进侯府,就看到傅侯爷派来接她的人在雪地中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

    傅侯爷所在的书房正院门上的匾额写着‘富贵长春’几个大字,此时看来实在是讽刺。

    里面听到婆子传话的声音,傅侯爷便匆匆迎出了主屋。

    今日天气阴沉沉的,他冲出来时十分着急,脚上鞋都掉了一只。

    身后傅其弦及傅其弦紧跟着他,唯恐他出了意外。

    廊中抱了一庭的树木假山,上面堆了些积雪,将枝叶都压弯了。

    冰天雪地里,傅侯爷像是抓到了根救命的稻草,一看到傅明华便急匆匆的道:“元娘,救我。”

    傅明华便笑了笑。

    她要该怎么跟傅侯爷说已经太晚了?

    “你与王爷说说,请王爷求求情……”

    傅侯爷急促的开口,傅明华就打断了他的话,吩咐后头跟上来的下人:“还不赶紧将侯爷大氅取来。”

    他冻得嘴唇发乌,此时却根本顾不上这些。傅侯爷心底比身体更凉,他又急促的说了一句,见傅明华没回话,便有些暴燥了起来:

    “你与王爷新婚燕尔,向他求求情,总该能行吧?”

    傅明华脸上的笑容渐渐就收了起来,神情变得有些严厉。

    “祖父,有时候剑走偏锋也并不是样样有用的。”她目光中带着肃穆,使傅侯爷不敢与她对视,将脸别开了:“你就不要教训我了。”

    他不耐烦的挥手,过往的事显然不想再重新提起。

    “您大道不走,而谋溪径,以为便捷,苦头还没吃够吗?”傅明华的声音渐渐提高了一些,荣华富贵人人都喜欢,傅侯爷想更上一层楼也是常事,但他不该不知分寸。

    他自己几斤几两重,他自个儿心中不清楚吗?

    不肯沉稳一脚一步往上爬,偏想要寻求捷径的方法。

    傅侯爷看她发怒,不敢再说,但心中却是有些愤愤不平。

    进了室内,下人奉了茶,几人分次坐下了,傅侯爷脸颊肌肉微微抽搐:“现下再无其他办法了?”

    “有。”傅明华点了点头,看傅侯爷眼前一亮,便打断了他心中的幻想:“您辞官回故里,皇上必会提拨父亲。”

    傅家几人听了这话,都是各自感受大不同。

    只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其他办法,傅侯爷就是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