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一章 姐妹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今日傅明霞大婚,苏氏也在。

    她一看傅明华来了,便眼前一亮,拉了她说话。

    傅明霞已经开了脸,正在上妆,神色有些木然,全无半点儿新嫁娘的欢悦。

    苏氏脸上喜气洋洋,她与贺元慎的婚事便定在了来年四月初,她小声与傅明华说话:“再过半个月,我父亲进洛阳朝拜之后,我便要随他回去了。”

    她会回到西都侯府备嫁,来年三月再进洛阳。

    “听薛七娘说,丹阳下个月也要随周世子进洛阳。”苏氏提起丹阳郡主时,脸上说不出的欣喜之色。

    苏氏即将要嫁进卫国公府,贺家几位小娘子与定国公府薛家的小娘子算是手帕之交,知道这事儿也不奇怪。

    丹阳郡主未出阁时与傅明华也算是亲密,此时听到丹阳郡主要回来,她也是笑了笑,那头五福娘子已经在开始为傅明霞梳头了。

    对于这样的礼节,苏氏看得尤其认真,她脸上还带着一种对于即将要嫁为人妇的期盼与憧憬。

    原本容貌便显楚楚之姿的傅明霞在盛妆打扮之下,倒也显出几分艳色来。

    只是她脸色冰冷,不见丝毫笑容与娇羞,苏氏看了一眼,不由就道:

    “你家这位二娘子倒也真是好笑。”

    父亲早死,母亲出身又并不是十分显赫,身下还只得一个过继的弟弟,长乐侯府这光景,若是她要高攀,嫁到别人家里一准受人欺负。

    就是被人踩死了都无人能替她出头。

    倒是现在明面上低嫁了,将来夫家才会牢牢捧她在手心中。

    冯万应又是敦厚老实的人,并没有因为她在长乐侯府地位尴尬便轻视她,送出来的礼也不比公侯之家下聘礼差了。

    “听说冯万应送进长乐侯府的礼单中,有一桩是制衾虎皮,是当初荣庆侯府送进冯家的。”苏氏说到这儿,撇了撇唇:“说是白额吊睛虎,十分珍贵,为了娶这小娇妻,冯万应当真也是倾其所有,还找老相公讨要了一副亲笔手书,足见其诚心之足。”

    杜玄臻的墨宝十分难求,冯万应能拿到,显然是下了大功夫的。

    “可惜瞧二娘子这脸色,怕是不太领情了。”她捏了兰花指,掩唇轻笑:“老夫少妻才恩爱,想攀高枝儿,也不怕摔折了她的腰。”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说旁人时大道理便一套一套,轮到自己时便晕头转向。”

    苏氏笑意一滞,便收敛了一些:“你不要劝我,那也是各人的缘法。”

    外头冯家的人来迎亲了,带了朝中几位大臣前来,尚书省下好些要员都来了,可见冯万应人品不差。

    苏氏牵了帘子往外看,一边就与傅明华念今日来了哪些人。

    “宗正寺的刘大人也来了。”

    那是当初为冯万应保媒的恩人,他自然是要来的。

    傅明华点了点头,原本好奇心并不重,奈何她身旁有个苏氏,便央着她侧了头去看。

    外头已经在做催妆诗了,今日被选为冯万应傧相的人,实在是巧,居然是陆长元。

    “傅家二娘子,美名洛阳传。冯家求得之,愿以真心换。百子帐铺成,只待妇乘鞍。问声妆成否,已是近黄昏。”

    他才思敏捷,一言既出,傅家人又假意为难起哄,让他再做一首诗来。

    陆长元微微一笑,又念出一首。

    有人就道:“冯大人好福气,我也有诗一首。”

    说话的人是尚书左丞,正四品的朱锡,穿了深绯色官袍,配银鱼袋,摇头晃脑道:

    “一六新娘六一郎,满脸苍苍配红妆。扶花笑入喜帐里,老夫少妻配冯郎。”

    朱锡话音一落,屋里傅明霞的脸色就变了。

    她还未上盖头,屋中几人看到她的脸色,都不敢出声。

    外头还有人在笑:“三月梨花开得盛,风吹花落显缤纷。其下有株艳海棠,飞雪满天压绝伦。”

    傅明霞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屋里几个过来的小娘子都不敢吭声,有些同情的望着她看。

    白氏紧抿着嘴唇,脸色铁青,又不敢出言喝斥。

    今日大喜的日子,前来的官员又那样多,她再疼爱傅明霞,也是不敢出声的。

    屋里前来送嫁的人中,****琴也在,一脸看好戏的神色。

    傅明霞眼中泪珠都要滚了出来,屋中静得落针可闻。

    沈氏在一旁咬牙流泪,泣不成声。

    傅明华顿了顿,朝傅明霞走了过去,苏氏张了张嘴,要来拉她,却又手举起又落下去了。

    这毕竟是傅家的家事,她与傅明华关系再好,也不适宜在这个时候开口的。

    “这样大喜的日子,可不兴流了泪,哭花了眼。”

    傅明华拿了帕子,替她压眼睛。傅明霞当即大怒,认为她是在讥讽自己罢了,伸了手便要将她手腕挡开。

    若是在今日,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她做了这样的事儿,将来名声便是毁了。

    这样多双眼睛瞧着,还有好几位洛阳之中的诰命夫人也在。

    傅明华伸手将她挥来要打自己的手腕握住,用力捏紧了,傅明霞挣扎了两下,没能挣得开。

    她将傅明霞的手掌紧紧扣住,使她无力挣脱,才微笑着:“吉时快到了,有话便再与伯母说上几声,好事才会多磨,冯大人数次求娶,可见心诚。”

    说了这话,傅明霞泪眼迷蒙,便有些怔怔的望着她看。

    “先苦而后甜,将来好日子还长远着呢。”傅明华握了帕子又替她擦了擦眼,傅明霞这回没有别开头,任由她擦了擦眼睛。

    “不要哭,旁人的闲言碎语算什么,世上总有这样无聊的人,以别人的闲杂趣事当笑闻,大惊小怪罢了。”

    傅明华拍了拍傅明霞的手臂,又含了笑意,提高了些音量:

    “今日有喜事临门,闻听院外鸦鹊声。双成走报拦住人,等待娘子跪母恩。”

    外头说笑的声音听到屋里傅明华的声音,顿时便滞了一滞。

    她将外头嘲笑傅明霞的人比喻为鸦鹊之声,鸦鹊在此时被认为是吉祥的象征,但叫声却并不好听。

    傅明华是暗指外头这些闲言碎语之人明明好意,却说话难听。(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