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二章 求官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是不是屋里有下人出去知会过了,说话的朝臣知道她是谁,外面冯万应又满头大汗求大家只管拿他打趣,不要再扯到傅明霞,如此一来,刚刚还胡言乱语调笑的人声一下子便小得多了。

    她将傅明霞的手掌放开,傅明霞咬着嘴唇,忍了泪道:“你为什么帮我?”

    “只是姐妹。”

    其实傅明霞遭人笑话,也只是使傅家的女儿看轻。

    她与傅明霞平日虽然有些不合,但那也只是闺阁间小娘子之间的不愉快而已,说来说去,两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傅明华替她压了压鬓角,看她听了这话愣了一愣,才含着笑意轻轻拍了拍她手背:“长辈在那里,你该过去拜别了。”态度与以前并无什么两样,只是那时她嫉妒傅明华有个出身江洲的母亲。

    二叔又因为自己父亲之死而继承了世子之位,沈氏又自小对她耳提面命,让她要比傅明华更优秀,不能让人看了大房笑话,她才自小看傅明华不顺眼的。

    此时听她提醒,傅明霞这才回过神来,含着泪回头看了她一眼,朝沈氏与白氏走了过去。

    她与白氏、沈氏二人说了话,才过来先拜傅明华,末了隔了好半晌,才道:“谢谢您。”

    傅明华稳稳由她拜了,没有起身。

    她的这声谢,傅明华当得起,也并没有故作大度的避了开去。

    屋中人看到这一幕,目光都闪了闪,对傅明霞不由更热情了些。

    她流了阵眼泪,唇上胭脂刚刚被咬去了一些,这会儿大理寺卿洪少添的夫人便上前又匀了胭脂替她抹唇。

    傅明华这才朝苏氏走了过去,苏氏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她是知道傅明华与傅明霞关系并不亲近的,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傅明华会不计前嫌。

    外头冯万应还在满头大汗请求大家体谅则个,不要为难小娘子。

    有下人匆匆过来,看了傅明华一眼,凑近她耳边问:“王妃娘娘,侯爷想问,王爷几时会来?”

    燕追最近在代嘉安帝处理国事,渐渐在上手。

    他马背上骑射武功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但文治却不知如何。

    近来忙得不可开交的,今日早上就进宫了。

    傅明华听到傅侯爷问起,不免皱了皱眉,看了外头一眼,傅侯爷与几位官员在说话,像是压根儿没有将自己辞官还乡一事放在心里。

    她就道:“王爷公事繁忙,不会来了。”

    话才将说完,小丫环还没出去回话,外头就有人欢天喜地进来报信:

    “秦王来了。”

    傅明华便顿住了。

    随冯万应前来的朝臣又连忙迎了出去,傅侯爷也欢喜的走在前头。

    屋里众人神色又各不相同,苏氏小声道:“王爷可真够给元娘脸面的。”

    傅明华也是有些意外,她还以为燕追不会来了,没想到都这个时辰点了,他仍是过来了。

    众人都忙着要去迎接,傅明华就皱眉道:“吉时快到了,不要误了时辰。”

    一听她这话,一干人才回过神来,又忙着把盖头替傅明霞搭上。

    等到傅其弦等人回来,傅临钰将傅明霞背了出去。

    傅侯爷将傅明霞送出了院门,便急着要请燕追去书房坐会儿。

    燕追看了傅明华一眼,傅明华脸色平静,一双眼睛里隐藏着怒气,傅侯爷却是没有发现。

    兴许他已经发现了,但却下意识的就忽略了。

    “…下官让人取了新鲜干净的雪水,烧开了泡好茶……”

    傅侯爷弯着背脊,讨好的道。

    燕追就点了点头,傅侯爷当即大喜,便领着人离去了。

    白氏看到这一幕,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旁傅仪琴也牵了女儿过来,指着傅明华就道:“玉儿,还不快唤你大表姐一声。”

    傅家其他几位娘子与钟氏等人也过来,还有二房的人,之前各坐各的倒还不觉得,此时挤在一起,将傅明华周围围得水泄不通的,倒将苏氏挤开了。

    “元娘,你如今出息了,可惜你的表哥差事至今还没个着落。”傅仪琴之前打傅明华主意而使白氏不喜,将丁家赶出长乐侯府,至此每回见傅明华都没个好脸色。

    此时却腆着脸问:“你问问王爷,可有什么好的肥缺,你表哥也能做的。”

    傅明华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

    丁孟飞年纪已经不小了,今年十九了,定了尚书省下吏部五品郎中黄忠义庶出的小女儿,只是黄家小女儿还未及笄,所以丁孟飞还得等上一年才成。

    傅仪琴简直是越活越回去。

    黄家虽然有些来头,但傅仪琴当初是长乐侯府嫡长女,嫁了个丁治平,竟一年不如一年,如今所生的儿子还只娶了个五品官的庶女。

    当初还敢打自己的主意,如今还来求她谋个职位。

    她没有说话,****琴却缠着问个不停。

    众人背地里瞧她不上,她也不以为意,傅明华借口要进后屋整理衣裳,白氏便吩咐傅明珠与傅明纱服侍着她进后房去。

    傅仪琴也跟了进去,仍问个不停。

    被她吵得烦了,傅明华整理了一番衣衫,看也不看傅仪琴就问:

    “姑母可知道如今大唐科举制?”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傅仪琴有些不快,脸色黑得能滴出汁来:“你是不是不想帮你表哥?”

    这样的蠢人,连话中有话都听不出来。

    傅明华叹了口气:“大唐学子千千万,腹中有才学的不知凡几。”她看傅仪琴要说话,也没停顿:“唐代立国之时,便废九品中正制,而定科举。”

    她说着这些,傅仪琴显然云里雾里,没明白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

    “废除九品中正制后,朝中官员不再只是世族门阀子弟。”傅明华忍了忍,缓缓道:“姑母知道此举之后,大唐有多少寒门子弟闭门苦读,只求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么?”

    尚书省的考试,三年一举,每次只取区区数十名。

    “一年应试者那样多,就是考中了进士,也是僧多粥少。”(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