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八章 拜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了容妃,太后看了傅明华一眼,又笑道:

    “好孩子,快些上前来。你不进宫时,你母妃总念着说想你得很,当日骥儿去了王府,后来听说吵着要搬进他三哥府中,还遭皇上斥了一顿。”

    提起燕骥,太后脸上的笑容就真切了些:“说你送的弓箭喜欢得很。”

    显然是太后因为燕骥的夸奖,而对傅明华有些爱屋而及乌。

    傅明华也跟着笑道:“九弟性情好,直率而又可爱。”

    太后便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让傅明华以后进宫也来陪她说说话。

    “果然就像孜儿所说,乖巧得很。”

    孜儿是崔贵妃的小名,傅明华以前也曾听太后唤过。

    崔贵妃跟她笑,说是这小名还有个来头。

    她生满一期时,崔父为她抓周,珠宝玉器、女红、各式吃食等她都不抓,偏抓了一本尚书,当时无论如何哄她也不肯松开。

    崔父拿了书一看,恰好她手指按到尚书.君陈篇,指尖指着:惟日孜孜,无敢逸豫。

    当时的崔父喜了,为她起了个小字,叫孜儿。

    崔贵妃长大后进了宫中,如今成为贵妃,自然也少有人敢再唤她这个小名了。

    几人说了阵话,便到了外头命妇们拜太后的时辰了。

    此次进殿拜见的,是三品以上王公大臣之妻室女眷,而四、五品官员之家室则是在殿外叩头便成了。

    傅明华等人自然便退下,太后脸上露出疲色,很快又将背脊挺了起来,脸上露出温和端庄的笑意。

    最先进来的,是以宗室血脉之妻眷为先。

    太祖那一代子嗣并不丰茂,只得一个亲弟燕简,登位后封了郑王。

    可惜卷入简叔玉谋反一案中,被燕追将郑王府一干上下杀了个绝了传承。

    其余宗室便非嫡系,只是旁支。

    但嫡系血脉也并不丰厚,太祖在生时,身旁只得太后一人。太后生两子一女,长女出生了好些年后,才有了嘉安帝。

    是以走在最前头的,便是岐王妃,而王妃之后就是长公主,依次才是岐王妃的长媳,出身独孤氏的嫡女,是个端庄的美人儿,与庄简公府的太夫人独孤氏乃是同族。

    随后才是两位嘉安帝远封外地的儿子正妃。

    一行人依次上前拜见,再分别由宫人领着到其所在位置坐下。

    这榻案摆放也是有讲究的。

    紫兰殿主殿共是由三殿组合而成,前殿长二十一丈有余,宽亦有十六七,下方有双层台阶,命妇们站在台阶下方,由内侍监唱了名才上来。

    殿中太后居于主位之上,两侧则坐崔贵妃与容妃二人。

    崔贵妃份位高,则居左侧,旁边是傅明华,容妃居右下侧。

    中间则是排列整齐的榻案,殿内足足放了三百榻。

    只是命妇远远不止这些,所以紫兰殿两侧都仍放了榻案,若是份位实在太低的,便只有凳子,捧东西而食了。

    嘉安帝的皇子中,皇庶长子、次子均都母亲地位低下,连出席宫中这样重大宴席的资格也无,两位王妃也因丈夫地位不足,而是以外臣之妇礼带了孩子按规矩进宫拜见的。

    反倒是傅明华托了崔贵妃之故,稳稳的坐在崔贵妃身侧,也算是接受了下方众人拜见。

    她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合,崔贵妃眼角余光看她不卑不亢,不由很是欢喜。

    崔贵妃是有意使傅明华也受朝拜的。

    燕追求的是那人上人之位,若他能成就大业,将来的傅明华就是位主中宫的人,不能小家子气,怯了场合。

    她还很年少,经的事情也不多,有很多事情还需要崔贵妃来一手一手的教导她。

    这样重要的场合,崔贵妃是有意要带她多见几回场面,将来也不至于慌了阵脚。

    可此时傅明华的表现很让她满意,几人坐在高台之上,接受下方命妇们拜见,她坐得很稳,姿势也是极好,可见在规矩举止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

    命妇们上前来齐齐跪下,祝太后福寿齐天。

    傅明华其实也是握紧了手掌。

    那种气势与平日宴会相见时又有不同,她甚至可以理解了为何自古以来,权势争斗为何总是不休。

    她坐在高台之上,哪怕并非是坐在正中间受人跪倒,但依旧是觉得身体中血液沸腾不休。

    命妇拜见足足到了午时三刻,依旧还有不少人候在大殿之外。

    太后喝了盏茶,才又示意内侍继续。

    直到未时六刻,命妇们才跪拜完。

    太后又笑着说了几句话,才使人传膳。

    这膳食也依品级而定,味道倒也不差,只是傅明华也不敢多吃,每样只略略沾了沾唇,便由宫人撤下了。

    期间嘉安帝又令人赏了六道菜式过来,分次放下。

    一餐宴席用完,好些人脸上都露出疲惫之色来。

    崔贵妃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她仍是细腰挺直,不见垮肩弯背的模样,她拿帕子沾了沾唇,吩咐宫人:

    “将这芝麻糖酥送去王妃处。”

    那芝麻糖酥便是嘉安帝赐来的东西之一,以糖加花生、核桃脆等酥成一张薄饼,再卷成一支一支的,外沾芝麻,一口咬下去又香又甜。

    数量十分稀少,只有太后、崔贵妃以及容妃得了。

    太后也不过六卷,崔贵妃只得三卷,容妃因为特别受宠,所以破例也得三卷。

    崔贵妃尝了一卷,觉得实在满口酥香,便让人将剩的两卷送到傅明华面前尝尝。

    傅明华谢过了,也挟了掩袖咬了一口,就感觉有目光从容妃方向朝她看了过来。

    她吃完一卷,放了袖子时,容妃目光已经移开,傅明华低头轻轼压了压唇,嘴角边露出淡淡的笑意来。

    容妃怕是已恨她入骨,所以极力想要观察她,找出她的破绽。

    之所以如此恨自己,除了是因为自己算计了她之外,怕是容妃也回悟过来,当日郭翰所谓的投诚而入十六卫的话,完全就是想设计她的。

    容妃原本算计傅侯爷是为了拖自己下水,打击傅明华报复她。

    却不想之前一番试探,傅明华对傅侯爷辞官之事丝毫不见异样。

    对长乐侯府遭降袭一事也没有难过,容妃何等聪明,哪儿不知道自己是受了傅明华算计?

    她做了这样多,险些连女儿都赔进去了。

    算计长乐侯府时,自以为也能让傅明华痛彻生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