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一十九章 带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没想到终日打雁的,却遭雁啄了眼。容妃时时算计旁人,也有自己算计人却吃了亏的一天。

    她牵连了长乐侯府的举动,不止是折损了自己一条伏线,白忙一场不说,最可恨的是,傅明华还借机断尾,将傅侯爷弄出了这个漩涡中。

    把长乐侯府优先从这场权力的斗争里摘了出来。

    将来没有了尾巴,容妃要想算计她,从她身上入手而设计燕追便更难。

    这是一个年小而难以对付的角色,甚至比崔贵妃更难收拾,因为她够狠,够果断。

    能收买郭翰为她所用,容妃自进了紫兰殿后,就一直在想:

    她怎么就那么鬼迷了心窍,就中了傅明华的计呢?

    容妃微笑着又看了傅明华一眼,傅明华冲她轻轻点头示意,她也回了一个笑容,两人眼神对碰,心里各自带着思量,才将头转了开来。

    宴席吃完,天色就已经不早了。

    宫门平时关闭都有规定的时间,傅明华喝了一盏薄酒,也感觉头晕脑涨脸发热,今日随同她进宫的碧云扶着她从紫兰殿出来,外头天色已经擦黑了。

    外头冷风一吹,登时酒意便醒了大半。

    崔贵妃也由静姑扶出,脸色酡红,只是一双眼睛中却带着清明。

    两人还未下台阶,另一侧容妃也出来了,她上下睨视了崔贵妃与傅明华二人一眼,这目光大有深意,随即才扬了扬嘴角,吩咐着黎媪:“扶我下去。”

    她也喝了两杯酒,显得比平时更加妩媚。

    等她一走,崔贵妃便冷笑了一声:“我们也走吧。”

    傅明华将斗蓬捉得更紧,她今日穿的是一件带帽的斗蓬,碧云取了帽子替她戴上,顿时就将寒风挡了许多,脖颈也不见像之前那般难受了。

    崔贵妃唤她走时,她也就点了点头。

    “今日席上,怕是你也瞧出些端倪来了。”

    崔贵妃与她扶着下阶梯,边与她小声闲话。

    她说得没头没脑的,但傅明华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指的是今日宴席之上,太后不给容妃脸面,明嘲暗讽之事。

    傅明华就点了点头,一边还伸手出来捏住斗蓬领口。

    冬天入夜之后气温更低,每吸一口气都带着寒凉,使人浑身都直哆嗦。

    “太后向来不喜欢她。”崔贵妃转头冲傅明华嫣然一笑,看傅明华愣了一愣,接着又道:“也不喜欢我。”

    傅明华嫁燕追也有一段时间了,进宫也见过太后多次,容妃同场时也看过,但除了今日,平日倒真没瞧出来。

    崔贵妃叹了口气:“倒是对你颇为和善,这是好事。”

    燕追处于夺位的关键时候,能多一点儿助力算一点助力。

    太后是嘉安帝生母,傅明华若是得她喜欢,对燕追总有好处而无坏处。

    傅明华也明白崔贵妃这话中的意思,便点了点头。

    她连问也没问就明白崔贵妃的意思,当下崔贵妃看她的目光就更软和:“好孩子,你是个识大体,懂事的。”

    说了这话,崔贵妃又压低了一些声音:

    “太后不喜媚惑之人,最恶妾室通房。”

    太后自己当初位主中宫,年少嫁太祖时,也是陇西名门之后,知书达礼,婚后与太祖夫妻恩爱,太祖登基后便得她一人,再无其他莺莺燕燕。

    所以她最不喜欢妾室之流,总认为低贱。

    哪怕容妃再得宠,可太后向来不将她看进眼里,认为她颇不入流,哪怕容妃深受宠爱。

    也正是如此,崔贵妃出身也算是显赫,太后对她也并不如何亲热,只是因为燕骥之故,多对崔贵妃多了一丝笑脸。

    崔贵妃话只点到即止,傅明华便已经反应过来。她这样说,只是为了解释她为何会让傅明华与太后多加亲近的缘故,才说出了这番话来。

    两人才下了一层阶梯,容妃已经快步离开,不见身影了。

    下方扶拦处有侍人一手提着衣摆,一手擦汗,匆匆而来。

    仰头看到崔贵妃时,那侍人脸上露出喜色,忙冲崔贵妃招手,慌忙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台阶。

    傅明华看了过去,就认出了这侍人是崔贵妃宫中的杨复珍。

    崔贵妃宫中原本内侍黄庭不知为何遭贬,而换了杨复珍。

    此人年约三旬,面白无须,一张嘴能言会道,十分机灵。

    崔贵妃也有些讶异此时他匆匆而来的目的,还未开口,杨复珍已经上了台阶,朝崔贵妃叩了个响头:

    “娘娘,太常寺少卿被抓了。”

    一句话说完,崔贵妃的脸色就变了。

    “哪位太常寺少卿?”

    她问了一声,傅明华就叹了一声:“怕是我父亲吧。”

    杨复珍便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能被杨复珍特地赶来送信,且一来就提的,除了傅其弦,便没有旁人了。

    “怎么回事?”

    崔贵妃皱着眉问道,“你先起来边走边说。”

    杨复珍迹步迹趋跟在她身后,弯了腰一边扶崔贵妃下台阶,一边就道:“诸位大人出宫之时,傅大人被人搜出了带刀入内。”

    这可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罪。

    罪倒在其次,表面上看是傅其弦犯了错惹了事,实则傅明华想起了容妃之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崔贵妃显然也想到了,脸色冰冷:“此事皇上怎么说?”

    她加快了步伐,声调便有些喘息不定,杨复珍就应道:

    “皇上那方尚未得到消息,只是娘娘,尚书省下右仆射苏颖进言,说是那监门校尉有失察之罪,该当处死。而傅大人乃是王妃之父,所以便徒三年,罚金一万。”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珠来瞄傅明华,傅明华定定与他对视,吓得他又将眼珠转了回去,不敢再看了。

    崔贵妃简直要将牙都咬碎了,这事儿一出,她几乎敢肯定是容妃所为。

    “傅家祖上乃是功勋之家,却不提昔日护国公战功,却偏提起了你。”崔贵妃转头看着傅明华,虽然没提及容妃半个字儿,却话里行间都带着怨恨。

    傅明华却皱了皱眉:“娘娘,此事不对。”

    长乐侯府如今这光景,傅其弦就是犯了事儿,大唐有以功名、官位、勋爵来抵罪的法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