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三章 梳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首梳头歌傅明华自然还记得,但是她没想到燕追竟然也会。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他的声音沉稳,比之当日宇文氏夫人念来又更有一种不同的风韵,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缠绵之意。

    如春分时的小雨,润物细无声。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只是这首梳头歌乃是当日有福之人为她梳头时的祝福,那燕追为她梳头念梳头歌,又是为了什么?

    傅明华只是愣了愣神,燕追又念道:“四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五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他握了她发丝在掌心里,玉篦子梳在她动头发上时,动作很轻,仿佛怕碰掉了她一根头发丝儿似的。

    她垂下了眼眸,身旁水波荡漾,燕追也跟着下了水:

    “六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六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傅明华也跟着轻声的念,抬起头来看他,眼眶有些润。

    他身材高大,这蓄了半池的水她若不靠着阶梯,已经淹没到她下巴了,可他踩在池中,也只到他胸前。

    不知何时燕追已除了鞋袜外裳,只穿了内衫下来。

    他指尖上还沾着膏子,这手本应该握的是刀剑,可此时拿了玉篦子,却尽显柔情。

    “转过身去。”他哑着嗓子,声音有些干涩。

    几缕洗过的头发落在水中,更显顺滑。

    其实燕追的心,她是了解的。

    她没有转过身,而是朝燕追扑了过去,突然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胸前,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他反应过来,伸手一把将她锁在怀里。

    燕追掌中握着的玉篦子‘咚’的一声落进水里,此时却没有人顾得上去拾捡。

    水波的余韵轻轻拍打在傅明华腰侧,水已经有些凉了。

    她手掌扶在池畔,那长长秀发遮掩住雪白的背,腰肢折出美得惊心动魄的曲线。

    池水每荡一下,便使她落入水中的长发微微晃动,仿佛细腰款摆一般。

    燕追潜入水中,又捡了梳子替她顺发。

    傅明华温顺的趴在池畔,燕追就有些舍不得此时风景了。

    水有些凉了,他自己匆匆洗完,赤身上岸取了丝巾将她裹上,傅明华不敢出去,江嬷嬷等人还在外面。

    燕追看她这模样实在是可爱,便索她口中****:“我们是夫妻。”

    话虽如此,她仍是催促着燕追先出去,燕追忍了笑,知道她此时脸皮还嫩,便先出去了。

    不一会儿江嬷嬷等人进来服侍她穿衣,她强作镇定,坐了好一阵,才忍了腿软出去。

    燕追歪在东厢里她以往爱靠的美人榻上看书。

    自上回看了族训后,她便拿了尚书出来看,恰好翻到商书.咸有一德篇,傅明华过来时,燕追张开手臂,任她坐了过去,才将人环在怀中。

    “任官惟贤才,左右惟贤人。”燕追开口念出一段,傅明华便接道:“君为上为德,为下为民。”

    “其难其慎,惟和惟一。德无常师,主善为师。善无常主,协于克一。”

    两人齐声念完,燕追眼中就露出欣赏之色。

    他扔了书,双手拥着她,神态亲昵的问:“今日在宫中,与母妃说了些什么?”

    傅明华犹豫着不想告诉他,燕追就将脸埋在她颈侧,求她:“我的元娘,为夫求你了。”

    燕追这样的人,一旦如此,便令人无法抗拒。

    傅明华伸手推他的脸,心跳得很快:“您先起来。”

    她穿了柔软的衣袍,身上带着沐浴后的香气,他便又有些来了兴致,一下又一下的引诱她,目的很明显。

    傅明华吞了口唾沫,咬住嘴唇,绷直了腿直抖:“母亲有些担忧。”

    他含糊不清应了一声,傅明华伸手去捧他的脸:“容涂英有后着。”

    此时燕追对这事儿并不大感兴趣,她渐渐也无法再说了。

    早上傅明华醒来时,燕追早就已经起身了,江嬷嬷进来说道:“王爷五更中就起了,外间有要事处理,天不亮便出了府,怕是进宫去了。”

    这会儿天色都还未亮。

    夜里下了一场雪,傅明华起身便打了个哆嗦。

    她身上粘腻不适,打了水来洗漱了,还未梳头,那厢就有人来回话,说是长乐侯府的二太太杨氏来了,着急要见她。

    傅明华正好今日是准备让人唤杨氏过来的,她能自己过来就再好不过了。

    碧青出去安顿杨氏,傅明华收拾妥当出来时,杨氏双眼通红,哪怕是坐在烧了地龙的屋子里,牙齿依旧‘咯咯’作响。

    “王妃娘娘……”

    杨氏一来便要行礼,傅明华制止了她,直接就问:

    “怎么回事?”

    她这样的冷静,便使杨氏也放心了许多,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就哭。

    前些日子,自傅其弦升了太常寺少卿之后,寺中主薄戴守宁便对傅其弦百般讨好,时常请他吃酒耍钱,又邀他出外狎妓。

    傅其弦此人虽浑,但那日傅明华与他说过之后,他也知道好歹,当真收敛了一些。

    戴守宁请他吃酒,十回有八回都是没有应。

    直到前些日子,戴守宁托了营州一个旧友,与胡人交易,换来了一把华丽非凡的匕首,便说送给傅其弦做装饰礼。

    大唐男子也喜好打扮,虽不如妇人头戴首饰贴花钿,但香囊、佩刀、玉佩、络子等却是变了花样的搭配。

    当时傅其弦一看这匕首便十分欢喜,时常戴在身边。

    照理来说,昨日进宫的官员之中,不少人也都有佩宝刀、佩剑的,又非傅其弦一人如此。

    在进宫门之时,便该由侍卫搜身之后解佩刀留在外,不带进东上阁领地之内。

    可偏偏旁人都搜查到了,唯独傅其弦便漏了。

    他自己虽然也是年纪一大把,但生平还是头一回升四品的官儿,有资格进宫面圣,自然也是欣喜无限的,当时也就疏忽了。

    出来之时才被查到,当时就被扣在了大理寺中,至今还未回去。

    傅明华弄懂了这匕首的来龙去脉,便知道傅其弦是被人设计无疑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