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开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好在傅其弦还算是听话,知道好歹,因此傅明华宽慰杨氏:“王爷五更天便起来去了宫中,你放心就是。”

    府里白氏等人急得很,只是这话杨氏不敢与她说。

    又哭哭啼啼坐了一阵,才回长乐侯府去了。

    此时宣徽殿里,尚书右仆射苏颖就是面对三皇子燕追,也是丝毫不让。

    “皇上,傅少卿带刀入内,恐有逆上之嫌,就算陛下宽慈,看在秦王份上,对太常寺少卿网开一面,但此举也该彻查。”

    殿中书房之内,燕追、太常寺卿、三省长官都在,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御史台中的人也都躬身站着,苏颖说得口沫横飞,嘉安帝似笑非笑,转头问御史大夫:

    “志谧如此看法?”

    他唤到了御史大夫余忡,余忡便上前一步:

    “昨夜与萧、段两位大人也曾商议此事。”

    余忡嘴里所说的萧、段两位大人,分别是刑部尚书萧如志,以及大理寺卿段正瑀。

    昨日傅其弦带刀入内的事儿,使三位大人会审。

    几人都是嘉安帝的亲信大臣,如今要职之上为主的,都是嘉安帝的人,而副职便都由燕追、四皇子燕信一党的人居任。

    一旦将来哪位皇子得势,被定位太子,将来嘉安帝百年归天之后,副职之上的人若无意外,便能进入下一任权势的圈子中心。

    余忡坚定的是嘉安帝一党,以刚正不阿,敢于进谏而极受嘉安帝看重。

    他穿着深绯官袍,腰间扣带有十一金銙,手握象笏,躬身道:“傅其弦带刀入内,此虽大罪,但臣曾查过佩刀,不过刀不足一寸长,缀了珠宝。”他比划了一番,“若说逆上,未免太过,只是这带刀一事终究犯了律法,所以依臣看来,勒令傅大人反省,罚俸两年,以敬效尤。”

    苏颖则道:“臣子对君父不得误称,准律有云:误不如法者,皆应处死。臣认为傅其弦该当与监门校尉同罪,只是傅其弦有官爵在身,若只以官爵替代,怕是如此治不了根。”

    他暗指傅其弦官位来自燕追,有燕追撑腰之意。

    书房中众人争得面红耳赤的。

    嘉安帝的目光落在燕追身上,他神态慵懒,仿佛对于苏颖有意无意要将火引到他身上,视若无睹一般。嘉安帝就目光轻闪,唤他:“三郎,你怎么看?”

    燕追这才出列,只看了苏颖一眼。

    他目光里带着笑意,苏颖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秦王的目光如阴狠的狼,十分可怕。

    “皇上,监门侍卫有重责,监门校尉却受罚。此事因傅其弦之误而使他受连累,都是同样失识而触犯了法令,为何监门校尉处死呢?”

    苏颖摸不清他脑海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但事发之时,容涂英曾与他交待,使他一口紧咬傅其弦,暗指其受三皇子指使便可。

    但此时燕追既不反驳又不推脱,反倒说什么监门校尉不应被处死之事,实在十分可笑。

    他张嘴便冷笑:“监门校尉哪里能与傅其弦相比呢?”

    一个无根无基,一个身后还有个秦王燕追。

    苏颖一时嘴快说了这话,便心中暗自叫糟,明白自己是落进了燕追圈套。

    果不其然,燕追就微微一笑:“如何不能相比?四弟如今在门下省任司门侍郎一职。”

    苏颖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心中暗自警惕,燕追较狡诈奸滑,连他都上了当。

    嘉安帝目光里露出满意之色,点了点头:“正瑀认为呢?”

    萧正瑀与余忡对视了一眼,便已猜出嘉安帝对此事态度,连忙就道:

    “傅大人带刀入内此乃有失,校尉检查不当,亦有过错,只是傅大人乃是忠良之后,断不可能做出逆上之举的。”

    嘉安帝欣然应允。

    因此免除校尉死罪,只责打二十棍以敬效尤。

    傅其弦则革俸禄,勒令其在家闭门思过。

    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苏颖虽然不甘,但嘉安帝已下了命令,他也唯有作罢了。

    从御书房中出来时,燕追看他的目光使他后背直冒冷汗,此事之后他是彻底得罪了三皇子。

    回来报与容涂英知道时,这位外表看上去不过三十五六之数的温文俊美男人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十分愤怒,轻声宽慰他:“这只是个开始罢了,少恭不要在意。”

    燕追回来时,与傅明华说起此事,傅明华就叹道:

    “这只是个开始罢了。”

    容涂英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借此事大作文章。

    燕追却是神情淡然:“如此一来,我便可以陪元娘赏花弄月,弹琴下棋了。”

    两人在暖阁中对弈,却只顾着说话,盘中棋子动也未动。

    傅明华笑意吟吟:“姚先生要回来了。”

    燕追看了她一眼,她伸手捏着袖子,捏了白子落在盘上:“姚先生昔日淡薄名利,游历大川,广交天下好友,此事昔日闺阁之时,我也曾听说。”

    她笑语嫣然,燕追突然就笑了起来。

    “我就爱你这聪明的样。”他‘哈哈’大笑,捉了傅明华的葇荑在掌中,俯身放在唇边,重重亲了一口。

    傅明华耳朵微红,也并没有将手抽回来,反倒是坦然接受他的夸奖。

    姚释名满天下,早年太祖招揽他时,他正值年少之时,而选择进入洛阳追随燕追,已经是五十之数了。

    他早年性情豪爽,广结河府道各士族门阀,就是在江南华族之中,谢氏族长也曾与他交好。

    换句话说,姚释人脉很广,他一旦投靠燕追,代表的是与他交情过硬的士族、门阀子弟等尽数都更倾向于投靠燕追这边。

    若是燕追忙于朝中俗务之时,便难以抽身招纳门客、幕僚,如今容涂英一借机发难,他倒正好从朝中脱手而出。

    倒并不是彻底放下朝政,只是抽手回来壮大自身,以便将来再入朝,便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更牢了。

    可是他这样年轻,权势迷人眼,尤其是品尝过那权势的美酒,照理来说他应该更是入瘾难以放下才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