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五章 走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但燕追却又这样果断。

    一脚踏入时是早有准备,抽身而回时又是毫不留恋。

    她握了棋子,望着燕追,眼神迷蒙,对他有些微佩服。

    燕追看她这模样,索性扔了手中棋子,朝她伸手:“过来。”

    傅明华将棋子落在棋盘上了,才伸手搭在他掌心上,他微微用力,将人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搂进怀中了才看了一眼棋盘笑到:

    “小娘子。”他手指在傅明华腰间捏了一把,捏得她缩了缩身体,显然是痒了,才将手放了开来。

    “姚释说,有个姓乔的年轻人,颇有学识,投了文章在他手上。”

    傅明华既然猜到了他退出朝政圈子之后并不闲暇,他也脸皮极厚,没有被揭穿之后的尴尬,反倒笑着与她说起姚释即将要带回来的一批有识之士。

    “祖上也是簮缨世家,只是到了上一代末落了。”他靠在傅明华肩上,忍了笑与她说话。

    知道她的性格做不来装娇卖俏的模样,便更明目张胆的耍赖。

    他取了茶杯来喂她喝水,就着人取了厚实的大氅前来。

    傅明华吞了水,嘴唇润泽粉嫩,有些不解的问他:

    “您不想下棋了吗?”

    那棋才走了没几步,他伸手替她撩了撩垂落在脸颊两侧的发丝发,含笑道:

    “难得陪你,这样好的时光,将这样的时光消磨在房里就太可惜了。”

    她今日不用出门,打扮便没那么正式,看上去既有少女的青涩可人,又有初为人妇的妩媚与娇艳,对他的吸引力又成倍的增加。

    那乌鸦鸦的长发只是简单的挽了起来,以玉簮固定,显得有些慵懒。

    傅明华随他出了房,碧青拿了大氅出来给她披上了,燕追亲自为丝带打了结,才牵着她顺着房间外的游廊走。

    江嬷嬷等人也不敢跟得太近。

    “昨日在宫里与母妃说了什么?”

    燕追突然想起了这个事,又问道。

    昨夜里其实他已经问过了,但当时分了心,此时又问。

    傅明华含羞带嗔看了他一眼,这样一件小事,没想到他还记挂在心里。

    “三郎每日诸事繁多,还记着此事。”

    她抿着嘴唇,燕追就低下头来看她,一双眼里映满了她的影子。

    他含着笑意,态度有些认真:“心中再多事情,你的事情也一定会记得的。”

    傅明华望着他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她呼出的热气越发烫人,却不住抿着唇角,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不善言辞的人,未出嫁时嬷嬷便教过她待人接客说话方式。

    可此时面对燕追说的话,她却有些慌乱的不知如何回应,半晌之后才小声道:“我也是。”

    她柔嫩的唇抿了又抿,燕追曾品尝过,丰盈而带着诱人的香气,如上好香甜的糕点,使人回味无穷。

    他看了半晌,喉结微微滑动,伸手抚了抚她嘴唇,又问了一句:“那元娘与母妃说了些什么呢?”

    傅明华就任由他牵着,走了两步才道:

    “就是,就是……”她想到崔贵妃意味深长的笑,有些窘迫的道:“娘娘担忧父亲的事连累您,我却想起三十那日,您与我说过的话。”

    燕追眼中的深邃便化为温暖的爱意。

    他就知道傅明华会明白过来的,她实在是太聪明了,与他心灵合拍,就像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与他心意相通的。

    燕追握着傅明华的手,抓得更紧。

    傅明华声音就更小了些:“您说三月上巳节时,要陪我泛舟洛水之上,怕是三郎您当时就已经猜到了有了这样的时候,早有准备了是不是?”

    他没有否认,只是捉紧了她玉手,问了一声:

    “然后呢?”

    “然后母妃就说,泛舟洛水之上?”

    她说到此处,露出羞怯之时,幸亏当时燕追来了。

    听到这里,燕追便想起了昨夜前去蓬莱阁接她时,她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脸色,看到他时双眼都晶亮。

    崔贵妃当时脸上若有似无的笑意,与她如释重负一般的脸色,燕追低下头,肩膀微微颤动。

    怕是当时傅明华也是有时面对他般手足无措的模样。

    他有些嫉妒崔贵妃了。

    这小娘子看着沉着冷静,可实则个性认真得近乎有些可爱了。

    她执着于理教规条,又太过端庄娴静,说不定有人会觉得她太过呆板而无趣。

    她很讲道理,但燕追发现,一旦不跟她讲道理,她就有些傻眼了,不过会迅速的想方法补救。

    只是若不给她补救的机会,她就无可奈何了,那模样实在可爱得很。

    “既然如此,我也是帮了元娘一回。”他笑了一阵,看傅明华耳朵通红的模样,一本正经的道:“元娘要怎么报答我?”

    她听了这话,就有些傻眼,显然没想到他会说这话,反应过来又试图向他解释:

    “可是王爷,您当时本来就是要去宫中向母妃告辞。”

    “但我在当时去了,是不是夫君为你解了围?”燕追这样一说,傅明华又没办法反驳了,只得低头应‘是’,又问:“您想要我怎么报答呢?”

    他还没想好,便道以后再提。

    昨夜里下了雪,草地、树梢堆了到处都是。

    有几支树枝朝廊边探了起来,上面还带着淡淡的雾气。

    左右也是无事,近来寒梅开得极好,燕追陪她去钟粹楼剪些,准备回来插在屋里。

    半路便遇着有人来寻他,说是收到了河南府的加急信,等着他去处理。

    傅明华站在洒扫得干净的石道上,笑着就道:“您有事便先去忙着就是。”

    他眉梢扬了起来,褪去了少年时期桀骜的神彩,他五官略深邃,异常的英俊。

    “王爷……”一旁宫人小声的开口,他睬也不睬:“都说了要陪你剪梅。”

    那宫人便不敢再开口了。

    傅明华反倒是担忧误了他大事,近来朝中局势不好,既然都说了是加急的信,她也不想误了他的事,因此便又劝他:

    “既然都说了是急件,必定是等着您来处理。”说了这话,她又有些羞涩的垂下去:“晚上我插好了梅,送去含宏院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