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递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含宏院是他的书院,取易经中坤.彖传篇。

    院上匾额书:坤后载物,而后一句未写,则是:德合无疆。

    便野心尽显。

    燕追就淡淡的道:“再急也不急于一时,先去剪梅,晚上插好了寒梅,送我书房中来。”

    傅明华有些扼腕,他笑着牵了她的手朝钟粹院方向走。

    知道他有事,傅明华原想随意剪了两株便算了,他却自己拿了剪子,很认真的问她要哪株。

    她也就挑了几株指给他看,燕追剪完握在手中,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抱了一怀都是。

    下人上前来接了过去,外院又派了人来催他,他却并不理睬,直到送了傅明华回院中,再有人来催时,他才净了手,换了身衣裳匆匆出去了。

    江嬷嬷上前来问要用什么样的瓶子装,傅明华看了放在桌案上的寒梅,想了想选了色彩艳丽的。

    “上回母妃赏了一对黄柚瓶取来就是。”

    江嬷嬷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了人将花瓶送来。

    这寒梅不比红梅艳,用青花瓷装难免便素了些。

    屋里盈了香气,她也先净了手,那花瓶才被人搬进了屋来。

    她拿剪子修过之后,将花一支一支的插了进去,江嬷嬷在一旁说道:“您这手艺,若是袁嬷嬷瞧了,就该夸了。”

    袁嬷嬷是当初江洲请来教她女子六艺的女夫子,也会教她一些穿着打扮配饰的规矩,只是两年前年纪老迈,又不肯由傅明华为她养老,执意要回江洲,傅明华便打发了她银子,差人送她回江洲去了。

    此时江嬷嬷夸她,傅明华笑了笑,手伸了出来,碧云便蹲下拿帕子替她擦手,擦完了她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要说话,外头下人进了正厅外门,远远叩了个头:

    “报王妃,武安公府递了贴子来。”

    那丫头跪在地上,手里还举了烫金的贴子。

    傅明华心中一动,嘴边原本要与江嬷嬷说的话在舌尖下打了个转,搁了茶杯才道:“拿来我看看。”

    她身上还有寒梅枝叶的碎沫,她伸手拂去了,又接过湿帕子净了手,碧蓝去将贴子取了过来,上面就写着:秦王妃亲启,下方书:丹阳敬拜。

    这可是位老朋友啊。

    傅明华伸手摸了摸贴上金字,沉吟了片刻。

    从傅明霞新婚那日,苏氏与她说丹阳郡主也随夫回洛阳之后,她便已经料到丹阳郡主会有来见她的一天了。

    说来两人在闺中时,交情倒也不差。

    她将贴子往旁边桌子上一放,江嬷嬷看了一眼:

    “郡主娘娘回洛阳了,算算时间,从她出嫁那年至今,就没再回过洛阳。”

    江嬷嬷有些感叹。当年傅明华与丹阳郡主私下也是有过往来的,只是丹阳郡主后来外嫁之后,便断了往来,直到皇上赐婚那一年,才收了一封丹阳郡主自南诏寄来的信件,是恭喜她的。

    傅明华出嫁之前,丹阳还专门令人为她添了妆,算是还当初傅明华在丹阳郡主出嫁之时的添妆之情。

    碧青在一旁接嘴道:“已经有四年了。”

    “上回为郡主送礼来的那管事婆子还在说郡主娘娘生了一双女儿,福气很好呢。”

    晚上傅明华让人抱了她插好的花送去燕追院中,得知燕追仍在忙,便去了一旁暖阁等候。

    看得出来这里他不常来,屋子中布置得十分简单,物件等都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服侍的下人送了茶来,她坐了一阵,一个丫环便捧了本书进来,说道:

    “王爷说请王妃先看阵书。”

    那是一本《郭正风推卦术》,显然是燕追怕她久候无聊,拿来与她解闷的。

    燕追这个人,若是他有心,他可以细致体贴,面面俱到。

    她一拿到手,便来了兴致,这是郭正风亲笔所书的孤本,并不是后人抄传,他竟然连这个也有本事拿到手。

    其中推演卦术与之周易相比,又更有奇妙。

    事实上这样的复抄本谢家也有,她的嫁妆里也有这样一本书。

    可郭正风确实是个奇人,他的这本《郭正风推卦术》每看一次,都能使人悟出新的东西来,十分神妙。

    里面不止包罗天文地理,更有算八字、命格之轻重。

    还有观面相、手相等,她看得入了迷,也不知下人进来了换了几盏茶,一本书翻到最后几页了,燕追才进来了。

    “元娘。”

    他是踩着寒气匆匆而来的,身上还带着夜晚霜露的冰冷。

    不知是不是傅明华的错觉,他身上带着森然的杀意,每走一步离她越近,又越淡一些。

    傅明华将手里的书放下,决定回去让人将自己的复抄本寻出来明日再看。

    “可是等累了?”

    他朝傅明华径直走了过来,伸手碰了碰她桌面上的茶盅,那杯子仍是滚烫,又揭了茶盖看,里面茶水仍八分满,他眼里的凌厉才渐渐褪去了。

    傅明华摇了摇头,看他伸手过来,便将脸贴在他掌心上蹭了蹭:“王爷忙完了?”

    燕追轻应了一声,声音像是从喉间发出,十分撩人:“陈敬玄等人过来了。”

    陈敬玄是尚书省下左仆射,地位仅在尚书令窦文扬之下,已经是半步丞相的位置,投靠了燕追。

    能得陈敬玄亲自前来,还呆到此时才离开,估计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她垂下了眼皮,也不去问,燕追倒是伸手拉她起来:“外间轿子已经备下,先回去。”

    今夜他原本想的是红袖添香的美事儿,没想到因此事而扰了兴致。

    外头轿子已经备妥,抬轿的是四个身材高大的侍人。

    燕追半拥了傅明华上去,自己也跟着坐下了,才与傅明华解释道:“一批送往鄯州的武器出了问题。”

    傅明华没想到他会如此信任自己,与她说这样的事。

    一时间愣了愣,竟然回不过神。

    “那武器经不得大力撞击,否则一撞便碎。”他靠在厢旁,轿内只挂了一盏琉璃灯,随着侍人走动间,一晃一晃的。

    灯光打在燕追的脸上,他眼里杀意森然,神情阴狠。

    此事既然惊动了陈敬玄,又匆匆来与他商议至此时,必定就是与他有关。(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