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召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而一批武器出了问题,还送到了鄯州,就是关乎鄯州及大唐安危的大事了。

    陈敬玄晌午前来时,正是得到了消息。

    宫中嘉安帝召了杜玄臻,显然是动了火气。

    燕追握了傅明华的手:“我先送你回去之后,便要进宫一趟的。”

    傅明华有些担忧,但也知道现在这情景,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便唯有尽量不使他还分心照顾自己。

    “您自己小心,夜里风寒,您将那件紫貂裘披上。”

    她忍了心里忧滤,叮嘱他道:“我在府中等您的消息。”

    燕追的目光慢慢、慢慢的就染上了温度,他捏了捏傅明华的手,最终却只是沉稳道:“放心。”

    他没有放什么狠话,但这样的语气显然比放了狠话更要可怕数倍不止。

    傅明华回了院中,燕追目送她进了屋门,才冷冷吩咐:“走。”

    回了屋里,傅明华要伸手去解自己身上披着的厚裘带子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燕追的气势太强大了,哪怕他对她其实已经十分克制。

    兵部的一批武器出了问题,背地里动手的想也知道应该是容涂英。

    燕追在兵部任兵部侍郎一职,从他进入了兵部的那一天起,兵部尚书罗理便不敢再称大了,兵部一切事情都由燕追处理,傅明华哪怕平日从未打探过燕追差事,但也知道此次出事,燕追必定是脱不了干系。

    能使燕追动怒,怕是事情不小的。

    以容妃、容涂英为首的容氏一族,仿佛一群凶狠的狼群,反击来得如此之快,傅其弦的事才将过去而已。

    夜里雪下得很大,四周静得厉害,就连睡在脚踏上今晚当值的碧蓝都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

    傅明华心中装着事儿,却强迫着自己要睡。

    这院中的人都还指着她,她若慌了,江嬷嬷等人更要担忧的。

    只是夜里却睡得并不踏实,做了一宿的梦,偶尔梦到嘉安帝大发雷霆,斥责燕追,又梦到鄯州士兵们拿着武器上阵,那武器却无端断裂了开来。

    早晨碧蓝起身替她掖掖被窝,才将一动,傅明华便醒了过来。

    “几时了?”

    她闭着眼睛问,碧蓝就轻声道:“时辰还早着,才将寅时六刻,您再睡会儿。”

    傅明华就摇了摇头,总觉得心中不大踏实。

    嘉安帝昨夜歇在了紫宸宫里,早上他也起得很早。

    做为主掌天下的帝王,他十分严于克已,无论晚上睡得有多晚,早上到了时辰便起来了。

    昨夜他急召杜玄臻及尚书令窦文扬、门下令许颢及兵部尚书罗理、大理寺卿段正瑀等进东阁议事,直到四更时分几位大人才离了宫。

    嘉安帝又看了折子,直到寅时初才躺了一会儿,此时才躺了不到两个时辰,又便起来了。

    黄一兴不敢怠慢,亲自服侍着嘉安帝穿戴。

    这位帝王脸色平静,瞧不起喜怒,只着了杏黄寝衣。

    他捧了靴子,看侍人抬了嘉安帝的腿,为嘉安帝穿上鞋了,动作十分熟练,待两只脚穿好后,黄一兴才小声道:“大家,秦王来了,昨夜就候在了宣徽殿前,已经足足等了三个多时辰了。”

    黄一兴状似平静的说完了这话,只觉得心中跳得快得很。

    他服侍嘉安帝多年,平日也深得嘉安帝信任,但是这位帝王的心思他却从来不敢揣测的。

    嘉安帝半晌没有说话,黄一心便有些忐忑了,好一阵后,嘉安帝才冷笑了一声:“让他进来。”

    他终归舍不得儿子。

    黄一兴心中松了口气,连忙便道:“嗳,暧。”

    紫宸殿是嘉安帝平日歇息住所,位于宣徽殿内侧,北面就是大唐後宫,平日嘉安帝轻易不召外臣进这里,偶有几次都十分稀罕。

    因进紫宸殿需要经过宣徽殿的上阁门,所以进紫宸宫也叫入阁,对于大臣来说是深受嘉安帝宠爱,十分有脸面的事儿。

    燕追在宣徽殿外已经候了三个多时辰了,十二月的洛阳冰天雪地,他进来时脸庞苍白,一双眼睛却是黑亮得惊人。

    嘉安帝只着了寝衣,正低头喝了水漱口,没有理睬他。

    燕追接过了宫人递来的帕子擦手,这才亲自替嘉安帝捧了他要洗脸的铜盆,安静的候在一旁等他梳洗。

    两父子也不说话,直到嘉安帝刷完了牙齿漱了口,又接了帕子擦完脸,宫人收拾着东西下去了,黄一兴看得出来这两父子是有话要说,便拿了厚厚的皮裘,替嘉安帝披在身上了,这才打了个眼色,使宫人们退得远远的。

    “你倒还沉得住气。”

    嘉安帝冷笑了一声,坐在炕上,双手提了提下滑的厚裘。

    他没有拒绝燕追的服侍,便证明这位皇帝所表现出来的震怒只是形于表面而已,燕追看得出来,黄一兴自然也瞧得出来,所以才不敢打扰两人说话的。

    燕追站得笔直,没有出声。

    嘉安帝看了他半晌,见他薄薄的嘴唇紧抿,目光里带着阴森,脸颊肌肉微微一松,眼中露出满意。

    出了事情之后,他没有逃避责任,也没有慌乱的害怕自己的斥责,这件事背后下手这人所做的事不止没有让他发慌,反倒点燃了他心中的杀意。

    这样是很好的。

    “一些情况杜玄臻已经说过了,朕想听你再说一遍。”

    燕追昨夜进宫时,便已经料到了这一点,嘉安帝一让他说,他就平静开口:

    “这批武器从铸造之初,臣便让袁光亲自管理此事。”

    每年进行武器、盔甲有半数出自阴氏之手。

    从某一方面说,若长此以往,大唐便与阴家形成一种相互挟制的局面。

    若长此以往,又形成了前朝一般的恶性循环,阴氏在这样的时机中发展壮大,会伴随大唐的存在而寄生多年。

    嘉安帝不欲受阴氏所挟制,一直想要改变现状。

    几年前嘉安帝就接到了太原刺史冯说的折子,说是寻到了战国时期铸剑大师欧治子的后人欧氏一族,掌握了铸造兵器特殊之法,嘉安帝当时便令人在太原建兵工所。(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