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同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阴家一旦觉得陈朝这个寄主已经不行,便会迅速的寻找下一个合适的寄主。

    嘉安帝是个有掌控欲的君主,他怕是忍不到子孙后世,便会想要铲除阴氏的。

    与其事事向阴家开口,不如将阴氏合并了。

    如此一来,自然便会与阴氏生出矛盾。

    此次燕追管理的兵器出了问题,皇帝不会打杀自己的儿子,但势必会让燕追扫尾收拾善后。

    而收尾善后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将这批出了问题的武器补上,再想其他。

    阴家此时必定是会端着架子,等朝廷去求的,阴丽芝又不是蠢人,今日怎么还会再来呢?

    她叹了口气,仍是吩咐江嬷嬷:

    “写贴子吧。”

    碧云就道:“既然您都说了,此时世子夫人定是会躲着您的,您写了贴子又有用吗?”

    傅明华就摇了摇头。

    她向阴丽芝借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阴丽芝拒绝她的可能性很大。

    但无论有用没用,她都应该试一试才成。

    “我与王爷是夫妻。”无论如何,她既然想到了,便该尽力而为,若阴丽芝仍是拒绝,到时再想其他方法。

    傅明华说了这话,碧云几人便不出声了。

    今日有客要来,早膳便摆得比平时更早一些。

    上回在宫里吃过的那芝麻酥卷傅明华觉得不错,回来江嬷嬷便吩咐厨房了。

    宫人端了碗盏进来,她梳洗完从内室出来时,正好便听到外面有人向燕追请安的声音。

    傅明华忙出去,就看到燕追大踏步从外面进来。

    他发梢上还带着雾气,进门便自己扯了大氅,扔到了一旁的紫亘手上,定定看了傅明华一眼,眉心微微簇了起来:

    “没睡好?”

    她匀了脂粉,但一双剪水秋瞳却带了血丝,燕追登时便后悔昨日与她说那事儿了。

    “您回来了。”

    他点了点头,接过下人递来的帕子擦了把脸和手,笑着道:“恰好赶上陪你用膳。”

    燕追的神态自若,瞧不出喜怒,她微微颔首,想起昨晚他连夜进宫,不由皱了眉:

    “您用了膳,休息一会儿。”

    “白日还有事情要做。”燕追握了她的手,牵着她往屋里走:“皇上令我将此事处理完。”顿了片刻,他眼中闪过戾色:“等我将库部袁光找到,我会前往太原一趟。”

    他捏了捏傅明华的手,眉眼间戾气重重:

    “上巳节可能陪不到你了。”

    在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这样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傅明华垂下头来,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咬了咬唇,只觉得又酸又涩,又带了些微甜。

    燕追搂了搂她,沉默了半晌才开口:

    “你寻了人送贴子去定国公府?”

    他的话使得原本安静靠在他胸前的傅明华回过神来,他回来时怕是有人向他回过话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

    “我想邀世子夫人进王府一叙。”

    燕追便又沉默了。

    聪明如他,自然能明白傅明华话中的意思的。

    她找阴丽芝说什么事,他也能猜得出几分来。

    在这样的时刻,她理解他、包容他、与他并肩战斗。

    燕追的目光渐渐便温柔,事实上他也猜得出来,傅明华寻阴丽芝怕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可是他喜欢这种她与他心意相通的感觉。

    如果她选择的是努力追上他的脚步,而不是停在他身后受他庇护,那么他就停下来,等她走上来。

    他握了握傅明华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眼中却闪过寒光。

    若阴家识相便罢,若不知好歹……

    两人说了些话,燕追陪她用了膳,便歪在炕上与傅明华说话。

    她时常看书,燕追说了两句,就在炕桌上发现一本翻了几页,以丝线隔开的书,拿来一看竟是《郭正风推卦术》,已经翻到了观相篇,便问了一句:

    “若是喜欢,拿了我那本来翻。”他翻了两页,“郭正风的字儿倒是不错。”

    “只是觉得有趣罢了。”她说着,将腿卷了起来,又去拉了拉自己的裙摆:“观人面相之术说得十分有趣。”傅明华说到这儿,顿了顿才道:“例如……”

    燕追没有说话,她侧了头去看,他躺在炕上,身体压了她一角裙摆,一手撑着额角,另一只握着书的手垂在炕上,闭着眼睛,已经是睡着了。

    难怪没有说话。

    他这两日都没怎么睡好,事情又接二连三的,她原本是想起身下炕,但她裙子被压了一块在他身下,若是她一动,就不定便将他惊醒了。

    傅明华干脆拿了他落在炕上的书,替他牵了被褥盖好,才歪靠在矮桌边看。

    翻了不过十来页,才将过了一刻钟,他便自己醒了过来,还维持着之前睡去时的姿势,望着她看。

    傅明华觉得不对劲儿放了书本时,就对上了他含满温柔的双眼。

    他靠了过来,将头枕在她腿上:“我睡了有多久?”

    其实燕追眯了多久,自己心中是有数的。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叛徒袁光还需要他去搜查,他其实应该立即起身的。

    可是睁开眼睛醒来时,看到她坐在身旁,拿了书看得聚精会神的模样,偶尔传来翻书的‘沙沙’声,使他心里十分的平静。

    只是这样的好时光总是短,他眼神逐渐冷静,又坐了起来:

    “晚上若是我回来得晚了,你早些用了膳睡觉,不必等我。”

    傅明华点了点头,看他起身穿鞋,也要下去送他,他却伸手搂了她一把,抚了抚她背心:

    “不必起来。”

    他说完,吩咐着碧云几人好好侍候,自己这才披了大氅又出门了。

    傅明华坐了一阵,就没有心思看书,正好丹阳郡主便带着一双女儿来了,阴丽芝果然是没有与她同行的。

    阴丽芝果然如她想像中的一般。

    虽说早就料到这样一个结果,但事情真正发生时,傅明华依旧叹了口气。

    丹阳郡主与婚前相较,胖了一些。

    身上少了几分少女时期的娇憨与清冷,多了些妇人的妩媚与温柔。(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