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旧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将头别开,望着外头被雪铺满的树木:“我知道你当时以为我是讥讽你,可我确实是没那意思的。”

    丹阳郡主受彭氏宠爱,哪怕是因为与简叔玉婚事不顺,耽误了年龄,定国公夫人必定是会为她另择一门良婿,人品出身都不会差的,彭氏又不会害她。

    没有了简叔玉,她将来嫁给谁都不会比嫁进君集侯府更惨的,所以那时的傅明华是真的认为她没有必要哭的。

    丹阳郡主的眼泪一下子便流了下来,她眼中露出悔恨、羞愧、又复杂、庆幸之色,带了哭音道:

    “为什么你当时不告诉我?”她哭得肩膀抽动,还晕花了脸上的妆:“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却使我误会了你这样多年?”

    这件事是她心中的心结,所以后来虽然与傅明华已经算释怀了,但丹阳郡主心中却仍过不去那个坎,导致嫁进南诏这样些年,少于与她写信往来,白白错失了一个好友。

    “若我至今不来访你,是不是这件事情,你就一直不说了?”

    她含着眼泪,想起今年傅明华大婚之时,她也觉得两人只是交情一般,因此也没有要提前回洛阳的心思,只寻思着使下人捡了些华而不实的礼当贺礼添妆,权当是还了当初傅明华为她添妆的情罢了。

    此时想起这些,丹阳郡主心中沉甸甸的,眼泪便涌得更急了:

    “若你早跟我说了,我也不至于……”

    她心中悔得很,哭得有些失态。

    傅明华捏了帕子,替她压了压眼:

    “说什么?”

    那时的简叔玉又未造反,难道提醒她,将来君集侯要反唐,丹阳郡主婚事不成是好事吗?

    丹阳郡主愣了一愣,抬头看她,便觉得心中更痛了。

    她隐隐感到自己失去了一份珍贵的友情,但又不知如何弥补才好,只能双手捂了脸,低低的哭。

    “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在意呢?”

    傅明华拍了拍她的肩,丹阳郡主好一阵才平静下来,捏了帕子擦脸,一双眼睛都有些肿了,鼻头发红。

    “王爷对你怎么样?”

    她也不再提及过去的事,傅明华便点了点头:“王爷自然是好的。”

    丹阳郡主也有些羡慕:

    “王爷确实很好,至今尚未抬人。”

    大唐律令中,像燕追这样已经被封了品级的王,可纳孺人二人,滕十人。

    可傅明华成婚半年,秦王身边尚未抬人。

    就连四皇子燕信身侧,也有右仆射苏颖之孙女为滕妾,还有好些与容氏一派有瓜葛相关的娘子,至今四皇子尚未娶妃。

    傅明华听了这话,倒是愣了愣。

    她之前还未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武安公府的世子也不差,这洛阳之中各大勋贵、王公之间,便少有秘密的。傅明华就道:

    “世子待你不也是如此么?”

    武安公府的世子至今身边也是干净,通房贴身侍候的可能有,但却至今没有纳过良家子的妾。

    不说这个话题还好,一说这个话题,丹阳郡主便有些低沉了。

    “可能也免不了了。”

    她伸手撑在木栏上,身上依稀还能见到少女时期天真浪漫的神态。她伸手去接外头仍飘着的雪花,眉睫带着轻愁:

    “母亲已经在替他相看了。”

    大唐对于男子纳妾,有明文规定。

    若是一般男子,是不允许纳妾的。

    婚后五年若其妻未能留后,才允许纳两妾。

    若三十仍未得子,才可再纳。

    如若普通人私下纳妾,是会触犯律法的。

    丹阳郡主嫁进武安公府已经四年了,只得了两个女儿。

    如今周家那位太夫人宇文氏仍在世,怕是也会焦急长房传承的。

    能容周世子身侧五年干净,怕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谁让我肚子不争气?”

    她出身不低,唐朝小娘子地位并不低贱,所以她出嫁之后,哪怕夫君出身也高,却能独占夫君五年,夫妻恩爱。

    “选的是老实听话的娘子,母亲让我来做主。”

    周夫人对她还算是看重,所以相看之后会问她意见,丹阳郡主苦笑:

    “若我能早日生下儿子,其他魑魅魑魉休想进府半步。”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随即又看傅明华:

    “你也要赶快一些。”

    说了这话,她看傅明华神色如常,不由好奇道:

    “难道贵妃娘娘没有催过你吗?”

    崔贵妃倒真的没有催过她,不止没有催,连旁敲侧击的问都没有过。

    丹阳郡主便羡慕得说不出话来,当日她嫁去第一年,易孕的补品不知吃了多少,武安公夫人又为她求了送子观音,穿戴都是要求子的石榴裙。

    可如今崔贵妃竟然问都没有问傅明华一声。

    送走了丹阳郡主,傍晚的时候听说燕追出门去了,晚上也没有回来。

    第二****想着宫里崔贵妃怕是会担忧的,便想进宫陪崔贵妃说说话,免得她担忧。

    崔贵妃倒是欢喜她能进宫来与自己做伴,无意中就提及了昨日丹阳郡主拜访她一事,说着说着就提到了子嗣之上。

    说着武安公府夫人急于抱孙,傅明华就道:

    “您倒是从未催我。”

    崔贵妃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就低头笑了一声。

    “你年纪还小,身子骨都没长全,催你干什么?”

    她伸手替傅明华拢了拢头发,神情平静:“也就是武安公府那位太夫人出身宇文氏,挑了个儿媳妇便差了些。”

    崔贵妃嫣然一笑,看她认真倾听的样子,不由越看越是喜欢,越发放软了音调说给她听:

    “世家贵族教养女儿不是这样的。”

    她说道:

    “我也就罢了,当初是进了宫,可是你看你的外祖母、曾外祖母,谢家的人,哪个不是年纪大了才生子呢?”

    世家的人教养女儿不止在于教养礼仪,还更在意女儿身体康健与否。

    一般四姓相互之间联姻,女儿出嫁,都不急于要子嗣。

    就怕年纪太小,伤了身体,而得不偿失。

    四姓之中尤其是以谢家为最,谢家人向来不纳妾,不认私生之子,所以主母身体康健,是谢家认为繁荣的根本。(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