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四章 嫉妒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就是这后来布置,才使燕追在着手查袁光下落之后,昨日得到了袁光消息。

    他是亲自领了人前去追击的。

    袁光是兵部库部官员,照规矩,该送刑部审问。

    但是燕追吃了这口气,压根儿就没想过让他好好活着过明天的,因此直接提回了府中。

    这厮倒也是硬气,上刑之时破口大骂,勾断了舌头也是含糊叫骂,他正是命不久矣之时,恰巧之后碧青恰巧就经过那里。

    说真的,燕追自认不是个什么好人,但被碧青发现那一幕时,他本能反应就是要将人杀了灭口。

    他不希望碧青与傅明华一番说道之后,使傅明华惧怕于他。

    所以当时想也不想杀了袁光便追了出来,因为收拾身上的血腥气以及手上的鲜血,耽搁了有半刻钟时间,过来时碧青看样子还未说出什么话来的样子。

    他在傅明华心里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一刻燕追都觉得有些想笑。

    可是他又应该是怎么样的人?她面前温柔而爱她的夫君,朝堂之上掌权的秦王,亦或是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屠夫?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

    “我捉到了袁光,用了一些方法使他开口。”

    燕追义正言辞的撒谎,他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留袁光活命。

    至于此事究竟还有谁合谋,他一概都不关心,太原是冯说的地盘,忠信郡王府的世子曾经投靠过容家,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替她裙子提了一半,见她想着事,目光瞧也不瞧自己,便神情慵懒的,侧头咬了一口她嫩如凝脂的腿。

    傅明华还在想着袁说的事儿,根本没防着他会这样做,登时被他吓了一跳,就抽了口凉气。

    燕追下口有些重,咬完便看她白玉般的肌肤上泛起红印,他又伸了舌头来舔,刺痛里夹杂着****,使她想躲又不敢,只得小声唤他:

    “三郎,三郎。”

    他动作便更轻了,唇舌轻轻吸吮着他刚刚咬过的地方,直舔得她浑身滚烫,握紧了手掌来抵御这种难耐的感觉。

    燕追站起身,将她裙摆提了起来。

    侧了头很认真的研究那丝带要怎么绑,弄了半天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就道:

    “这裙子脱倒是容易,怎么穿就这样难?”

    傅明华一下脸就更红了,羞得不敢看他:

    “您不要这样说!”

    她觉得浑身都烫了起来,伸手推了他一把:“我自己来。”

    燕追顺从的被她推着退了一步,欣赏她穿衣时的姿态:“何必系上,等下又要重来。”

    她还未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燕追又搂着她腰,将她带进怀里。

    解决了袁光,他并没有再回书房,反倒是去了别间洗漱。

    碧云侍候着傅明华洗头,替碧青告罪:

    “碧青妹妹身体不适,嬷嬷瞧瞧她去了。”

    江嬷嬷也会把些简单的脉,通晓一些医理。

    傅明华就点了点头,知道碧青是被吓着了,说道:

    “让她休息几日,若需要什么药材,只管开了库拿就是。”

    碧云便应了一声。

    出来时燕追已经洗沐完了,披了一头湿发,拿了她之前在看的《郭正风推卦术》在看,只是傅明华一出来,他便将手里的书扔到了一旁,搂她进怀中,将脸埋在她半干的发间,问道:

    “昨日薛氏过来,与你说了些什么?”

    傅明华在他怀中挪了个姿势,他便又有些气息不稳,吓得她不敢再动了,伸手揽了他宽而结实的肩就道:

    “只是些妇人间的话罢了。”

    他将脸在她发丝上蹭了蹭,显然不满意被她这样一句话打发了,隔着发丝去咬她耳朵:“什么话?”

    对于丹阳郡主,燕追原本是没有在意的。

    他眼珠一转,在她耳旁吹气:

    “她是元娘闺中旧友吧?见了你是怎么称呼的?王妃娘娘,”他说到这儿,顿了顿,眼神放肆,伸手去缓缓摩挲她的手臂:“还是唤表叔母,亦或是,”他的手从手臂滑落到腰上,又绕到她胸下,以一种极其折磨人的缓慢速度,一点一点的往上移:“像我一般,唤元娘呢?”

    仙容长公主是丹阳郡主的祖母,却是燕追姑母。

    所以燕追比丹阳郡主高了一辈,只是他是正经有品级的亲王,与公主更为尊贵,谁见他不是唤‘秦王’,丹阳郡主哪里敢与他攀亲近。

    她抓住燕追的手,燕追还在追问:

    “唤你什么?”

    “元娘,唤我元娘。”

    傅明华握住他的手,被他弄得有些害怕,话里带了些求饶的意思。

    燕追就似假还真的怒道:

    “她敢这样?”

    傅明华就说:

    “只是我们私下如此而已,她又不是不知道我嫁了你,当着众人面怎么敢呢?”

    她认真的说了这话,耳垂还红得似滴血一般:

    “不过就是提起了一些当日她险些与君集侯订亲的旧事……”

    说到这里,她这样聪明,哪里不知道燕追故意绕了这样大一个弯子,就是为了要她自己说昨日与丹阳郡主见面说了些什么悄悄话而已,登时便生了气,侧过身去系被他挑开的衣裳带子,不想理他。

    燕追就笑着:“什么旧事,我也要听。”

    傅明华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将当日与丹阳郡主说的旧事与他又提了一道。

    只说了下当年丹阳郡主误会之事,两人至今才说开,燕追笑容有些轻蔑:

    “愚不可及。”

    说了,他又撒娇似的来蹭她:

    “我的元娘怎么这样聪明呢?还说了些什么?”

    傅明华有些无奈:

    “她如今生了两个女儿,武安公府的夫人催着她生儿子,还羡慕着我,说您没有纳滕。”

    燕追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了。

    她说得平静,提起他纳滕时,丝毫没有半点儿捻酸吃味一般,他的目光渐渐的就幽深了。

    因为他想起了崔贵妃。

    “我从小长大,看得多了母妃与容氏争斗。”他眼皮垂下了一些,长而浓密的睫毛挡住了他眼中的神色,嘴角微扬,还在把玩着傅明华的手指:

    “只不过不是为了争皇上的宠。”(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