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本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若是一般官员,要使家仆脱了贱籍也非那样容易的事,是会遭御史弹劾的。

    不过在傅明华这里又不一样了,她与燕追商议后,燕追自然会想法将碧云几人去了奴籍,将来嫁人生活,便由得她们。

    “往后衣食无忧,与人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夫妻恩爱,有了血脉子嗣也不至于生来便是为奴为婢,好过将来随我一道。”

    就是燕追成事了,碧云等人随她一起进入宫墙之中,也不过是困守一生。

    碧云脸色就更白,强忍着才没使眼泪流下来:

    “碧青姐姐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是不想离开您身边的。”

    她自七岁起,便是跟在了傅明华身侧,对傅明华感情很深。

    “从在谢家里被选出来时,嬷嬷们就和奴婢说过,要永远侍候在您的身侧。”

    碧云握了手中的美人锤,神情慌乱,仿佛要失去了主心骨,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奴婢从没有想过要嫁人,只想着明年满了二十便自梳了头发。”她这话倒也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一直以来就有这样的念头。

    傅明华叹了口气,看她眼里含着泪,却异常坚定的模样,也就点了点头。

    只是随后她仍问了碧蓝几人,相较于碧云的坚定,碧蓝也想自梳了头发留在她身侧,碧箩倒是有些犹豫。

    碧青这一次被吓坏了,府中可能是不敢再留下来的,傅明华托了江嬷嬷问她,她便来向傅明华叩谢了恩。

    两个丫环是谢家的家生子,登记在江洲的籍贯中,傅明华让付嬷嬷年后回江洲一趟,将此事办妥。

    在此期间,嘉安帝允燕追在秦王府特置文学馆,自行征召文人学士,为其所用。

    而与此同时,幽州战报传来。

    幽州地理位置特殊,北面与胡地相接,南部与华北相连,有高山深谷,险关长城相守,是大唐抵御胡人的一道屏障。

    自燕追与回纥葛逻禄合作,削弱突厥势力之后,残余的昔日突厥旧部,逃往薛延陀,与之合并,乙失夷男称可汗,又形成对大唐的威胁之一。

    除此之外,薛延陀与东胡鲜卑族契丹八部之首大贺氏有来往,频频向幽州发起骚/扰。

    幽州刺史温勖严防死守,在此期间,捷报频频传来。

    而这些战报中,温勖夸得最多的,是上府折冲都尉李彦辉,此人骁勇善战,且极其勇猛,悍不畏死,在薛延陀与契丹八部以及胡族各部骚扰下,频立战功。

    傅明华从燕追口中得知这一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容涂英的势力,已经长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秦王府里设置文学馆后,燕追较之以前又更加忙碌,难得回来一次,摆了棋盘与她对奕,便说起了自己最近正在忙碌的事儿。

    姚释也在赶回洛阳的途中,他近来麻烦缠身,却反倒更沉稳了许多。

    容妃的步步紧逼,没有使他手忙脚乱,慌成一团,反倒将他逼得行事更加老辣、成熟。

    傅明华手里执了棋子,迟迟放不进盘中。

    大唐的兵马除了本身真正在职的将士外,储备将士实行的是卫府兵制,意思是说在大唐十道三百六十州中,又设六百二十七府。

    每府分上、中、下等三阶,每阶各设折冲都尉一职。

    都尉统领府下兵士,上府兵士一千二百人,中府兵士一千人,下府兵士八百人。

    三府都尉因为所统兵力不同,而又地位有所不同。

    府兵之上又有十六卫,若是无特殊情况,各地刺史便指挥大军,镇守一方,折冲府只是做为战备士兵所用。

    可若皇上要调遣府兵时,便需要受命于天的大将,持朝廷亲发铜鱼牌,以及敕书,由当地刺史与折冲都尉查看确认无误,各府才开始发兵助援。

    光是河北道,折冲府便有五十一座之多。

    上府都尉已经是正四品的官职,而李彦辉当初不过是个六品的中府果毅都尉罢了。

    才几年时间,他便堪堪长到了这样的地步,哪怕就是当初傅明华坑了李彦之与云阳郡主一回时,都没有能完全的影响到他。

    可想而知的是,一旦战事将起,李彦辉立下大功,嘉安帝必会重赏于他,极有可能还会提拨任用。

    傅明华光是一想,便不由对容涂英手段感到有些胆寒。

    燕追没想到她竟然记得李彦辉这个人,一时之间为她的敏锐感到十分的愉快。

    一种两人心意合拍的感觉涌上他心头,他悄悄伸了指尖推着自己的棋子,看她皱眉苦思,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不由感到万分愉悦。

    这种感觉不比他在嘉安帝特允他置文学馆时少了分毫,反倒更胜一筹。

    他不动声色又摸了一把棋子在手中,一面神色冷静的点了点头:

    “容涂英确实有本事。”

    幽州乃是要地,紧邻范阳一侧。

    而当初的容氏,就是出身范阳的,不过是在太祖时期,被勒令全族迁徙进了洛阳罢了。

    只是没想到世族便如那原上之草,离了发源地一枯,却又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得势,迅速扎根。

    容涂英利用了当初容家在范阳的旧故,很容易与幽州太守赵宏成搭上了关系。

    幽州之中太守与他交好,而刺史温勖与魏家乃是血亲。

    温勖之母太夫人正是出身自昔日柱国公府,乃是当今柱国公魏威的姑母,老柱国公魏柱之妹。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层关系,所以当初含苞待放的魏敏珠才成了容妃与崔贵妃必争之人。

    当时的傅明华不过就是容妃手上的一颗棋子罢了,容妃当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可惜后来因为傅明华,燕追弃魏敏珠而选她,落了一开始崔贵妃的打算,燕追自然也就弃了幽州,而选了益州、鄯州,那条远比幽州更难走的路。

    时至今日傅明华想起来,不由便微微一笑。

    因为燕追突然弃魏敏珠的行为,自然使柱国公府魏家颜面无光,魏敏珠最后蹉跎了岁月,洛阳之中自然是不愿再嫁的,而远放的王公里,要么年纪没有与魏敏珠相契合的,要么就是已经定下了亲事,亦或身份地位与魏敏珠并不相配。(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