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七章 后悔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挑来捡去,最后配了岐王嫡次子燕韫为妻,前往封地了。

    就是因为此事,柱国公府一派与燕追结下了仇。

    当日温勖能在幽州立稳脚跟,免不了有当初舅舅老柱国公魏柱的帮助,彼时魏柱还在担任幽州节度使时,权势威望都很高,给了他很多的帮助。

    他能有今天,与魏柱是分不开关系的。

    所以他与柱国公府魏家十分亲密,燕追弃魏敏珠而娶傅明华,幽州刺史温勖自然便倒向了四皇子以及容涂英一党。

    换句话说,如今的幽州,可以说是容氏的幽州,半点儿都不为过。

    容涂英献妻女换前程才几年时间,便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

    傅明华从来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可幽州与燕追失之交臂,与她是真的有关的。

    她难免便想到了‘红颜祸水’这几个字,心中对于燕追的感情,又有了一份更深的认识。

    他为了她,真的是放弃了许多,却半点儿也不肯说。

    “温勖此次因为战事而晚进洛阳朝拜,昨日才到。我见了他一面,他神态倨傲,在容涂英面前却十分恭敬。”他微笑着端了茶杯起来,却不是放在自己唇边,而是仗着自己身高手长,递到了傅明华唇边,喂她喝水。

    傅明华喝了茶,听着他这话,便品出其中味来,笑着道:“三郎意思是容涂英颇有御人之术?”

    她说完,这才目光落到了棋盘之上,秀眉一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

    “这……”傅明华一开口,燕追便不紧不慢的道:“此次太原之事,皇上可能会再次提拨容涂英。”

    傅明华的脸色便渐渐严肃了。

    燕追不动声色催她落棋,她神情凝重,落了一子,想到幽州,看了燕追一眼:

    “兵部之中,如今尚书罗理乃是罗晋之后。”

    罗晋乃是前陈朝名将,驻守涿郡。后期陈朝叛乱四起,罗晋拥兵归顺太祖,而后被封燕郡王,镇定泾州,其子罗放被召入洛阳,封开府仪同三司,位比三公。

    而罗理之后,封兵部尚书,官居三品。

    燕追眉梢就微不可察的一动,眼里露出兴味之色。

    她实在敏锐,自己只是那样一提,她便品出其中三味来。

    兵部里如今一尚书两侍郎,除了罗理之外,原本的两位侍郎,其中一人乃是高甚,而另一人则是柱国公魏威,人称其小司马。

    但燕追当日行事颇狠,又不留余地,在进入兵部时,抢的是魏威的职位,而柱国公被架为一品司徒,却无实权。

    他只是提了一句,说了此次太原之事,嘉安帝会再次提拨容涂英,傅明华便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燕追嘴角边笑意加深,也跟着落了一子:“我会闭门思过。”

    也就是说,空缺出来的兵部侍郎之位,嘉安帝有可能会提拨容涂英了。

    傅明华呆了一呆,容家的富贵到此时简直是一步便可登天。

    她伸手去摸棋罐,抿了抿唇:“您还记得兵部侍郎高甚吗?”

    傅明华问了一声。

    燕追便赞许的看了她一眼。

    能在兵部任职,高甚此人自然出身来历都并不普通。

    他的祖父高士廉与五品的中书舍人高辅阳之父乃是同宗族,只是虽同姓高,却又命运大不相同。

    陈朝后期,高士廉投入当时还未登基的悼帝王府为其门客。

    他擅长的并非什么丹青妙笔,也非智谋出众之辈,但此人胡舞跳得极好,时常扮作女子跳舞扮丑,博得当时的悼帝欢心,而后官至右武卫大将军。

    此人性格贪婪而骄横,又善钻营,知道悼帝志大才疏,又好大喜功,便时期编些国泰民安的假话来哄他,而后更得宠幸,悼帝甚至将自己的女儿南阳公主下嫁他的儿子。

    直到陈朝四处各地百姓起义,不少势力拥兵自立,高士廉又背主而反,缢死悼帝于永巷之中,拥当时的晋王杨元德在大兴城称帝,杨元德兵败逃至西凉自刎而亡。

    高士廉后投靠大唐,而受封濮阳郡公,显赫一时。

    高甚是高士廉之孙,依其祖父萌荫,而进位兵部尚书。

    而在几年前,傅明华曾看到过陆长元与高甚有过来往。

    也就是说,兵部之中,除了尚书罗理之外,高甚与陆家所代表的前朝不清不楚,而容涂英即将又要将燕追位置取而代之。

    他虽在鄯州、益州等地声望很高,可是幽州却是容氏的地盘。

    意思便是,容氏所代表的四皇子一党,与他共同分享了这大唐半个权势之饼。

    燕追性格强势而霸道,他要的是这大唐江山,怎么可能容忍这一点。

    她看了燕追一眼:“三郎对于幽州有什么想法呢?”

    燕追便笑了起来,捉了她的手:“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元娘也。”

    一盘棋下了半天,两人僵持不下。

    燕追发现她心思缜密,耐心又好,初时还只当陪她玩耍,时间一长便来了些兴致。

    因不知不觉耍了赖的缘故,他有意走错了几子,棋盘上瞬间黑子便少了一块。

    窗外飘起了小雪,屋里摆了碳炉,倒是将屋中熏得温暖。

    坐了半天,燕追看她坐得极正,连姿势也未换一个,便心中一动:

    “使人记下残局,下次再摆吧。”

    外头正是赏雪景之时,仔细想来,自从河套一带回来之后,他还没什么时间陪她。

    上回剪了几株寒梅,也不过是匆匆就走了。

    此时他来了兴致,吩咐了人替她备了大氅,想与她在院中走走。

    院外景致都掩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燕追走在外侧,替她挡住了风雪。

    傅明华感觉到他的动作,心下受到触动,不免就轻声的问:

    “您失了幽州,可曾后悔过?”

    若是如她梦中一般,他仍是娶魏敏珠,而搭上魏家的线,任幽州牧,几年后得封太子,便是一帕风顺了。

    燕追的脚步就顿住了,她也停了下来,转头来看他时,就见他眯着眼睛站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想了片刻,显然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元娘认为呢?”

    傅明华心里其实是觉得他不会后悔的。

    不知为何,这样的话又有些羞于启口。(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