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三十八张 与否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幽州我要。”他低头微笑,往前走了一步,又与她并肩:“你,我也要。”

    话里尽显霸道。

    幽州他可以凭本事得到,可是世上只有一个傅明华,如果他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

    “如果娶不到你,此时牵着你手的人不是我,与你并肩而行的不是我,此时此刻,在你身边,陪你赏雪赏景的也不是我。”燕追认真的低头看她,“幽州很重要,可它就在那里。但是元娘,你呢?”

    他声音放软了些,目光里带着期待之色:

    “如果我不过来,你就已经走远了。”

    燕追从来没想过因为娶她而错失了幽州会不会后悔的问题,因为在他心里幽州只是他野心之中的其中一部分而已,又哪及她万分之一?

    她愣了片刻,手掌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捧着的暖炉,用力过重之后,那才添过碳的炉子灼得她手心发烫,才使她回过神来。

    “所以元娘认为呢?”

    他眼里含着笑意,望着她问。

    她张了张嘴,燕追伸手来抚了抚她脸颊,她将头靠在燕追掌间,半晌又伸出手臂,圈住了他的腰。

    天色未晚,下人虽未跟近,但仍在远处。

    傅明华向来脸皮薄,性格又矜持稳重,就是有时燕追亲近她,也是勉勉强强的,此时她却主动来环他腰,燕追反应过来,才伸手紧紧将她拥住。

    他隐约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又低头看她将脸贴在自己胸前,露出来娇美可人的模样,轻声道:

    “你比幽州更重要。”

    那时他看着小娘子进宫之时,回头望他的那一眼,便只是觉得有那么些意思,哪里知道就是那一眼、那一遇,一说话,便觉得这世间有她真好。

    燕追抚了抚她挽起的头发:

    “只愿与你夫妻白首,永不负心。”燕追在向她许诺。

    他是天之骄子,手握大权。

    而她虽然出身长乐侯府,可时至今日,侯府早就败落,母亲虽然出身四姓,但谢家还是因为他的缘故才与她重新修补关系。

    至于傅其弦,更不要再提了。

    他此时愿意与她说这话,是真的不带丝毫目的与意图。

    傅明华泪盈于睫,他拥抱的力道更重了。

    晚上临睡前,燕追坐在床边等她,却久等不来,正要去寻她时,她抱了个箱子过来了。

    那箱子他认了出来,是当初她未出阁时,自己借了母亲崔贵妃之手,送她手上的那只鲁氏昔日箱匣。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鄯州时,写回来送她的信件,就装在了这个箱子里。

    不知为何,燕追的心就开始渐渐的加速跳动了起来。

    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一下便坐直了身,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傅明华有些羞涩,却强忍了褪了鞋上脚榻。

    屋里没有旁人,自傅明华成亲之后,燕追回屋睡时,值夜的碧云几人都是搬到外间一侧去睡的。

    她坐到了床边,低垂着头去摸那黄檀上雕刻的纹路,迟迟不将锁解了。

    燕追便有些着急,却又强使自己冷静了下来,不要去催她。

    “您还记得,”她犹豫着,正开口问道,燕追便道:

    “自然记得。”

    他写了一封书信给她,留了半截空余,就等她来填的。

    此事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等了这样长时间,她却一直没有动静,燕追有时想起此事,都在暗自思索,是不是她已经忘了此事。

    傅明华头又垂得更低,半晌之后,才犹豫着打开箱匣,那木锁每一次被她指尖推动时,发出来的‘吱嘎’声,都让燕追拳头握得更紧。

    那锁应声而开,最上面一封信,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封面四角已经呈发白状,显然她是时常翻阅的。

    不知为何,在知道她与自己一般,也是时常拿着信件把玩翻看时,燕追原本有些紧张的心,一下便又落回了原地。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来,率先伸手将信件取在了手中,一边伸开手臂,示意她靠在自己怀中。

    到了这样的地步,傅明华就是有些后悔也晚了,她顺从的爬进燕追怀里,强忍着想将信件抢回来的冲动,看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急匆匆的将信拆开,才松了口气。

    “元娘可知道,我在写信时,也曾翻来覆去思索了很久。”

    他低垂下头,望着傅明华看。

    床前层层纱幕并没有垂落下来,灯也未熄,他的脸在灯光下英俊非凡。

    他认真的跟她说写信时的忐忑,与寄出前的纠结。

    与她一样,其实他也是心中有些担忧的。

    担忧着一片心意不被她所了解,忐忑着她要怎么回应。

    在写信之前,其实他真的都已经思索良久,有时想要的东西,总会付出相等重量的代价,他真的是经过深思熟滤,而不只是要哄她罢了。

    傅明华原本满心的慌乱与后悔,听他娓娓道来,便觉得心中又平静了一些。

    他低头以额心碰了碰她的头顶,这才将信件拆开。

    燕追几乎是有些急切的将件抽了出来,抖开之后来不及去看前面几页,略略一查找,认出自己想要看到的那张后,才抽了出来。

    他神态认真得近乎虔诚,那信末尾,他的字儿写着:一花一叶一世界……

    她有些绢秀的字在后面写着:一夫一妻一世人。

    燕追咧着嘴角傻笑,他想要的答案,迟了一些,可终究还是得到了。

    “元娘。”他手握着信件,看了又看,却仍总觉得看不够。

    傅明华的字与她的人很相像,都是秀外慧中,使他越看越是喜欢。

    “元娘。”他又唤了一声,傅明华就轻声的应:“嗯。”

    “元娘,元娘,元娘。”他不停的唤,傅明华受他感染,也学着他:“三郎,三郎,三郎。”

    他重重在信上她曾书写过字的地方亲了一口,又看了一阵,才将信件折了起来,小心翼翼放回信封中,才问她:

    “怎么不早跟我说?”

    燕追指的是,她填的字,看样子并不是今日才填,做下这个决定,从磨损过的信封来看,她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认真的思考过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