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五章 闺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霞性格向来十分骄傲,尖锐的话一说出口,又有些后悔。

    傅明华转过头来,她踌躇着想道歉,却嘴唇蠕动了两下,那话就是说不出嘴来,脸上却显出悔色。

    “我与你说什么?我要说的,怕你不爱听。”

    她脸上就露出烦燥之色,显然明白傅明华的意思。

    “我心里也烦得很。”

    冯万应是个好人,她脾气不好,平日悲从中来,想起自己这一生,觉得命苦,便对他没有好脸色,又骂又哭的,他脾气倒是好,时常变着方儿的来哄她。

    “不瞒你说,这辈子还没人对我像他这样好的。”

    她捏了帕子抹了把脸,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有时下人面前,落了他脸面,他也只是淡然一笑,又来哄她。

    只是他年纪着实太大,官位不高,长得又并不俊朗潇洒,腹中酸诗倒有两句,但有时她一听便厌烦了,他写过两回表达心意的诗给她,都被她扔了。

    “你嫌弃他的地方,恰是他最好的地方。”傅明华道,“当日侯府之中,你如此说他,他不止忍了伤心,还担忧着你受罚。”

    说到这里,傅明华倒真想起了燕追的好了。

    当时她说了半句话,使燕追听见了,当时他忍着不说,回头才问的。

    这样一想,心里不免觉得燕追又更好,眼中神色就渐渐温柔了起来。

    傅明霞看得分明,心中酸涩,想了想冯万应,又想起府中姐妹们将来恐怕不会有谁比自己嫁得更差的,一时间便又有些怔了。

    下人进来唤两人进去用膳,她还郁郁不快的。

    这一顿饭吃得众人百感交集,午时燕追喝了些酒,被下人送进傅明华未出嫁时所住的闺房了,傅明华听他有些醉了,匆匆回去照顾他。

    只是回去之时,才发现他哪里醉了,正清醒的倚在床边,翻着她床头一些抽屉暗格。

    傅明华进了屋里,啼笑皆非。

    “也幸亏嬷嬷忙着去沏茶,没有进来。”

    燕追倒是没事人一般,展开手臂,示意她过去。

    “三郎在找什么?”

    燕追便有些兴致勃勃的:“这里是你住过的地方,我想看看这抽屉里面是不是能找出一些与你相关的东西。”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儿,并不熏人。

    傅明华坐了过去,也蹲在床边打开抽屉。

    大部份造册的东西都已经搬走了,不过里面仍留了一些东西。

    两人翻着便有些来了兴致,直到傅明华找出一条自己曾打过的一条络子,已经有些年头了,那络子颜色都褪了些,还沾了些灰。

    “……当时教我的是胡夫子,让我回头练习。”

    她那时年纪小,便不厌其烦的练,练得好几日用膳时手指连汤匙都握不住的。

    那上面坠了细小的珠子,燕追忍了笑,伸手拨弄了一下,就见那穗子上坠着的珠子不住晃荡,碰撞间发出‘叮叮’的响声来。

    “没想到元娘也有如此可爱的时候。”

    她有些脸红,又后悔与他一起翻这些格子,此时喃喃着说不出话来。

    燕追捡了这穗子,摸了又摸。

    外间江嬷嬷解了傅明华的围,她打了盆水进来,傅明华松了口气,拧了帕子过来给燕追擦脸。

    江嬷嬷站在外间不敢进去,隔着屏风与傅明华说话:

    “若是王爷醉了,便解了衣裳让王爷睡一会儿。”

    傅明华应了声,就听到外间传来拉门的声音,江嬷嬷与碧云两人出去了。

    燕追擦了脸和手,坐在床榻之上看着傅明华笑:

    “解了衣裳,让我睡一会儿。”

    他学着江嬷嬷之前说话,双腿微分,手掌撑在膝盖上,目光落在傅明华身上。

    那玉冠束着的长发松散了些,几缕头发垂落下来。

    傅明华脱了鞋,站在脚榻上替他取腰间束着的金钩玉带。

    她侧了身,便不大方便去解,一连试了好几下,也未能解开。

    燕追的目光肆无忌惮的从她脖子落到她胸前,再落到她裙下。

    她弯着腰,几次没有解开,便跪在榻上,俯了上半身在他腿上,伸手去解金钩带。

    那柔软的胸紧贴着他的腿,使他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喉结微微滑动。

    这里是她的闺房,两人未婚之前,他数次一想到便热血沸腾的地方。

    他进这里才得两次,这么一想,便眼神变了。

    她解着金钩,燕追便伸手顺着斜襟领口探了进去,她侧身想躲,还在让他不要动。

    燕追哪儿可能会听她的,指尖轻轻拨动那细软,便感觉那一点迅速立了起来,她气喘吁吁,要哭了。

    “王爷!”

    她挣扎着,忍不住瞪他。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看场合就胡来。

    燕追亲了她一口,懒洋洋的应了一声:“我知道。”

    傅明华半信半疑,捉他的手想将他拉出来。

    他却死活不肯将手抽出,反倒无声的催促她快些除了衣裳睡一阵。

    她咬了咬唇,强忍了那胸前作怪的手带来的酥软感受,几下将他玉带解开,他仰头在傅明华耳侧小声的问:

    “元娘,让我看一看。”

    傅明华不理他,撑起身替他将外裳拉开,他手掌换了个方向,她便将嘴唇咬得更紧,强忍着自己不要哼出声来。她明明是替他宽衣,最后反倒被他利落的解了腰带。

    不知为什么,她便想起了那日燕追所说的,脱衣服比穿衣裳更方便的话来。

    燕追埋首在她胸前,她忍得双腿直哆嗦,还在提醒他:“这里是长乐侯府。”

    他知道在哪,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道:

    “我知道。”

    他吹出的热气拂在胸间,软/玉凝脂上还带着昨夜的印记。

    她的肌肤原本似无暇美玉,这痕迹便显得尤其鲜明。

    成婚几月,那酥/胸大了些,带着她身上的香气,诱惑得他恨不能全吞含住才好。

    他怎么也觉得不够,傅明华便一直催他,紧张得直抖。

    在这里给两人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紧张而刺激,他伸手握住傅明华:“摸摸我。”

    他的声音里带着诱惑,鬼使神差的,傅明华伸手将他握住,他虽一再保证不会胡来,但仍是没有忍住,与她紧密契合。

    她便如一汪春/水,软在他攻势之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