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七章 送别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燕追已经进了宣徽殿宫门之下,已经不见踪影了,杜玄臻才直起了身,笑容一冷,转身走了。

    燕追进了殿里,嘉安帝已经候了他好一阵了,见他一来,便头也不抬:

    “可见到杜玄臻了?”

    他一面批着奏折,一面问话。

    燕追便点了点头。

    门口的侍人上前替他除去披在身上的大氅,又为他捧了杯热茶上来。

    “杜玄臻上了套。”嘉安帝心情很好,杜玄臻此人滑不沾手,从先帝时期入仕,便步步高升,没想到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他举荐的那个姓陆的,投入了容涂英的门下,想必他看到你时,神情必是精彩万分的。”嘉安帝微笑着,手上原本批阅奏章的动作一顿,看着燕追便微笑:“那个姓陆的,确实是个人才。”

    他话里有话,目光中神色闪动,随即又恢复平静,皱眉问燕追:

    “太原武器之事,你可想好如何解决了?”

    燕追应了一声,显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嘉安帝的眉头皱得便更紧了,神情严肃:

    “如今你准备如何解决此事?”

    太原制造的兵器出了差错,虽说及时发现了武器的问题,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以及兵丁的伤亡,但是这批武器不是小数目。

    阴家摆明不会帮忙,嘉安帝喝了口茶:

    “我知道你母妃见了定国公府你姑母的孙媳妇。”

    燕追仍是不慌不忙:

    “臣明白。”

    嘉安帝随手抽了一张折子,朝他扔了过去:

    “既然明白,你就尽早解决。”

    那折子说的是幽州频受骚/扰,近来薛延陀与契丹不太安份一事。

    除去了君集侯简叔玉及吐蕃的威胁后,大唐看似平和,实则仍处于外族威胁之中。

    内里也并不平稳。

    嘉安帝的笑容冰冷,燕追眼里露出坚定之色。

    院里种着的几株白玉兰树今年长得特别好,才二月中,便已经结了花苞,傅明华让人搬了府中账簿,边赏景边对账。

    江嬷嬷为她安排的位置在略高一些的阁楼之上,那里既能瞧得清楚,又不至于像坐在游廊,没个遮挡。

    府里的账十分简单,她要管的只是明面上的支出罢了。

    才将看了一半,就见到不远处燕追头戴着斗笠,向内院而来。

    傅明华站起身,燕追已经仰起了头,抬了抬笠沿,冲她打了个手势,自己很快大步走到屋檐下,摘了斗笠之后向阁楼上走来。

    不多时便听到脚步声,她站起身来,就看到燕追头发湿了些,虽说戴了斗笠,但他身上衣裳也是浸了雨水。

    她向跟在燕追身后的碧云打了个手势,示意她送热茶与巾子上来,这才有些好奇的问:

    “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他近来十分忙碌,春闱后向他投卷的学子不少,此时正是他广罗人才的时候,她连外院都不去,不想打扰了他。

    “回来看看你。”

    燕追微笑着看她,胸腔里那颗仿佛冰冷的心,此时在她笑容下才渐渐感觉多了几丝暖意。

    “可能我明日就要出洛阳,兴许,”他迟疑了片刻,手伸了出来,却感觉自己手掌并不暖和之后,又迅速的收了回来。

    “兴许五六月才能回来。”他有些依依不舍的,目光牢牢攫在她的身上。

    傅明华的笑容便一下顿住了。

    她知道燕追要出洛阳,太原兵工部的事情迟早要解决,可是她没想到会这样的快。

    “弱冠礼离此时并没有几日了……”她拧着眉,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对于男子来说,弱冠礼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是代表了男人成年的标志。

    太常寺一早便按龟卜之仪算出了时间,是需要嘉安帝亲自带领他,在一群宗室陪同下祭祀祖宗,并为他亲自戴冠。

    嘉安帝那时会赐他字,仪式十分重要。

    又没几天,他却选在明日要出城。

    “这个只是小事。”

    他淡淡说了一声,手掌暖和了之后,才伸手来拉她:

    “元娘,陪我坐一坐,我有话与你说。”

    燕追附在傅明华耳侧,与她小声的说话,她抱了燕追的手臂,听着听着,便眯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笑了起来。

    “到时若是有什么事,不必惊慌。”

    他伸手摸了摸傅明华的头发,她今日一头长发只以丝绳挽成一束,垂在身后,少女纤纤,看上去与平日端庄秀丽的模样又有不同姿态。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燕追就问:

    “怎么了?”

    “三郎真厉害。”她隐隐猜到了燕追有部署,又想到他安慰自己的话,便越发肯定了。

    他一听这话便高兴,连连凑过来问厉害在哪里,傅明华正伸手推他,碧云几人便捧了茶杯与干净的巾子上来了。

    傅明华脸色微红,整了整衣衫坐直了,端了茶杯掩住自己尴尬的神色,上来的几人连忙放了东西退下,燕追抱着她不说话了。

    傅明华靠在他怀里,看着那才结好花苞的玉兰被风雨打落,便将脸埋在他胸前。

    他一下又一下的摸她的背,无声的安抚她。

    第二日燕追起得很早,他出了远门,却不放心傅明华一人留在府中,所以将姚释留了下来,若是有急事,她也有个人好商议。

    他走时握了握傅明华的手,只说道:

    “等我回来陪你泛舟。”他还记得这个事儿,傅明华眼睛微涩,点了点头。

    看他翻身上了马背,转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双腿一夹马腹,嘴里轻喝了一声:“走!”

    一队人跟着打了马腹转身,傅明华直到看他的身影渐渐没入秦王府后巷转角处,想了想又提了裙摆朝院内跑。

    燕追是从后院走的,她转身回了院子,江嬷嬷等人不明就里也跟着她身后跑,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顺着楼道快步上了阶梯,她记得有条廊道,连通阁楼,比旁的路要高。

    她上了廊道,再往外看时,看到的依然是高高的围墙,将院内的景致及她原本心中那些许的期盼牢牢锁在其中。

    傅明华撑在栏旁,目光茫然,正说不出心中滋味儿,一道急促沉重的脚步声却响起。(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