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舍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登时转了头去看,之前骑马已经走了的燕追却回来了,此时匆匆在问:

    “王妃呢?”

    下人结结巴巴的向他指路。

    傅明华目瞪口呆,看他仰了头,发现了她后便速度极快上来,站了半晌,傅明华扑进他怀中,他紧紧搂住了,有些颤声问:

    “在找什么?”

    她双手紧紧揽了他的腰,只觉得眼眶酸涩,有些哽咽:

    “在看你走到哪了。”

    他又抱得更紧,似是要将她揉进身体中。

    “真想把你装进袖口里带走。”

    燕追将头埋在她发间,深呼了一口气:“时时不离我左右。”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眼圈有些烫,便眨了眼睛不说话,只是任他用力的搂着。

    第一次他有事前往太原时,那时她觉得倒是松了口气,怎么这一次却偏偏又如此奇怪?

    她又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角,听他说着想她的话,便忍不住低头咬他。

    燕追毫不思索将衣裳拉开,更便于她下口。

    “再咬一口。”

    她果然张嘴,一口咬在他胸前,留了个小小的牙印,他还嫌不够狠,嘟囔着:“印子留得不够深呢。”

    傅明华便有些脸红,再让她咬,她不肯再咬了,目光落在他胸膛之上,那里还能看到一条淡淡的伤痕,便心中一紧,叮嘱他:

    “要注意身体,不要受伤了。”

    他数次身上都带伤,这一趟出了洛阳,可想而知容涂英又会使小动作。

    燕追点了点头,她既然叮嘱过,他自然就会更加小心了。

    “戚绍会直接出河南府,跟随在我身边。”

    傅明华听他这样一说,便放心了些。

    这一次他再出门,便不要她再送了。

    她送他出去,他却又只想再回来,还没走到巷口转角,便想着总觉得还有几句话没与她说完。

    府中姚释仍在为燕追打理文学馆,傅明华每日都会亲自过问姚释的膳食。

    二月底放榜之后,江陵才子徐子升无缘进士,而被姚释代燕追收其为幕僚,住进了秦王府中。

    嘉安帝在三月初接见了以陆长元等人为主的新晋进士,一时间陆氏一门在洛阳之中风光无限。

    傅明华是一点儿都不意外这个结果,梦里的陆长元以不到四十之数便中进士,在大唐立国以来,也是十分罕见的,陆长元此时不过刚展露头角罢了。

    他投靠了容涂英,所以与同批其他进士奔走谋官的结果不同,陆长元进了御史台,将来前途无限。

    洛阳里背地里风起云涌,秦王府中,傅明华却有些伤感。

    碧青养好了身体,与碧箩一道,却要出府了。

    付嬷嬷已经从江洲回来,带回了两人的契约,傅明华将两人契约放进早就为她们备下的匣子中。

    “里面各装了一张地契,还有一些银子,官府里已将你们二人的奴籍消去,自此天高地阔,只愿将来你们能过得顺顺遂遂的。”

    傅明华指着一旁放的箱子,向碧青两人道。

    两个丫环跪在地上,眼圈通红。

    江嬷嬷等人也是不住叹息,脸上露出不舍之色。

    “奴婢自小便侍候在您身边,原该终身服侍您的。”碧青哭得厉害,一旁碧箩只是抹泪,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奴婢福薄。”碧青说完,双手撑在地上,重重的叩了个响头:“奴婢愿您长命百岁,平平安安。”

    她每说一句,便叩一下,傅明华忍了心中感受,让人扶她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

    碧青却倔强的不肯起身,一连叩了三个响头,额头红肿了,才哭着道:“奴婢能做的,便是向您叩这几个头了。”

    一时间几人心里都是十分难受。

    旁边碧箩也如碧青一般,叩了头才被人扶起身来。

    江嬷嬷问:“将来可想好怎么办了?”

    碧青便应了一声,她的哥哥嫂嫂此次随付嬷嬷前来洛阳,就是为了把她接回江洲。

    自小便离家,她其实心中也是惴惴不安,有些忐忑又有些隐隐的期待,说起此事,便眼里露出了几分来。

    送走两个丫环后,便觉得屋里一下便空了许多。

    江嬷嬷不知是不是因为碧青两人走了,有些思念,心里装了事,二人才走没几日便病倒了。

    傅明华便时常让碧蓝照顾她,又拨了两个丫头去侍候她,每日江嬷嬷的膳食也亲自过问,过了几日江嬷嬷却总不见起色。

    房中侍候的人少了许多,便该要再提两个大丫环上来。

    碧云建议道:“奴婢看紫垣倒是不错,二等丫头之中,还有一个银疏性情也很温柔。”

    紫垣是一开始燕追派到她身旁的人,品性、能力确实都不差。

    傅明华又唤了银疏问话,如碧云所说,银疏这丫头才刚十五,可是性情十分沉稳,话也并不多,说了几句话,都答得上来,便暂时提了她。

    侍候了几日,银疏细心温柔,两人便被提了上来。

    算算时间,已经好几日没有进宫见崔贵妃了,傅明华便想着明日进宫一趟。

    府中养了几盆牡丹,长得极好,她让人搬了几株进来,自己亲自修剪了,准备明日带进宫中。

    外头紫亘匆匆进来,眼神急促:

    “王妃,王爷遭了人弹劾!”

    傅明华便目光一紧,手掌用力的将铲土的铁锹握紧了。

    容涂英的人动手了,她不知怎么的,便想起了陆长元来。

    陆长元中了进士之后,便进了御史台中,御史台分三院、三台,他偏进了察院,任的是八品监察御史。

    “人都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傅明华轻声的说,一面又低头用铁锹铲起了土:“莫非这火燃到王爷身上了?”

    若如她所料,此事乃是陆长元所为,还是受意容涂英,那么来者不善,还不能轻易了结了。

    碧云默不作声,捏了帕子替她压汗。

    她一面铲土,一面便问:

    “弹劾王爷什么?”

    若她是容涂英,要找机会整治燕追,怕是会从旁人下手。

    燕追乃是嘉安帝之子,行为举止容涂英是捉不到错处的。

    倒是由他身旁的人着手,机会更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