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九章 冲撞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而燕追身旁的人中,傅明华便想到了傅其弦来。

    数月之前,傅其弦带刀入阁,当时那事儿不过是被压下去了,以嘉安帝罚他俸禄,勒令他反省暂结。

    可是事情并没有真正结束,容涂英若要作文章,必会从傅其弦着手。

    果不其然,她话音一落,紫亘便小声道:

    “监察御史陆长元弹劾王爷,铲除异已,滥用职权,私自提拨傅其弦为太常寺少卿。”

    傅明华听了这话,便笑起来了。

    “您要不要进宫与娘娘说一声?”

    碧云有些担忧。

    如今燕追不在洛阳,事情又牵连到了傅其弦,傅明华难免要受连累。

    紫亘也道:“不如请姚先生拿个主意章程。”

    “不用!”

    傅明华摇了摇头,将手里铁锹一扔,又取了一旁剖成两半的瓜瓢舀了水去将花浇透了,才接过银疏递来的帕子擦手:

    “只是小事罢了。等会儿我修书一封,银疏亲自替我送回长乐侯府,叮嘱父亲最近收敛一些,闭门少与人往来便是了。”

    燕追此时不在洛阳之中,容涂英此举不过是为了个名头,大肆再铲除异已,安插他自己的人罢了。

    她眯了眯眼睛,眼里闪过冷色。

    第二日崔贵妃问及此事,傅明华便与她细声道:

    “事到如今,唯有忍字。”

    此时不宜与容涂英硬碰硬,赢了不过是争得一时意气,得不到好处,输了便成了笑话,使燕追蒙羞。

    崔贵妃叹了口气,就道:

    “我是忍得惯了,倒无所谓,只是担忧元娘你忍不下这口气罢了。”

    却没想到她年纪不大,这份涵养却是不差。

    陆长元弹劾燕追之后,嘉安帝撤燕追兵部侍郎一职,并令中书侍郎容涂英兼任兵部侍郎。

    而太常寺中,又有人上书傅其弦难以胜任少卿一职,在位期间错处颇多,只是当初碍于三皇子,无人敢说罢了。

    一时之间容涂英一党全都站了出来,细数傅其弦错处。

    嘉安帝便再撤傅其弦,又扶太常寺丞戴守宁任少卿一职,傅其弦则官复原职。

    傅明华对这个戴守宁并不陌生。

    数月之前,他不过是从七品的太常寺主薄,却因为献了匕首与傅其弦,陷害他后而得容涂英赏识,提寺丞,如今也算是步步高升,这样的升官速度,可谓极为迅速了。

    直至四月中旬,燕追一系官员被贬的贬,换的换,要么架空,要么被弹劾,容涂英以极为迅速的手段,将洛阳之中燕追扶植起来的势力扫了大半。

    朝中人心惶惶,嘉安帝的态度十分古怪,仿佛对朝堂的争斗,颇有一种听之任之的感觉。

    苏氏的婚礼快到了,傅明华早就为她备下了礼。

    因她与苏氏关系亲密的缘故,所以一大早便提前出了门前往西都侯府。

    马车才走了一半,便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与惊呼声。

    只听赶车的婆子嘴里发出怒喝,马儿的嘶鸣响了起来,下一刻傅明华就听到了鞭子破空的声响,一个男声厉声大喝:

    “刁奴,胆敢拦了容大人的去路!”

    说话功夫间,只听婆子发出痛苦的惨叫,下一刻马车重重颠簸,碧云等人在车外大声喊:“住手。”

    却根本无人理睬。

    傅明华神色一冷,拉车的马儿受了惊吓,此时疯狂的迈蹄往前奔跑,碧云等人看到这一幕,吓得脸都白了。

    “畜牲不听话,就是该管教!”

    那之前说话的男声又响了起来,话音才刚落间,便听到马的哀鸣传来,一泼热血飞溅在坠下来的幕纱之上。

    车子往前滑了一段,才‘吱嘎’一声停了下来。

    傅明华握紧了手掌,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撑着车厢壁,站了起来,伸手拽住纱幕,将其挥开,下了马车。

    纱幕之上沾染的鲜血还未干,染了她一掌都是。

    她出来之时,就看到穿了一身杏色锦袍,眼神凶狠的男人手握大刀,站在一旁倒落下来的杂物之上。

    那刀尖还在往下滴着鲜血,拉车的马被砍断了马头,只余一半连接着,血还在不停的往下滴落,马还未完全咽气,正痛苦的不停挣扎着。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敢尖叫,远处以容涂英为首的一支马队缓缓朝这边靠拢。

    傅明华突然笑了笑,目光从匆匆朝她赶来,脸色苍白的碧云等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到了那气焰嚣张的男人身上。

    “金吾卫的人?”

    她压了压鬓角,那男人嘴角一撇,却做出诚惶诚恐的模样。

    “秦王妃?”

    容涂英夹马上前,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嘴角,一面下了马来,皱着眉,厉声的问:

    “怎么回事?”

    那男人便惧怕道:

    “回大人,下官奉皇上的命,接您入宫,只是开路之时,却遇马车挡道,又看疯马乱闯,唯恐伤到了行人,便将此马斩于闹市之中。”

    碧云等人听他睁着眼睛说胡话,颠倒是非黑白,都气得脸色发白。

    躺在地上的赶车婆子此时被一鞭抽倒在地,遭人扶了起来之后,却不敢发出痛呼之声。

    她手臂之上皮开肉裂,伤口深可见骨。

    碧云想要开口说话,傅明华淡淡看了她一眼,制止她出声。

    容涂英便拱手笑:

    “看来只是一场误会。臣稍后送马一匹,前往秦府向您赔罪。”

    他说完这话,一挥手:

    “皇上还在等候,我们走!”

    两旁围着的民众看到这一幕,都个个不敢出声。

    不远处酒楼之上,姚释正与乔子宁、徐子升等人坐了一桌。

    这边的动静闹得太大,他们都转头朝这方向看了过来。

    今日西都侯府嫡女大婚,嫁的是卫国公府世子贺元慎,姚释知道傅明华在闺阁中时,与西都侯嫡女苏氏交好。

    她是赶着去向苏氏道贺的。

    此时出了这样的事,徐子升皱眉道:

    “先生。”

    秦王爱妻很深,临走之时曾叮嘱姚释要暗地里帮她排解一些麻烦。

    现在出了事,容涂英竟趁燕追不在,欺负弱女子,众人都看他不上,脸上露出鄙夷之色。

    “大丈夫,不敢与王爷硬碰硬,却使这下三滥的手段,实在令人不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