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章 我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乔子宁皱着眉,另有一中年男人亦是满脸鄙视,姚释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暂且不慌。”

    几人都转头来看他,他却没有说话。

    而另一边,容涂英说完了这话,握了缰绳,正要翻身上马,那砍了马头的金吾卫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傅明华却是斯条慢理拿了帕子擦手上的鲜血:

    “走?我说,”她懒洋洋的看容涂英,眼中露出讥讽之色:

    “谁也不要想走。”

    她这话一说出口,酒楼之上姚释等人听得分明,都不由神情一动。

    容涂英顿了顿,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这才转头正视她,皮笑肉不笑:

    “皇上有急事相召,若有冲撞之处,臣稍后亲自上秦王府赔罪,可若是误了皇上大事,臣实在不好交待啊。”

    他微笑着,一双眼睛里却是寒光闪烁。

    容涂英身长七尺八寸,比燕追矮了些,可亦是仪表堂堂,温文儒雅。

    他留了长髯,年少的时候颇有美名。

    若是一般闺阁之秀,遭他如此一看,必会又畏又惧,不敢出声。

    就是朝中一干大臣,也少有敢与他对视之人。

    当初幽州刺史温勖,为人嚣张跋扈,在他面前却十分老实,证明此人确有其过人之处。

    可此时他盯着傅明华看时,傅明华却不闪不避,笑意吟吟与他对视。

    她脸色还有些发白,今日为了参加苏氏喜宴之故,穿了一身青色的宫装,眉宇间稚气未脱。

    容涂英原本有些看她不上,却不知为何,想起了之前容妃所说,受她算计一事来,便眼里又露出警惕之色,不再小瞧她了。

    “容大人是在威胁我?”

    傅明华微笑着,问了一句。

    刚刚撩开帘子时,马血沾染到了她指甲之中,此时有些干涸。

    她伸了拇指的长指甲,轻轻弹去甲缝里的血污,发出细微的声响来。

    “妇道人家竟然不知道,莫非一时半刻,朝中竟然都离不得容大人了?”

    容涂英听了她这意有所指的话,不由眯了眯眼睛。

    若他执意仍要坚持之前的说辞,嘉安帝若得知,必会厌弃他。

    可若他否认此话,便要被傅明华强留下。

    他竟然不知道,长乐侯府那位废物一般的傅其弦,竟然养了个如此能言会道的女儿。

    容涂英心中更加警惕,他能步步走到如今,与他不轻估任何一个人,不轻视丝毫的小事等谨慎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他从不高抬自身,也绝不小瞧每一个与他做对的人。

    此时发现傅明华有些难缠,他脑海里便迅速闪过好几个对付她的方法来。

    马车此时已经被尚未咽气的马带得歪斜了,那马受了重伤,定是活不成的,却偏偏要受尽了苦楚才会死去。

    傅明华冷冷看了一眼,望着那要将刀入鞘的金吾卫,温声道:

    “既然有如此本事,何故一刀却斩不下马头?”

    那金吾卫中的侍卫没想到她会说这话,前一刻还看她冷冷说‘谁也不要想走’,下一刻便听她问自己为何斩不下马头。

    一时间那男人有些不知所措,抿了唇,转头望着容涂英,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将马头斩下!”

    傅明华吩咐着,那金吾卫愣了一下,没有动弹。

    “我让你将马头斩下!”傅明华又说了一声,那男人脸上露出踌躇之色,又看向容涂英。

    “既然王妃有吩咐,便去吧。”容涂项捏了帕子,捂住了嘴唇,掩住了唇边的冷笑,声音隔着帕子,有些含糊不清的。

    那侍卫犹豫了一下,提了刀从杂物上跳了下来,朝痛苦的马走了过去,举了手中的刀,一刀砍了下去。

    血溅了他一头一身都是,那马咽了气,才算是结束了痛苦。

    他抹了一把脸,嘴中都是腥味扑鼻的马血。他却不敢喊,只侧了头张嘴往一旁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将容大人的马牵来,我少一匹拉车的牲畜。”傅明华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周围人闻着这血腥味儿,却是脸色有些发白。

    她仰了下巴,看了容涂英一眼:

    “哪里敢有劳容大人亲自送马到王府呢?容大人事务繁忙,改日不如今日,这马我便牵走了。”

    容涂英脸色沉了下来,手摸着马儿鬓须,闻言并没有动弹。

    “去唤金吾卫张巡前来,此人冲撞于我,斩我拉车的马,打伤我的仆人。”

    傅明华侧了头,冲一旁的银疏吩咐。

    那仍满头满血都是血的男人听了这话,便有些着急了。

    傅明华口中所说的张巡,乃是金吾卫所大将军,恰巧管的就是他。

    此时傅明华要唤了张巡前来,此事就不能善了了。

    事情自然是牵连不到容涂英身上,最多不过傅明华下他一些面子,以报自己被他下了面子之仇罢了。

    可是一旦张巡出面,这男人自然脱不了干系的,因此他脸上才现出怯怯之色。

    银疏应了一声,退出人群。

    容涂英如隼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却仍是转身走了。

    傅明华看了容涂英一眼,笑着就道:

    “皇上等大人等得着急,大人为何还不赶路?”

    容涂英脸颊肌肉微微抽搐,正要翻身上马,傅明华则抬手:“且慢。”

    她斯条慢理的整了整衣裳,淡淡笑道:

    “我说了,容大人。”傅明华顿了片刻,才看着容涂英那双眼睛:“这马已经是属于我的了。”

    容涂英与她对视半晌,眼中杀意翻腾,傅明华却目光温和,笑着与他对望。

    好一会儿后,容涂英才‘哈哈’一笑,一拍马背:

    “既然王妃喜欢,拿去便是。”

    他说着,毫不犹豫转身就走,走到后面一名从属前,那男人跳下马来,容涂英翻身上去,一夹马腹,厉喝一声:“驾!”

    马儿扬蹄飞奔,赶车的婆子上前将他之前骑的马拉住。

    容涂英一行人绝尘而去,那金吾卫却是双肩垂了下来,要向她认错。

    傅明华却捏了帕子,吩咐道:

    “将此地好好收拾了,回去一个人,使人前来将这死马送去容大人府中!”

    下人喏喏应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