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四章 阵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知道碧云几人嘴巴严实,便拣了些许与她们说,直听得几个丫环面色煞白,许久回不过神来。

    “若是如此,那陆长元竟然当初还敢……”

    碧云大怒,话说了一半便止住,复又恨恨的诅咒道:“黑了心烂了肺的东西,活该王爷对付他们。”

    当初陆长元假借杜玄臻之名,来了侯府要借傅明华的《张守信集》,还数次私下指使陆长砚前往侯府,让傅明华陪同他抄录书籍。

    司马昭之心,简直路人皆知。

    只是当时碧云等人虽然不耻陆家打这样的主意,连陆长砚一个脚有残疾的人都妄图想要配傅明华。

    不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傅明华最终与陆长砚不了了之,碧云此时想起来,却觉得一股无名火直冒。

    陆家这样的光景,还敢拖人下水。

    怕是当初打傅明华主意,也是抱了些见不得人的目的!

    傅明华微笑着,端了茶杯放在唇边:

    “我倒要看他怎么做。”

    梦里的情景不是这样的。

    当初朝中有人弹劾陆长元,陆长元急匆匆与陆长砚商议,带了‘梦中的傅明华’所生之子陆怀琅匆匆前往陇西接陆怀陈时,已经是几年之后了。

    但梦中的情景尚有‘梦里的傅明华’所生之子为陆家挡灾,而使‘陆怀陈’死于陇西前往洛阳的途中,留了一个陆怀陈伪装的‘陆怀琅’活下来,如今陆长元又该要怎么做?

    碧云便道:

    “若照您所猜,他怕是要辞官躲祸的。”

    傅明华似笑非笑:“他可躲不脱。”

    梦中的陆长元投靠的是嘉安帝信任的同中书省下平章事李辅林李大人,是李大人的得意门生。

    如今却投靠的是容涂英,选择了与燕追对立面,其中的缘故,怕是因为陆长元打了自己主意,而开罪燕追之故。

    傅明华咬着杯沿,勾了勾嘴角,也不知这陆家人遇上她,算不算是成也‘傅明华’,败也傅明华了。

    五月初,御史大夫余忡益便示意中丞郭世伦亲自亲待陆长元:

    “大唐自开国以来,由先帝时期至今,对御史台十分看重。”

    大唐之前,御史台并无实权,而是大唐之后,由太祖定法,御史地位才水涨船高,官职虽低,却可弹劾百官,使满朝文武、王公惧怕。

    御史应该以自身为表率,否则谈何监督百官?

    意思是使陆长元不要纵容妻子许氏善妒,而将妾室、子嗣留在陇西,任其自生自灭,不闻不问。

    陆长元当时听说,便脸色煞白,回头半晌,才保证要将庶子接回洛阳之中。

    他是有苦说不出,思来想去无可奈何,箭在弦上,几日之后无法拖延了,才派了前往陇西接人。

    五月初五端午节,嘉安帝有意要观洛水之上竞渡。

    碧蓝跟傅明华说着自己才打听来的消息:

    “听说容大人寻了一些样貌、身段皆不差的美人儿,意欲在此次竞渡之中夺得头筹,以讨皇上欢心。”

    容涂英此人在逢迎拍马上倒是有些本事,傅明华微笑着。

    天气渐热,她换了厚重的冬装,只着淡紫轻绸宽袖上衣,粉色抹胸将饱满酥/胸及衣裳包裹在其中,挽了简单的发髻,一串珠链绕过她挽起来的长发,结在发髻左上侧挽为了一朵珠花,以金链坠着珠子垂落下来,显得秀丽而又雅致。

    那峨眉淡扫,吐气如兰,碧蓝也看得入神。

    “听说除此之外,靖王府、庄简公府等都寻了人,想要讨皇上欢心。”

    一旁紫亘接嘴。

    下人间也有小道消息传递,尤其是像碧蓝等人这样的大丫环,与不少权贵之家有头有脸的丫环婆都有些交集,能探听得一些消息。

    只是是真是假,消息有没有用,还得靠她们自己分析。

    傅明华对于容涂英媚上之举并没有什么兴致,她伸出匀了丹蔻的右手,顺着自己的乌鬓抚了抚:

    “幽州可有消息传来?”

    听她这样一问,碧云等人便都摇起了头。

    幽州没有消息传来,只是远在鄯州的燕追却有信件捎回。

    银疏拿了信还未到屋,傅明华便已经迫不及待出了院子去迎银疏。

    她望着那经过磨损,信件边沿已经有些泛白发毛的书信,一下便捂到了自己胸前。

    那信上仿佛带了燕追气息,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比自己想像中的更要思念他。

    从二月离开洛阳,算起来他已经走了足足有两个月了。

    她拿了信件转身,顾不得还未回屋,便在游廊下除去了封口的腊,打开了信封。

    里面并不是装了信纸,而是另又装了一封信,她愣了一下,抽出来时,上面才写着:爱妻元娘亲启。

    她的眼眶便隐隐有些发热。

    傅明华握了信封在手掌里,半晌舍不得拆开,指尖描着他写下的字,那熟悉的笔迹仿佛如他给人的感觉一般,落笔如走龙蛇。

    她描了又描,好一阵才将信件拆开,走了两步,看前方另一侧有亭台,摆放了桌椅,便顺势过去坐了下来,有些雀跃的将信抖开。

    碧云等人识趣的没有跟过来,她嘴角边含着微笑,信上燕追写了满满三页思念她的话,又详细写了一番如今他在鄯州,短时间内暂时不能回来。

    “一种相思两地愁。”她轻声念头,仿佛燕追在她耳边说:“昨夜喝了几杯酒,夜里醒来,却似回到洛阳,如回了王府之中。”

    她坐了半晌,碧云过来唤她时,傅明华才回过神,自己坐了小半个时辰了。

    “您虽然贪外间凉风徐徐,可园中蚊虫却多,不如奴婢们拿烟熏过,再备上绡纱,您再坐会。”

    碧云温声向她建议,傅明华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将信纸折了起来。

    “不必了。”

    龙舟竞渡在宫北面的鱼藻宫举行,等到了竞渡那日,傅明华也早早进了宫中。

    崔贵妃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是寒光闪烁。

    宫里有一白玉长廊,直通落霞阁,那阁建于水上,陈代悼帝好享乐,使人以水底铺了青白二色玉石,再养了不少锦鲤。

    从阁楼之上放眼望去,能将远处洛水尽收其中。(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