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五十七章 之合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将信纸叠好,又放回信封中,这才交回到姚释手上。

    姚释塞进袖口里,才笑着道:

    “您看完了?”

    他明知故问,纸上只得那样几个字,一眼便扫过了。

    傅明华却知道他问的是旁的意思,点了点头。

    姚释眼中的笑意便更深了。

    “姚先生看来早有准备,为何之前那样急促?”

    傅明华问了一声,姚释神色便是一正:

    “您有所不知。”

    他沉吟了片刻,才说了一桩事情出来:

    “您与王婚大婚前日,宫中照例备了一双大雁。”

    以雁为礼是自古以来便有的习俗,雁是候鸟,随气候变化南北迁徙有定时,且配偶固定,一只亡另一只不再择偶。

    雁南北往来顺阴阳,象征阴阳和顺,夫妻情深。

    只是这雁并不好得,普通人家若是没有,也有以鹅替代的。

    但燕追乃是皇子,所以当初他成婚时,光是大雁便备下了好几对。

    照古礼来说,礼成之后,这些大雁该当放生才是。

    大唐天子姓燕,自太祖时候起,便忌杀雁、燕子等飞禽,若有逮到,必处以重刑。

    可是在大婚前夕,这大雁却遭人毒死在宫里。

    如此一来,燕追自然大怒,当时一查之下,查到了云阳郡主头上,她的贴身宫人朱悉曾去过养雁的地方,一番严刑拷打,便审问了出来。

    当初姚释恰巧是追查此事之人,并亲自用了刑,还是由他下令,将毒死了大雁的宫人朱悉处以极刑,送回云阳公主府的。

    “而带走卢氏的,恰巧就是姓朱的管事。”

    姚释捻了捻胡须,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了。

    当然他之所以要将此事交由傅明华来办,也是从大局考虑。

    他倒是有不动声色将卢氏从云阳公主府弄出来的手段,可一来耗费时间太久,对卢氏不利。

    二来有悖燕追的意思。

    唯有使傅明华算计李彦安,触了云阳郡主逆鳞,借云阳公主之手将事情闹大,才可使容妃等人大感棘手,牵扯住容涂英的心思,使他无暇分神。

    姚释原本想着,若傅明华一时半会儿想不到李彦安身上,他还要旁敲侧击的提点,结果没想到压根儿不需要他来多嘴,傅明华便已经想到此处了。

    说话的功夫间,外头有人匆忙进来回话,说是李彦安已经带回来了。

    傅明华似笑非笑,看了姚释一眼。

    他轻咳了两声,一面便吩咐着:“好好照顾李二郎才是。”

    外间还隐约传来一个男人有些恼怒的大喊,只是隔得像是有些远,听不大清。

    姚释既然一早便请了人,怕是云阳公主也该要来了,傅明华便站起了身来:“我也要回去好好准备一番才是。”姚释便作势要送她,傅明华整了整袖口,淡淡道:

    “姚先生止步,无需如此多礼。”

    姚释点了点头,仍是吩咐了随从送她出来。

    此时云阳郡主府中,下人正绘声绘色向才回府不久的云阳公主说着今日的事:

    “……那妇人撞了朱悉娘,朱悉嫂子便给了她一耳光,如此方争执了起来。”说话的是燕玮身边的另一位大宫人之一,与昔日死在燕追手中的朱悉情同姐妹。

    郡主府的人向来嚣张,行事凶狠。

    就连朝廷命官都敢随燕玮一起打了,更别提只是出身范阳旁支的卢氏。

    又非卢氏本族中人,更何况就算是本族的人,下人惹了事,上头还有个得宠的郡主撑着呢。

    为了怕燕玮发火,那宫人又添油加醋道:

    “结果您猜着这人是谁?她的男人好像是姓乔,出身齐鲁之地,没本事做学文,连进士也没敢下场,却投了秦王府做事。”

    听着秦王府,燕玮一双眉毛便立了起来。

    她气色有些不大好,哪怕是抹了厚厚的脂粉,脸颊两侧颧骨却瘦得高高隆起。

    燕玮一连落了两胎,还都是由药催的,在容妃宫里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身体却衰败了。

    “什么?”

    她听着身旁宫人说的话,脸上露出凶狠之色,那宫人接着又道:

    “奴婢猜着,怕是当初秦王与秦王妃欺负着您,下人便都学了这本事,也来欺负您府中的人。”

    燕玮听了这话,脸色便越发狰狞:

    “打狗也要看主人!将那妇人手给我剁了,一节一节送回秦王府去!”

    她想起了当初死去的朱悉,此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来,才刚将命令下完,外头便人匆匆进来说,傅明华令人将李彦安捆回秦王府,等着燕玮拿了卢氏去换人。

    燕玮重重一巴掌拍到桌子上,狠声道:“将那卢氏剁了喂狗!”

    那进来回话的人便怯生生的道:

    “秦王府来传话的人说了,说若府中的妇人安好,则李二郎君安好……”

    燕玮目露凶光,那传话的丫环便不敢再出声了。

    屋里十分安静,燕玮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嘴里阴声道:“好一个傅明华!”

    她脾气向来古怪,若换了旁人倒也罢了,只是这李彦安又不一样。

    自失了简叔玉后,李彦安是唯一一个得她心的。

    他温柔小意,长相又是风/流/俊/美,颇为使她有些上了心。

    尤其是她还曾怀过李彦安的骨肉,更是在燕玮心中与旁人份量不一般。

    傅明华拿李彦安来威胁她,便拿住了她的软处,燕玮怒声道:“我倒要亲自过去要人,看她敢不给我?”

    她说了这话,连衣裳也顾不得要换,厉声便让人备轿。

    傅明华收拾打扮,让人备了茶水,那头便听下人传话,说云阳郡主已经要到秦王府大门了。

    一开始傅明华就吩咐过下人,燕玮一来不必当真拦她,半真半假使她闯一番,明日朝堂之上,足以使御史参她一本便成。

    燕玮气冲冲的来到秦王府,一怒凶狠的便要打进府门之中,嘴里还边喊着让傅明华出去。

    屋里傅明华重新梳过了头发,换了身轻便的衣裙。

    碧云拿了披帛替她搭上,听了前来报消息的人说燕玮此时已经闯进了中门,脸上便露出厌恶之色:“当初大难不死,如今竟还不知悔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