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唐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近来李彦安一事闹得太大,容涂英胆大包天,傍晚时我听说王植岁险些出了事。”崔贵妃双手扶着木栏,望着远处看。

    从她的方向看出去,便是太液池了。

    夕阳的余光照在池水之上,将一池清水都染成了金色。

    崔贵妃的神情异常的严肃:“虽说保住了一条命,但却伤了腿脚,太医院周济已经赶去了。”

    傅明华听着这话,敏锐的察觉到了崔贵妃话中的另一层意思,不由便问:

    “张缪呢?”

    崔贵妃转过头来,看着傅明华微笑。

    她的眼神此时在阳光镀色下,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冰冷,傅明华神情严肃,崔贵妃缓缓道:

    “张缪去不了,他的儿子晌午之后与人起了争执,遭人打成重伤。”

    傅明华顿时手掌便握紧了。

    两人沉默了半晌,都看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水面,崔贵妃突然开口:

    “李彦安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对此事还一无所知,近来消息传得纷纷扬扬的,她就有些担忧。

    傅明华倚着栏杆,看着池下水底游着的鲤鱼:

    “当时姚先生回洛阳时,为王爷带了几个颇有才学的士子。”她说起乔子宁的来历,又由当日乔子宁之妻卢氏遭公主府的人抓走说起事情来源经过,一会儿便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崔贵妃听着她说姚释收到燕追的信,交待他里应、外合,便若有所思。

    “追儿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崔贵妃秀眉紧锁,嘴里喃喃问了一句:“如今他不在洛阳,却诸事繁杂,但留了姚释在……”

    她自言自语,傅明华也不打断,只是悠然自得望着远处的情景。

    崔贵妃与她不一样,她是关心则乱,又锁在深宫之中,身边找不到个说话的人,有时召她进宫,与她说这些,只是压力过大,需要一些宣泄。

    而傅明华自小梦境不断,使她性情十分谨慎,凡事都装在心中,连亲近的江嬷嬷等人都没说过。

    “李彦安不是你让人打的,便是伤于容涂英之手……”崔贵妃说到此处,眼睛一下瞪得极大,攸然转过头来:“他想借李彦辉来给王府施压?”

    傅明华默默点头。

    崔贵妃便握紧了拳头,指甲都要掐进掌心嫩肉之中。

    “姚释怎么说?”

    她问了一声,傅明华伸手来掰她握紧的手掌,将那葱管似的手指一根一根拉了开来,又与她手掌紧握:

    “姚先生不过是在应王爷之请,与他里应外合。”

    崔贵妃就明白她话中意思,是一切如姚释所料罢了。

    只是崔贵妃却仍然不大明白燕追与姚释此举用意,最终只是长叹了口气:“儿大不由娘。”

    燕追向来行事心中自有主张成算,她就是担忧也没有用。

    她忍了心中的慌张,也不准备插手其中,就怕坏了燕追大事。

    夜色下崔贵妃的手冰凉,微微哆嗦,掌心里沁出的汗润湿了两人紧握的手掌心,刚一分开些,就连傅明华都觉得掌心微凉了。

    她在宫里多年,步步艰难,外有容涂英及四皇字燕信一党与燕追做对。

    内有容妃虎视眈眈。

    嘉安帝对她虽然给了些体面,但并不如何宠爱。

    所以崔贵妃时常处于担忧焦虑之中,时刻不得放松。

    傅明华又握了握她的手,静姑便进来回话,说是晚膳已经摆好了。

    傍晚夕阳的余光洒落在湖面之上,水榭之下的池水沁出丝丝凉意,在这夏日时节送来舒爽。

    而这会儿莫州的刺史府中,却似笼罩了层层阴霾。

    坏消息一茬接一茬的送入府中,自前些日子最先收到的‘李彦安’送来遭秦王府的人挟持的消息,而后又传来容涂英的亲笔手书,莫州刺史李彦辉之弟遭秦王府的人毒打至重伤起。

    这位不过四旬的刺史大人脸上便再难见到笑意。

    李彦辉时常与身边亲近的人说的话是:

    “我与舍弟名为兄弟,实为父子。”

    他比李彦安大了十几岁,父母去世时,李彦安还年幼。

    是当时的李彦辉奋不顾身入了军,将弟弟交托舅父之手,一人投奔前程了。

    大唐士兵唯有立功才有赏赐,前几年他虽勇猛,但却收获不丰。

    有时战功所得物品,都讨好上峰。

    数年下来,回乡看到十岁的弟弟,才不如舅父家中七岁表弟身形壮硕时,李彦辉当时便十分心痛。

    自此他更会钻营,直到数年之后,他机警的透过当时的折冲府果毅都尉,进而结识了范阳之中容氏的旁枝,一步一步靠近了容涂英这尊大佛。

    当时的容涂英已经隐隐透出即将要得宠的讯息,他的妻女皆进献宫中,以此换富贵。

    容家里当时还有位极为得宠的容妃,更是使他如虎添翼。

    人人都唾骂容涂英不知廉耻,‘托庸才于主第,进艳妇于春宫。’时,李彦辉却敏锐的察觉到容涂英心狠手辣,行事果决,为了富贵能舍弃一切的行为。

    这样的人将来必有所成。

    所以他极力讨好,万般恭顺。

    果不其然,容涂英非池中之物,数年之后的他一步步迈入权势中心,而当日嘲笑他的人,却都个个不再敢吭声了。

    李彦辉也步步青云,短短几年时间,便进位到莫州刺史这样的一方大员。

    他时常得意于自己的远见,张口闭口总提及自己当初从有到无。

    李彦辉身材胖硕高大,性情勇猛,外表看似粗鲁莽撞,没什么心机,实则心细谨慎。

    只是李彦安的死,却如在他心上刺了一刀。

    近来‘接二连三’的消息传入刺史府里,府中每日阴云遍布,容涂英的亲笔手书送来时,他在府中大大的发了一通火。

    坏的消息‘接连不断’传入莫州,李彦辉脾气一日比一日更冲,府中下人时常便成了他的出气筒,遭打的打,杀的杀,一时之间闹得人心恍恍的。

    五月十九,傅明华才回秦王府没有几日,莫州便传来消息,李彦辉反了!

    消息传进洛阳时,嘉安帝龙颜大怒。

    他连夜召集了杜玄臻等人进入紫宸宫议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