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一章 醒悟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之前康氏说的话响在傅明霞耳边,她挤进人群,冯万应的几个儿子却拦着她不让她靠近。

    她突然间有些慌乱,以往他贴过来时,她总嫌烦。

    此时想要靠近他,却又遭人阻拦,她对这样的情况有点害怕,却更害怕冯万应醒不了。

    几个大夫不敢下药,就怕冯万应年纪大了,头又受了重击。

    傅明霞听着这些人讨论,又听屋里众人越来越大的哭声,想也不想便往傅明华这边跑。

    太医署里有医术精湛的太医令张缪,若是太医们在,一定能救得醒冯万应的。

    “大姐姐,大姐姐,我不希望他有事……”傅明霞哭得如泪人一般,握了傅明华的手,有些伤心欲绝:“我想要他活着,我想明白了有几滴落到傅明华手背上,还带着温热。

    “我不改嫁,我也不要他为我备下的嫁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她放声大哭。

    伸了手臂抱住傅明华,有些慌乱:“没有了他我怎么办?他对我这么好,没有谁再比他对我更好了。”

    在冯万应心里,她就是一个宝。

    “你说得对,是我傻,是我有眼无珠。”她哭得十分伤心,大声的说话,连脸面都不顾了。

    傅明华听她一声一声的说话,她是真的有些怕了,身体都在颤抖。

    “我怎么这么傻,还那样对他……”傅明霞肝肠欲断,一想到冯万应那张苍白的脸,心中便更痛了。

    人非草木,他这些种种举动,其实她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以往觉得太理所当然了,又被心里的怨恨与不快淹没,便觉得冯万应尤为讨人厌。

    他的讨好与一些举动,在她看来十分烦腻,恨不能不要再见到他的面才好。

    可是他如今躺在床上,闭着双眼,不再看她了,傅明霞才觉得慌乱。

    若她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她该怎么办?

    未嫁之时,她一定会十分庆幸,并欢声高呼,可她现在不这样想了。

    从来没有谁像冯万应这样,将她放在心上的。

    “你不要慌。”傅明华轻轻拍了拍她背,感觉她平静了一些,又吩咐碧蓝遣人前去冯府看一看,送些药材补品前去。

    傅明霞冷静了一些,一面背过身去擦脸,一面有些焦急的往外看。

    “一时半会的,也得不到消息,急也没有用。”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她点了点头,勉强坐回自己椅子上了,伸手去端茶杯,却还没碰着杯子,便将手收了回来。

    如此反复几回,傅明华就知道她心里怕是仍在担忧了。

    傅明华笑了笑,拿了紫绡纱扇摇了两下,清风徐徐而来,将她脸颊、额头几许柔软的秀发吹得轻轻晃动。

    “二妹妹如今能想通了,也是好事。”她眯着眼睛,身体软软的靠在椅上,小手臂撑着扶手边沿,看着傅明霞就微笑道:“冯大人苦尽甘来,将来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吵闹了。”

    “是。”傅明霞轻声应是,眼中犹见怕色。

    “将来必定不吵不闹,好好与我家老爷过日子。”她说了这话,眼中又沁出几分水意:“只是不知张缪去了没有。”

    “慌什么?”若真出了事,此时冯府报信的人怕是都已经过来了。

    傅明华这样一说,傅明霞嘴唇动了动,便不出声了。

    才坐了不到一个时辰,那头紫亘便回来了,傅明霞一脸激动,紫亘向傅明华回话:

    “奴婢请了张大人前往冯家,施了针后,人已经清醒过来了,正问起太太有没有受到惊吓。”

    紫亘说到此处时,也不由有些感叹。

    冯万应醒来之后,还在问四周的人,傅明霞是不是吓着了。

    当时冯家众人都连连点头,紫亘便说了经过,冯万应才安心了。

    “奴婢临走时,冯大人还要亲自套了马车过来接太太。”紫亘笑了一声,傅明霞眼里含泪,脸上露出怯怯之色。

    她这个人性格十分骄傲,天不怕地不怕的。

    就连当初对着谢三太太阴氏赏赐的镯子,心中不快也敢当着长辈的面砸了。

    可此时却有些害怕。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快些回去吧。”

    “姐姐,我怕……”她怯生生的,之前冲冯万应恶声恶气,又敢伸手推他,如今人好了倒知道后怕了。

    傅明华目光落在自己绡纱扇上,含了笑意道:

    “既想通了,好好向冯大人赔个不是,天下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傅明霞此时也温顺了,又眼圈发红,似是保证一般:

    “以后都听您的。”

    她又是有些愧疚,又是有些担忧,还有些欢喜:

    “我,我以前对您……”

    她结结巴巴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傅明华看了她一眼:“二妹妹是该对我道歉的。”

    听了这话,傅明霞果然起身冲她拜了一礼,既是向她道歉,又是向她道谢,起身时脸色便坦然多了。

    “姐姐,我想回去了。”她急着想回去看看冯万应有没有事,之前她将人推倒后,也没细看他额头伤了没伤,又听他醒了便要亲自来接自己,她心里清楚,冯万应怕是担忧她自责才会这样。

    他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又想得如此细致周全,以前的她怎么就眼睛被蒙住,看不清呢?

    想起当初长乐侯府里,白氏对傅侯爷处处讨好细致,再想想府中世子对待当初的谢氏,以及如今的杨氏。

    就如傅明华所说,她若嫁的不是冯万应,而是出身勋贵之家的子弟,先不说品性有没有冯万应好,怕是这份细致体贴也是比不过的。

    当初祖父向他私下要了那样多财物,他却没有半点儿抱怨不满,对她处处呵护关切。

    这样一想,又觉得心中有些甜。

    虽说年纪大了些,但当初傅明华说得对,事事也不能两全,她这回险些失去,总算是能明白了。

    回了冯府,她犹豫半晌,才鼓足了勇气去向冯万应道歉的。

    他躺在右侧的厢房中,脸色发白,额角肿了鸽子蛋大的疙瘩,眯着眼,听到脚步声时,气若游丝的道:

    “备了马车,我要去接太太。”(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

    我在遥望,月票榜上,

    榜上我的月票少得让我慌(噢噢)……

    天天求票,不见成效,

    **辣的歌声在大声的求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