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四章 别离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从傅明华仰头的角度,能看到高高的锁骨及结实而块垒有力的胸膛。

    燕追一时不察,看她歪坐在榻上,才将披起的衣裳掩不住那身姿,不由俯身伸了手臂环住她身体,将她抱了起来。

    “没注意脚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燕追忍了笑点头,意有所指:“怪我,”他停了半晌,看她脸颊布满的红晕,才含了笑意,缓缓道:“没注意到。”

    傅明华白了他一眼,他放声大笑,伸手要来抱她,外头碧云等人却已经进来了,她一看到有人来,躲得也快,燕追只得捏了捏她柔软的掌心,才将她放了开来。

    几个下人见了燕追也不意外,显然之前紫亘已经说过了。

    傅明华洗漱之后从室内出来时,燕追已经洗沐过,换了一身淡紫色的圆领锦袍,显得身长玉立。

    他刮了下巴与唇上的胡须,便又恢复了翩翩姿彩,神情亦佳。

    “你不是急着回幽州吗?”傅明华看他坐在榻上随手拿了本书歪着在看,不由有些奇怪。

    他招了招手:“不急于一时,我陪你用了早膳再走。”

    早晨时傅明华说的话,到底还是影响了他。

    他这个人,生在皇室,向来铁石心肠,可偏偏看不得她难受的模样,她轻声语着不希望他走时,纵是百炼钢,也要化为绕指柔。

    傅明华愣了愣,他从怀里摸出一个袋子,来递给她。

    她不明就里,有些好奇的伸手接过了。

    里面还有些沉,里面装的东西还不小。

    她打开袋子,燕追也靠了过来,里面一颗浅蓝色约摸孩童拳头大明的明月珠被她倒落出来,落在她掌心之上。

    燕追贴在她身后,将下巴搁在她小巧的肩头之上,她有些惊喜的转头:

    “三郎从哪来的?”

    燕追便轻轻吻她脸颊,微笑着道:

    “范阳容氏族中拿来的。”

    这些年来容涂英渐有权势,范阳之中奇珍异宝的不少,这颗明月珠为甚,足可抵太祖建国之时,南昌国进献的那枚明月犀了,足可见其野心。

    嘉安帝几年的喂养,养出一只肥硕会咬人的硕鼠来。

    傅明华拿在手中,觉得有些稀奇,燕追微微一笑:

    “喜欢吗?”

    她点了点头,燕追目光也落在那明月珠上,看了一眼便将目光又移开了,只望着她看。

    “三郎看我做什么?”

    傅明华仰头看了他一眼,他含着笑意道:“你比明月珠好看。”

    说了这话,便见傅明华低垂了头,双颊生霞,似是望着明月珠,也不说话。

    燕追便又摸了摸她头发。

    外间摆好了饭菜,时辰不早了,傅明华也不敢再让他耽搁下去,虽然也觉得有些不舍,但仍与他出外用了膳,下人进来回话说是马已经备妥了,燕追虽然说:

    “清晨雾气寒凉,你不要送我。”

    她昨夜一宿几乎没睡,柔嫩的双唇都失了些色泽,他看得有些心疼:

    “回去躺一会儿。”

    傅明华虽然点着头,却仍是送了他出门,他骑在马上,原地转了几转,天色渐渐亮了,才不敢耽搁,眉心一皱,抖了缰绳轻喝一声,马儿扬蹄才跑了。

    清晨寂静,傅明华在府后门口站了半晌,仍是听得清。

    银疏小声的说:“王妃,您……”

    “禁声。”傅明华比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银疏闭了嘴,不敢再出声,怕搅了她。

    只是那马蹄声渐渐远去,终是听不到了。

    她本来是累了,以为回去之后必定是倒头便能睡的,哪知躺了床上,却无论如何也再睡不着了。

    碧云几人虽然都劝她再睡一阵,她却仍是起了身,拿了本书看,看了几页,却又想着燕追此时不知已经在哪了。

    八月院卫国公府世子夫人苏氏发了贴,邀她前往卫国公府赏桂花。

    此时正是金桂飘香的时节,王府之中处处都能闻到那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近来府中桂花形得极好,碧云寻了一堆丫环收拾桂花酿酒制蜜,忙得亦是不可开交。

    傅明华接了苏氏贴子,却因为江嬷嬷的缘故,而使人送了礼回去,将苏氏的请贴婉拒了。

    江嬷嬷病好了些,只是人却瘦了许多,她的儿子数次托人带话,请求傅明华能允他带母亲回江洲老家休养。

    傅明华心里是舍不下江嬷嬷的,她陪在自己身边,远比谢氏陪自己的时间多得多了。

    她无微不至,慈祥温和。

    傅明华真的很舍不得她,可是江嬷嬷一病之后,人越发轻减了,虚弱了许多。

    哪怕就是留她下来,怕是她不见得能多欢喜的。

    心里下了决心,傅明华便寻了个时机,与江嬷嬷说话。

    她是被银疏与碧云两人扶进东阁之中的。

    一条长长的廊道环抱过院落,木廊底下种的是排排的桂花树,风一吹来便带来阵阵的清香。

    阁中备了热茶,江嬷嬷进来时,傅明华望着栏外发呆,茶杯里热气冉冉上升,那画面宁静而安详。

    江嬷嬷看了一眼,便觉得眼眶酸涩,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奶大的小娘子,此时长成了大姑娘。

    她一时之间舍不得打断了傅明华的宁静,只是下一刻傅明华却是转过了头来,忙让人扶了江嬷嬷坐下。

    江嬷嬷眼圈通红,走路都有些吃力。

    才几个月时间,便瘦得脱了形,显出几分老态来。

    傅明华亲自起身取了袍子为她披上,她忙要站起身自己来,傅明华却坚持为她披上了,看她有些不安的样子,认真道:

    “嬷嬷照顾我这么些年,我不过是为嬷嬷披个袍子罢了。”

    “怎么能让您来?”

    江嬷嬷有些不安,傅明华便搬了杌子,坐到她面前,又摸了摸她的手:“我怎么就做不得了?”

    她的手有些冰凉发抖,眼圈也是通红,气色并不大好。

    却见傅明华睁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江嬷嬷便笑着宽慰她道:

    “奴婢这身体不中用,不过已经好多了,过些日子便能侍候您了。”

    傅明华看着她微笑,没有说话。(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