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七十六章 感情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话使得江嬷嬷张了张嘴,突然嚎啕大哭,伸手捶打着自己胸口:

    “怎么办,怎么办哪……”

    碧蓝伏在她腿上哭,傅明华叹了口气,流了些泪,便平静得多了:

    “全哥儿在等着他的母亲。”

    她神情坚定,江嬷嬷便又捂了脸,说不出话来了。

    虽说仍是依依不舍,但决定了要让江嬷嬷回江洲时,她身体却渐渐的就好起来了,也能自己下地走上几步,听侍候她的小丫头说,吃饭也能多吃一些了。

    直到江嬷嬷离府那日,为她送行的马车已经备好了,里面放了布匹、药材、珠宝首饰等,装了一车。

    除此以外,还有当初服侍她的两个下人,契子已经装在车上了。

    江嬷嬷看了心中有些难受:“奴婢不能再侍候您,反倒劳您费心了。”

    傅明华伸手替她压了压发鬓,她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裙,打扮得有些素净,头上包了扁额,脸色微黄。

    她不停伸手勾头发,显然是对这一趟回江洲有些担忧的。

    “嬷嬷且放心回去,若是短缺了什么,托人捎句话给我就是了。要是江洲住得不惯,带了信来,我让人接嬷嬷回来。”

    江嬷嬷连连点头:“您也要顾惜好身体,与王爷好好的,对王爷上心一点。”说了这话,又看着碧云两人:“将来王妃有了身孕,要第一时间写信给我,我……”

    她话没说完,又背过身去,用帕子捂着嘴不出声了。

    碧云连连应承,她又细细的交待:

    “帕子等物放在屋后东侧上面的小柜子里,贴身衣物等都是锁在旁边那个雕了花的降香黄檀木柜中的。王妃平日喜食之物,我写了下来,放在我床边的。四季瓜果点心要多注意,切得不好,她是不肯吃的,晚间不要让王妃睡得太晚,若是她蹬了被子,要时常注意到为她搭上,不要受了凉寒。”碧云几人只是点头,江嬷嬷却舍不得就此离去:“还有,王妃夜里若是惊醒,便握了她手安抚她,多哄几次便睡了。”

    “还有,娘子素来爱洁……”

    她殷切交待,仿佛还有许多话没说完般,碧云几人都不停应声。

    江嬷嬷说了几句,觉得好似还有不少话没说完,但一时片刻,又觉得难以交待清,细细想来,又觉得忘性大,再难想起了。

    心中有些怅然若失,最终却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罢了。”

    “时辰不早了,嬷嬷早些上路,怕是全哥儿等急了。”傅明华听她交待完,温声说道。

    江嬷嬷有些愧疚,又有些担忧:“也不知全哥儿心里怪不怪我。”

    “他几次三番急着想见你,只恨不能尽孝道,又怎么会怪嬷嬷呢?”傅明华哄了她一句,江嬷嬷便收拾了心中的感受,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上了马车。

    赶车的人已经扬了鞭,她又将头从车窗里探了出来,高喊着:

    “还有还有,娘子习惯饭前先喝一碗汤,以养胃温补为主……”

    她还在喊着交待,马车却已经走远了。

    碧蓝伏在碧云身上哭,傅明华望着车子走远了,才微微笑了笑:“嬷嬷与全哥儿母子团聚,若想她,将来会写信回来的。”

    碧蓝泪眼模糊,鼻音浓重的问:

    “真的吗?”

    碧云忍不住拧她:“王妃什么时候哄过你了?”

    她才破涕为笑,伸手擦了把眼,又望了外间一眼,江嬷嬷的马车已经看不到了,她忙扶了傅明华:

    “您快回去吧,若江嬷嬷知道,又要说我们纵着您了。”

    说了这话,又想起江嬷嬷将来怕是再也说不了她,江洲离洛阳这样远,有生之年也不见得能见上几回,才将忍住的眼泪便又要涌出来了。

    江嬷嬷虽说走了,但傅明华却收到了燕追令人送回给她的信件,信里数不尽的思念之情。

    “幽州桂花开了,洛阳应该亦如是。不能亲回洛阳陪元娘迎香,唯有寄书信传情,便如我/日/陪在元娘身旁。”信上燕追的字宛如游龙,夹了些干掉的桂花。

    她捡起来闻了闻,香味儿已经十分淡了。

    但不知为何,得知幽州里,他与自己同样赏着桂花,并摘了一束与她送来时,心里却又觉得十分安心了。

    他一日一封书信,如当初两人成婚之前,他前往鄯州时一般,使她怦然心动。

    秋风瑟瑟,幽州的秋天仿佛比洛阳更多了一丝色彩。

    “幽州城外有吉安寺,寺中枫叶红火如锦。出城办事时,与戚绍路经吉安寺,想着元娘,这枫叶便落到了我身上,让我想起了当日大婚时,你穿着嫁衣,朝我缓缓而来的情景。”

    他的书信里夹的是一张仍不失艳丽色泽的枫叶,傅明华的目光便更柔和。

    那枫叶上仿佛带了北国里凛冽秋意,却沾染了书信的墨香。

    燕追的书信,陪她在桂花弥漫的香气里,渡过了八月。

    他人虽不在洛阳,却以书信传情,仿佛他每日仍陪在她身边一般。

    当初的黄檀木盒已经装满了,傅明华又让碧云寻了个精致的紫檀木出来将信装上,若想他时,便取出来阅读一番,时间便过得快了。

    九九重阳节之前,傅明霞亲自为傅明华搬了几株菊花来。

    “我家老爷说,这几株开得正好,便亲自挑了让我送来。”没有了满身锐气与不平的傅明霞近来丰腴了一些,脸颊也多了些肉,头发挽了起来,眉眼柔和了许多,提起冯万应,眼角眉梢都在笑:

    “你若是喜欢,回头我再搬一些。”

    银疏送了冲泡好的桂花茶上来,傅明华端在手中:

    “若这样搬下去,怕是冯府也要搬空了。”

    傅明霞抿唇而笑,脸上露出几分羞涩之色。

    “上回回去之后,老爷实在是十分感激。”冯万应知道张缪前往冯家为他施针,是因为傅明华拿了秦王府的贴子之故,便时常应承着。再加上两夫妻如今合好,他惊喜交加,也觉得是有傅明华相劝的缘故,越发便感激了,重阳节送了一些礼过来。

    “我家老爷身体也好些了,前些日子我陪他去了关公庙还愿。”她提起冯万应时,神色间露出满足之色,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又有些暗淡:

    “什么都好,唯独……”(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