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章 怨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她想起了许多的事,故乡里的山山水水,沿街两岸的景色,城中曾有人修拜的孔丘庙,年幼时、少女时期的她在故里留下的每个脚印,此时让静姑不由目光更加柔和了起来。

    “有机会,是要回去看看的。”

    崔贵妃喃喃自语,心中沉甸甸的。

    她被族人送进洛阳谋那登顶的富贵,从此锁进了高高的宫墙,故乡便只有偶尔从前来拜见她的崔氏人嘴中听说了。

    时间一长,便也失了些味道。

    静姑点了点头,傅明华扶了她往前走:

    “总是会有机会的。”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起了青河之事,崔贵妃来了兴致便停不住,晚上还留了傅明华在宫里陪她一宿。

    “燕信的婚事就在月底,近来容妃倒是频频向皇上讨了恩典,赏赐忠武郡王府窦家。”

    容妃想为窦氏脸上贴金,不过就是为了压过傅明华,做给旁人看,四皇子得宠不在秦王燕追之下罢了。

    天气日渐转凉,崔贵妃十分怕冷,床上已经备了厚厚两床罗衾,只是她拉紧了被子,说话时依旧可以听得出她在打寒颤。

    傅明华从榻上起身,去摸她的手,她手冰凉,被窝里也并不暖和。

    明明傍晚时傅明华是看到有宫人为她暖了床的,可此时被窝中却并不如何温暖。

    她畏寒,傅明华伸手来一摸,崔贵妃便紧紧捉住了她的手:

    “不要担忧,睡前清容会送来铜婆子的。”这已经是老毛病了,她原本没有这个问题,只是这些年来担惊受怕,又曾伤身,便落了个‘阳虚’畏寒的底子下来,外头看着好好的,内里却在服药调养。

    傅明华点了点头,仍为她掖了掖被子,崔贵妃也十分受用,笑着说道:

    “不过有没有体面,可不是窦家受没受赏赐便能比较出来的。”燕信至今在朝中也不过是任个刑部之下的司门侍郎,年纪不小了,因为功绩不显,至今未曾封王。

    崔贵妃打了个哈欠:

    “那窦氏与你相比,也是差得多了,不说模样聪慧,她都不如你,就连气度规矩,也是一个天一个地。”

    她不大看得起窦氏,虽说窦氏的母亲出身兰陵萧氏,但萧氏与崔氏都乃士族,萧氏却差了崔氏不止一点半点儿。

    窦氏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崔贵妃便觉得有些骄傲,说话间对窦氏十分不屑的模样,也对容妃的目光颇有几分鄙夷的意思。

    说了一阵话,外头大宫女清容果然抱了滚烫的铜炉进来,放进崔贵妃床榻中,两人才渐渐睡着了。

    第二日傅明华陪着崔贵妃用了早膳才离宫,回了府中,留在府里的银疏便向她回话,说是卫国公府世子夫人苏氏有喜了。

    昨夜里卫国公府的人打发了消息前来报喜,因苏氏与傅明华关系较好,银疏说了这话,傅明华就问:

    “那礼单可拟了?”

    银疏就应了一声:“昨夜里碧云姐姐已经定了布匹药材等,一些贵重的物件碧云姐姐说还是得您来拿主意。”

    她说话功夫间,将早就准备好的单子取了出来,交到傅明华手上。

    碧云办事向来稳妥,傅明华又让人取了一对玉葫芦吊坠装上,再添了一尊绣了石榴花的屏风,银疏心里记了下来,才退出去了。

    燕信的婚事定在九月二十一,是太常寺以龟卜之仪,推算多时才算出来的。

    占卜了吉凶,避开周堂不详日,又要避开两人生辰月份、及月份与日期相同日,讲究颇多。

    窦氏与燕信其实年岁也是不小了,窦氏今年已经十七,之所以婚事拖到如今,实在是去年卜算出来的好日子乃是闰月,十分不吉。

    容妃又一心求个好采头,所以将婚事拖到了如今,将窦氏的年纪都拖大了。

    傅明华早早便起了身,虽与容妃之间已经是你死我活,但面上众人仍是笑成一团。

    四皇子尚未封王,成婚规格自然是有所限制的,哪怕容妃得宠,央了嘉安帝,使他破例,却依旧名不正言不顺的。

    今日的四皇子府热闹非凡,傅明华来时,府中已经有些容氏族人来了。

    容大夫人也在其中,被一堆妇人围在其中,脸上抹了厚厚的脂粉,但也看得出来瘦了不少。

    她在看到傅明华时,浑身哆嗦,脸颊肌肉都在颤抖,眼中露出深深的怨恨之色。

    傅明华捏了帕掩了鼻,垂眸望着自己的袖口,容大夫人的嫡长子容顾君死在了幽州,想必是将这笔账算到了燕追头上。

    韩氏的目光如淬了毒,她瘦了之后显得颧骨很高,神色阴沉望着傅明华看。

    傅明华放了以帕子捂唇的手,冲她微微一笑,当即韩氏的脸色便更阴沉,一面推开坐在她面前的高辅阳儿媳姜氏,站起身要朝傅明华走来。

    碧云看到韩氏眼中的怨毒之色,忙要上前,傅明华借着放下手臂的动作,伸了一些出来,将她拦住。

    “王妃……”碧云有些焦急的唤,容大夫人一看便知道来者不善。

    她寄予厚望的嫡长子死于幽州之乱中,从容大夫人韩氏此时的神情来看,分明就有将儿子之死迁怒于傅明华的意思。

    丧子之仇,就怕她当众对傅明华不利。

    “不急。”傅明华细声细气的说道:“她又奈我何呢?”

    她笑意吟吟,容大夫人的脸色便越发的狠戾,手掌都紧握了起来。

    傅明华笑意更深,捏了帕子压唇,容大夫人的脸颊肌肉抽搐,她又疾走了两步,还没靠近傅明华,外头就有人进来回话,说是仙容长公主到了。

    韩氏脚步一顿,傅明华戏谑看她,她牙齿咬得更紧,傅明华才转过身来,仙容长公主由儿媳彭氏扶着进屋,看到傅明华时便脸上露出笑容来。

    长公主年事已高,上月还请了张缪过府把脉,据说当时连嘉安帝都召了张缪问了几句。

    今年去了城南庄子上住了一些时日,定国公府很担忧她撒手归去。

    傅明华上前向长公主问安,她笑了几声,握了傅明华的手道:

    “元娘也在。”

    一旁彭氏也对傅明华露出温和的笑意,阴丽芝也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