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八十一章 道歉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自年初时丹阳郡主拜访过傅明华,两人将陈年旧事说通了之后,彭氏几次看到傅明华都是笑脸相迎的。

    以前虽说也是多有讨好,但如今却多了几分真切。

    傅明华冲一旁的彭氏含笑点了点头,才伸手扶了仙容长公主道:

    “与姑母有缘,只前脚刚到。”

    长公主将手搭在她手上,听了这话便笑:“年纪大了,行动不大利索。”

    “年纪大了吗?”傅明华转头望着她看,又故作吃惊的模样:“姑母貌美依旧,若侍人不唱名,我当哪家年轻华贵的夫人来了。”

    仙容长公主顿时便笑出了声来,阴丽芝一连看了傅明华好几眼。

    “之前便觉得有贵人要来,这不,果然您便来了。”容大夫人等人凑了上前来,长公主笑着与她们打了招呼,傅明华退了开来,一旁阴丽芝也站到了一边,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沉默了下来。

    “元娘,许久不见了。”

    过了半晌,阴丽芝出声打破了这阵沉默,含着笑意招呼她道:“近来府中杂事繁多,倒是许久没有与你说话的机会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傅明华盯着她看,目光灼灼。

    一开始阴丽芝还十分镇定,很快的,她便在傅明华目光注视下露出几分狼狈之色来,勉强笑道:

    “怎么了?”

    “无事。”傅明华摇了摇头,伸手牵了牵以银线绣了花鸟的披帛:“只是今日四皇子大婚,人也不少,哪儿都是一样的。”

    当日她想与阴丽芝商议借兵器、盔甲一事,阴丽芝却拒而不见。

    若她直言拒绝,傅明华倒是高看她一分,对事却不对人,如当初她第一次向阴丽芝借兵器却遭拒绝一样。

    可阴丽芝连她请贴都婉拒了,不想与她见面说话,此时她自然也不愿与阴丽芝多说的。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阴丽芝皱了皱眉,小声的问。

    一边说话时,一边还抬头往四周看了看,唯恐他人听到了两人说的话,声音压得很低。

    幸亏此时众人都围在长公主身侧,接二连三的又有人来,暂时无人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异样。

    “当日你请我前去王府,我也不是有意不去的。”她解释着,摸了摸肚子:“我成亲已经有些时间了,腹中却一直没有消息,今年在求医问药,实在不是有心不赴你的约。”她说到这儿,顿了片刻:“我们也是自小便相识,都好多年了,你母亲与我阴家又颇有渊源,你不要记了我的气。”

    她讨好的伸手来拉傅明华的手,神情有些可怜,摇了摇:“元娘。”

    傅明华望着她看,她也定定的回望。

    “元娘,好元娘,不要生我的气,将来若你有约,我就是抛开诸事,排除万难也会到。”

    她保证着,神情间仍有数年前傅明华第一次见她时的几分熟悉的模样。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傅明华缓缓开口,意有所指:“只是怕你将来后悔罢了。”

    阴丽芝只当她指的是自己与她合好如初,将来她有可能会再找自己借兵器、盔甲的事,笑容便滞了滞,以为她仍是在意自己两次回绝她借兵器一事,抿了抿唇,才笑道:

    “你我如至亲姐妹一般,只要你不生我的气,我便欢喜了。”

    她只字不提‘后悔’二字,见傅明华淡淡的笑,心里松了一口气,与她小声说道:

    “不瞒你说,”她拉着傅明华,往角落里走:“我如今没有孩子,世子待我虽然不差,但娘家里也是数次在问的。”

    傅明华听出了她话中暗指之意,便大有深意看了她一眼,阴丽芝笑了笑:

    “秦王如今任幽州牧,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吧?”

    她转了话题,聪明人说话,只要点到即止便成,阴丽芝也不愿总去纠缠着那事儿没完。

    若说得多了,倒显得她心虚一般。

    事实上这兵器借与不借,都是她的自由,两人撇开此事,仍是朋友。

    傅明华自然也听得出来她话中的意思,也不提当初借兵器一事。

    毕竟燕追拿下了幽州,以功抵过,当初剿灭李彦辉所得兵器盔甲,早弥补了太原兵工部亏损,容涂英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初所做手脚全成全了燕追,为燕追借兵器一事自然便揭过不提了。

    “王爷并没有说。”

    傅明华说了这话,阴丽芝正要开口,正与长公主等人说着话的柱国公夫人便转过头来,笑道:“我们在这边说话,倒冷落了秦王妃与世子夫人,使得她们站在一旁。”

    众人目光随着她的话,转过了头来,阴丽芝就笑:

    “我自小就与秦王妃熟识,一时碰到便情不自禁,多说了两句。”

    柱国公夫人抿着唇,眼中冷光熠熠。

    她身旁顾绕之的夫人魏氏也在打量傅明华。

    幽州刺史温勖被革职查办,燕追此举使得柱国公府敢怒不敢言。

    魏氏乃是柱国公魏威一母同胞的妹妹,柱国公府兴荣与否,也与魏氏自身利益息息相关的。

    她看傅明华的神色也有些冷漠,傅明华则是压根儿=就没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柱国公夫人与阴丽芝说了两句,长公主便又将话题拉了回去。

    “听说今日信儿请了季昭、退之为宾相?”

    洛阳里贺元慎的名声十分响亮,被人称为当世的玉郎。

    卫国公夫人顾氏听到长公主提起自己儿子,脸上不由露出骄傲之色。

    说起这傧相,也不是谁都能当的。

    尤其是四皇子的傧相,不止文才得要出众,更是要出口能成章,若是反应稍差些,遭人出诗难住,那才真是出了大丑。

    可是顾氏对自己的儿子却十分有信心,贺元慎启蒙很早,五岁能背诗经,七岁能读伦语,等到年长一些,便能做诗题画,就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辅林李大人见过他一面,都夸他极有文采。

    四皇子大婚,能寻贺元慎为傧相,今日可是让顾氏出尽了风头,听长公主提及此事,脸上都在发光。

    傅明华坐在一旁,听着几人大声的说笑,屋里笑成一团。

    申时三刻,外头传来欢呼声,说是新娘子迎进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