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一章 还要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朝傅明华越走越近,嘴唇紧抿,向她伸出手来。

    她将手搁在他掌尽中,与他磨了细茧的手相较,更显她葇荑纤巧,燕追只稍稍用力,便将她带进了怀里,紧紧抱住。

    “黄公公还在……”

    她身体被燕追气息包围,他身上带着熟悉的龙涎香气,她小声的呢喃了一句,便觉得眼眶发烫,余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燕追将她抱得更紧,黄一兴知情识趣的背过了身去,容这久别重逢的夫妻一诉衷情。

    傅明华有些哽咽,将脸贴在他胸前,又伸了一双玉臂勾在他肩上,好一阵才心中平静了些。

    黄一兴听着响动,转过身来就笑道:

    “大家那里还有事,老奴便先行告退。”

    燕追轻轻应了一声,黄一兴便退出殿外了。

    跟着傅明华来的丫头婆子中,碧云与紫亘先领了人回藏英殿,收拾东西。

    碧蓝则是与银疏跟在傅明华两人身侧,一路出了这殿门。

    “三郎怎么与黄公公一道前来?”

    燕追久不见她,此时握了她的手,只目不错眼的望着她看,傅明华被他看得脸红,才开口与他说话。

    他拉了傅明华出来,也不急着回藏英殿,反倒顺着殿外右侧长长的廊道走去:“他奉皇上之命,恰巧与我遇上罢了。”

    嘉安帝早猜到分了殿,几位妇人怕是心有猜疑,燕玮的性情,旁人不了解,嘉安帝却心中如明镜似的。

    只是明知燕玮性格,还仍派了黄一兴前来,听着云阳郡主的羞辱,皇上的心思也着实深沉。

    傅明华嘴角边露出浅浅的笑意,看得燕追又将她手握得更紧。

    “此次郦苑狩猎之行,我还当你不会来了。”信里他只字未提,却突如其来给了她一个惊喜。

    燕追看她巧笑颜兮,目光便更深沉,他下了廊道,牵了傅明华,看她一步一步下了台阶来:

    “昨日什么时候来的?”

    阶梯两侧有木栏,两旁种了几株松柏,一下了阶梯两人身影便隐在了树林间,之前还温文尔雅,体贴细致的燕追,顿时便如变了个人般,双眼泛红,握了傅明华的手,往她腰下一折,一把就将她压到栏上,勾了她下巴,将唇贴了上去。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之前忍耐得十分辛苦,此时逮着机会,便以舌尖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与她交换香/津。

    傅明华惊得魂飞天外,燕追粗重的气息喷在她脸上,他紧紧压在她身上,身下的变化她是一清二楚的。

    碧蓝两人就在后面不远的地方,虽说跟得不近,但随时可能上来。

    光天化日之下,他目光里的火焰仿佛要将她吞噬了。

    她想要挣扎,只是这丝力道在燕追面前,却如蜉蝣撼树似的。

    腰后抵着的是冰凉的雕花木栏,他的身体挡在她面前,目光里有些狠意。

    傅明华想要抿紧了唇,他握了她葇荑的手却是一松,她才将要伸手推他,燕追的手掌却已落到她酥/胸之上,她本能要张嘴,那舌尖带着强悍,吸吮她丁香软舌。

    他鼻尖紧抵着她秀气的琼鼻,喘出的热气更是令她身体发热,他的嘴唇滚烫,仿佛要将她融化,使她浑身哆嗦,双腿发软,每一口吸吮都有酥麻入骨的感觉自尾后传了开来。

    傅明华神情迷蒙,他才将丁香暗吐,又吮了吮她嘴唇,身下威胁仍在,却是退了一步,作势要为她整理衣裙,含着笑意,在她耳边小声道:

    “方才在殿内时,便想将元娘压在椅子上,想看你色变声颤,钗垂鬓乱……”

    她双颊晕红,眼中似是笼了层轻雾般,气喘吁吁,胸脯仍为之前他的偷香而起伏,这情景看得他更是心中欲念骤起。

    傅明华脸红得似滴血一般,听他这样说话,连忙伸手要去堵他的嘴,急得要流泪。

    “不要胡说。”

    他进来时,分明衣冠楚楚,心里想的却是这样风流之事,她不免又更脸红,燕追便目光含情,有意挑逗她:

    “怎么是胡说?你摸摸我,此时我是十分难受的。”他捉了傅明华的手,吓得傅明华花容失色,此时看他忍得双眼猩红,也怕他乱来,忙含羞带怯,哀求似的看了他一眼。

    哪知燕追比她这模样还要可怜,硬是握了她的手:

    “元娘,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近你身了。”他十分急躁,嘴唇又在她脸上胡乱的亲,唇上还沾了些她嘴上的胭脂,不止不见脂粉气,反倒配着他长眉凤目,冷峻的脸,那红唇倒是显出几分妖冶,冲淡了他脸上的冷傲。

    “我就惦记着你,想着你……”

    他嘴里仍还在说,傅明华便觉得脸颊生烟,碧蓝几人虽然没有跟得太近,但两人在这里站了一些时间,若再闹下去,等下碧蓝几人便要过来了。

    她忍了羞怯,由着他的力道,任由他将自己的手按在他身上,那里重重一跳,她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王爷……”

    傅明华的性格燕追是清楚的,欲速则不达,这会儿连‘王爷’都叫出来了,再撩拨下来,哪怕是他讨得一时便宜,过后必会生他的气。

    他看傅明华眼泪汪汪的模样,将手放开了,她忙不迭将手收了回去背在背后,显然是有些怕他还要再来。

    燕追在她耳边轻声道:

    “回去也要这样……”

    她双腿因他这话直发抖,极力想要并紧,眼角余光已经能看到碧蓝几人的身影穿过树梢的间隙过来了,燕追又紧紧看着她,傅明华嗔怒的瞪他,他只眯了眼睛,笑意等她答应。

    傅明华匆匆点头,碧蓝几人过来了,她冷不妨看到燕追唇上的胭脂,又是一惊,忙取了帕子替他擦嘴。

    碧蓝几人看到这一幕,便忙将头低了下来,退了两步,避让到一旁了。

    傅明华松了口气,又想到自己答应了他的事,顿时便觉得有些畏惧,绞尽脑汁想要反悔。

    她心跳仍是急促,刚刚那一刻的紧张与担忧,简直是她自记事起至如今,十分罕有的,她脸色阵红阵白,燕追却只是身体一退开,便又恢复了英武昂藏的模样,神情矜持,再也看不出之前半点儿厚颜模样。(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