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三章 说笑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藏英殿换了衣裙,想起崔贵妃之前交待的话,两人去了芙蓉楼,傅明华想起之前崔贵妃体贴的留了时间,使她与燕追说话,便也寻了个借口,留在芙蓉楼外赏花,将单独说话的机会让给了母子二人。

    崔贵妃思子之情,不比傅明华怀念燕追少的。

    她才坐了两刻来钟,杨复珍便亲自来请她,说是让她进去帮着崔贵妃挑珠钗了。

    崔贵妃心情似是很好,与燕追谈了话后,显然安抚了些她焦躁不安的心,她整个人都仿佛松了口气,看到傅明华进来时,还与她招手道:

    “元娘快来,好孩子,稍后你瞧着什么喜欢,也选些去。”她目光柔和,显然是欣喜于两人来得这样早。

    燕追坐在一旁喝茶,看她们亲热的样子,微笑着也不说话。

    “不瞒你说,母亲这里可有些压箱底的好东西,你多选几样。”崔贵妃目光柔和,她越与傅明华相处,便越喜欢傅明华。

    这便是儿媳聪慧的好处了,崔贵妃投之以桃,她便报之以李,如此一来,二人相处自然便越发融洽。

    想起之前站在容妃身侧,垂肩而立,一脸恭敬之色的窦氏,落在容妃手上,窦氏又岂能得个好的?

    容妃将她拿捏得妥妥当当的,虽说气派是摆出来了,但未免又少了亲近。

    想到此处,崔贵妃不免又觉得畅快,话一说出了口,傅明华也就顺着她的意思笑道:

    “母妃今日端了首饰匣子出来,只是担忧我头上身上戴不下,不如求王爷也替我装一些,也好填补我的私房。”

    崔贵妃正端了茶水要喝,听了这话,险些一口水喷了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傅明华忙替她顺胸,她笑得直咳,半晌才放了茶杯,拿帕子沾眼:

    “调皮的猴儿,将那匣子都抱去得了。”

    又看燕追啼笑皆非,想起儿子平日那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燕追双眼泛红,崔贵妃自然也不忍儿子再久坐,傍晚还有嘉安帝赐宴,离此时还有些时间,便催促着他两人回去。

    晌午之后躺了一阵,他原本兴致盎然,奈何傅明华却要他先睡一会儿。

    他环了傅明华的腰,疲劳涌了上来,就连碧云送来的帕子都没等到,便在榻上沉睡了过去。

    “您……”银疏看了傅明华一眼,她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燕追浅眠,人又警醒,稍有些动静便能惊着了他。

    因此她接过碧云手上的帕子,只动作温柔的替他擦了擦脸,便维持着坐着的姿势,任由他搂住不敢动弹了。

    但靠着桌子,坐久了难免腿麻腰酸,碧云又替她寻来了软枕,她靠上之后才觉得舒适了许多。

    她眉目柔和,榻旁窗边垂下来的秋阳柔柔的洒落在两人身上,傅明华拿了本书,殿内一时间只能听到燕追细缓平和的呼吸声,及偶尔响起的‘沙沙’翻书声响。

    清风徐来,吹拂着她额前几丝细碎的流海,那情景便是晋时顾恺之的画笔怕是也难以捕捉下来。

    傅明华低头看了熟睡的燕追一眼,微笑着替他牵了牵薄衾一角,又转头将目光落在了书上。

    不知怎么的,碧蓝便想起了今日行宫之中,燕追蹲身下去,为她捡裙摆沾到苍耳的那情景来。

    碧云几人不忍打破了这满室的宁静,都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晚上嘉安帝设宴兵誎亭,因并不是那样正式,所以随行的文武大臣、宫妃、女眷都会参加。

    时辰将近,傅明华还没唤,燕追便自己醒了过来。

    她还维持着他入睡之前的姿势,动也没有动过。

    他的头还靠在她腿侧,手环着她的腰。

    燕追睡了近两个时辰,她便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坐了这样长时间。

    他不动声色的伸了手,在她细腰上缓缓按柔。他才将一动,傅明华便警醒过来,放了手里的书,低头看他:“醒了?”

    燕追轻轻的‘嗯’了一声,另一只手去拿她放在矮几上的书,声音还带着浓睡后的低沉,如醇酒般:

    “在看什么?”

    她好书,时常手不释卷,看的书也是包罗万象,什么都有涉猎。

    傅明华拿的是《三国志》,已经看了大半了,这样的书卷,怕是一些男子也难以看下去,她耐心却是十足。

    她恰好翻到了吴书.吕蒙传,写的是吕蒙年少而有志。

    十五六岁时,偷偷跟随姐夫邓当击贼,邓当怒而告其母,其母喝斥吕蒙,吕蒙却道:“贫贱难可居,脱误有功,富贵可致。旦不探虎穴,安得虎子。”其母便哀而舍之。

    燕追轻声的念了两句,手还在她腰间腿上揉捏。他力道轻重缓急,倒是十分宜人,傅明华放软了身体靠在他身上,燕追含笑看她:

    “另一卷宗里,亦有吕蒙另一面的记载。”

    “吕蒙出身行伍,勇猛虽过人,但不耐看书,孙权便与他说:‘宜学文以致开益,但当令涉猎见往事。’。”她温声的念,显然燕追所说卷宗她也看过,孙权劝吕蒙多读书,他却数次推脱,孙权便以圣人所说‘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来鼓励他,又说当初江表志中‘光武当兵马之故,手不释卷。’来做比喻,而使吕蒙端正态度,此后得孙权夸赞‘人长而进益,如吕蒙、蒋钦,盖不可及也。富贵荣显,更能折节好学,耽悦书传,轻财尚义,所行可迹,并作国士,不亦休乎。’

    傅明华伸了指尖,神色更显柔和,燕追的博学,显然使他更增添了魅力,她吐气如兰:

    “魏时曹丕《典论.自叙》里曾有云:上雅好诗书文集,虽在军旅,手不释卷。”她说到这儿,有致的柔软娇躯轻轻往下挪移,燕追也松开了手来由着她,她曲了一双玉臂,软软靠在燕追胸前,似柔若无骨般:

    “依小女子愚见,三郎所读,比之昔日曹孟德亦不多让,三郎以为如何呢?”

    她眼波流转,燕追目光便幽深了,将她抱得更紧。

    心中有些惊喜她与自己说笑的语气。(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