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九十五章 讽刺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的发式显得温婉动人,却又因那珠串绕在发间,垂在额心的黄金镊,明艳动人。

    碧云又为她抹了些香脂,她肤如凝脂,连粉也不用上,只以尾指挑些胭脂,匀开压在她唇上,以青黛描眉,便已经足够动人。

    崔贵妃已经令人来唤她了,傅明华收拾妥前往崔贵妃的芙蓉楼时,崔贵妃已经派了杨复珍来接她。

    看到傅明华穿戴打扮时,崔贵妃愣了一愣,便抿唇笑了起来。

    谢氏教养子女,不以奢华为重,倒以修养、涵雅取胜。

    她这身装扮,极有谢氏那种世族教养出来的女儿那样的典雅别致,一路走来婀娜多姿,端庄却不失娟秀。

    崔贵妃穿了一身孔雀蓝及地长裙,露出了裹住丰满酥-胸的诃子,里面衣裳被诃子牢牢裹住,外罩宽袖长衫,妩媚而又尊贵。

    傅明华站她身侧,既不被崔贵妃华贵所遮盖,却也不抢她风头。

    两人去兵誎亭的路上,恰好便遇到了容妃领了云阳及窦氏也前往兵誎亭。

    容妃艳光四射,穿了桃红色绣孔雀长裙,上配橘黄宫衣,裹在诃子中的胸呼之欲出,裸露出来的肌肤在宫装衬托下,十分白腻。

    她梳了飞仙鬓,两侧各插一金步摇,长长的黄金镊垂了下来,一晃一荡的,香风习习中在窦氏扶持下过来。

    原本也算是美人儿的窦氏,在她艳光之下,十分不起眼。

    “好巧,竟然在这里遇上了。”容妃捻了捻帕子,轻轻勾了下嘴角:“姐姐教得好,”她抬了眼皮,上下打量傅明华,神色慵懒:“秦王妃这穿着打扮,与姐姐倒是如出一辙。”

    她话里挑拨离间,崔贵妃却只是低头淡淡的笑:

    “都是前往兵誎亭,遇上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崔贵妃说了这话,也盯着窦氏看,眼里露出些许挑剔之色,讥讽道:

    “妹妹也着实该好好教教窦氏,虽说如今四皇子未曾得皇上封王,可也是早晚的事儿……”

    她话里有话,容妃自然听得出来,目光眯了眯,脸上却笑容更深了。

    “窦氏也是皇子妃,怎么跟在妹妹身边,亦步亦趋的,远远瞧着,我当妹妹身边的大宫女抱言触怒了你,又使你换了个更合心意的呢。”

    容妃城府极深,听了这话面不改色。

    倒是窦氏也是出自高门,其父乃是忠武郡王,其母萧氏出身兰陵,自小也是千娇万宠的,崔贵妃这话让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眼中泪珠滚滚了。

    傅明华扬了嘴角,崔贵妃这话说得妙,她如说笑一般,容妃若与她理论,便是小题大作。

    若默不作声,便如认了崔贵妃所说的话一般,羞辱了窦氏。

    可要是反驳,岂非就将窦氏放在宫女的同一地位相比较了?

    容妃目光落在崔贵妃裙下,眼中闪过厉色,嘴里却柔声道:“姐姐是不是近来身体不适,眼睛昏花看错了?回了洛阳,我求皇上召了张缪替姐姐开张方子。”

    说了这话,容妃牵了牵衣袍,目光往后下看去,侧了些脸:

    “还不走?”

    窦氏便身体僵硬,扶了仰了下巴的容妃,先走一步了。

    崔贵妃听了她后面说的话,也不恼,只是轻笑了一声:

    “时间还长着呢。”

    说了这话,看着傅明华笑道:“我们也走吧。”

    兵誎亭此时已经摆好了榻案,嘉安帝身侧侍候的内侍程济前来迎接她们。

    他是黄一兴收的弟子,三十左右,见人时便脸上带笑,迎了崔贵妃便亲自扶她,讨好的说:

    “今夜有孙十三娘进行宫来舞剑。”

    崔贵妃便来了些兴致,与他说了两句。

    兵誎亭虽名为亭,但实则紧邻长空殿,此亭因前朝陈太祖而得名。

    陈朝太祖当年郁郁不得志,遭当时在位的皇帝猜疑,而前往骊山游玩,这里自秦始皇时期起,历代皇帝向来爱在此处建宫,陈太祖行至此处,手下幕僚劝他起兵造反,得这天下,那亭才得了‘兵誎亭’这样一个名字。

    此后陈太祖谋而后动,最终夺取宇文氏江山,将宇文一族杀得逃至江陵,兵誎亭的名字便定了下来。

    今夜嘉安帝设宴,恰是在长空殿中,殿外望出去,便能看到兵誎亭的美景,朝臣、女眷已经来了一些,容涂英也在。

    傅明华随崔贵妃进了殿中时,容涂英的目光便落到了她的身上,定定看了半晌,容涂英起身朝这边遥遥行了个礼,才复又坐下。

    崔贵妃的脸色微沉,提醒道:

    “此人不可小觑。”

    接连受挫于燕追之手,见到傅明华时不止没有恼羞成怒,反倒如没事儿人一般,俗话说得好,会叫的狗不咬人,但像容涂英这样老奸巨滑的人,咬人必定致命。

    傅明华点了点头,垂眸微笑:

    “您说得对。”

    众人依次落座,女眷与朝臣各坐一列,傅明华身为亲王妃,居一品之列,地位尊贵,自然坐在崔贵妃下侧,而她榻案另一侧,坐的则是岐王妃。

    傅明华坐了下来,目光便已将殿内情景扫入眼底,燕追还未到,燕信却已在朝中容涂英一党的环绕下,脸上显出几分狂色,正喜笑颜开,与人说着什么。

    倒是中书令杜玄臻身侧围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文人雅士一流。

    这位老相公身材清瘦,居高位已久,他面庞儒雅,神情却不怒而自威,穿了圆领罩绡纱的袍子,虽说上了年纪,但也自有一股气势在。

    一旁岐王妃转头来与傅明华说话,神态亲近:

    “元娘今日这裙子上的刺绣倒是好。”

    傅明华与岐王妃这位叔母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只是印象并不深,也并没有亲近的亲谈过。

    岐王虽是与嘉安帝一母所出,但性情安份守已,年长封王之后便去了封地,一年回洛阳的时间并不多。

    尤其是几年前出了郑王燕简与简叔玉合谋,而被燕追血洗郑王府上下之后,也对皇室宗亲有了震慑。

    自那以后,岐王行事便越发小心翼翼,嘉安帝若有相召,便不敢有逗留,携家带口全都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