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二章 醉酒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宥儿该是嘉安帝的小字,所以杜玄臻在话说了一半之后,不敢再开口说下去,嘉安帝却并没有那样多的顾忌。

    短短几句话,傅明华心里依旧留下了出太祖慈父及与太后当初恩爱两不移的印象。

    太祖最初打天下,也不过是想着妻子出身书香门第,而他早已家道中落,为了妻子及将来后辈子嗣拼博一把,想为未来出生的儿子攒下一份家业罢了。

    在天下人眼中,他是即将君临天下的帝王,在追随他的一干老臣中,他是有勇有谋的主公,而在妻儿眼中,他只是家里的顶梁柱。

    傅明华不知为何,就抬头去看燕追,恰好他也是在朝她这边看,两人目光碰上,她并没有将头别开,而与他对望。

    燕追的目光渐渐的便软和了下来。

    话了一番当年,气氛渐渐便起来热了起来,今夜前来舞剑的是孙十三娘。

    大唐每有宴席,时常以人舞剑、跳胡舞助兴。

    孙氏满门乃是前朝贵族,祖上曾官至太常寺卿,后因遭人连累,而受腐刑,子女为娼,沦为贱籍。

    娼门之中孙氏后人善剑舞,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名声更响,每当献技之时,总是观者如潮。

    而孙氏之中,最为出名者,就是孙十三娘。

    传言其长得绝色瑰丽,极受文人学子追捧,看过她舞剑之人,无不心醉神驰。

    她月前便已经到了西京,当地太守得知皇上要来郦苑狩猎,特意请她留下来的。

    傅明华也来了些兴致,宴席之中,伎人先后鱼贯而入,音乐声缓缓响了起来。

    这些乐器与丝竹又有不同,而是传承自西凉,着五色舞衣的女伎缓缓而入,最后几个女子抬着一上了色的木雕莲台座,快步进了殿中来。

    莲台之上穿了一身绯色胡服,腰侧挂着两把剑鞘,颈前披蓝帛孙十三娘双手持剑从莲台之上跳了下来。

    孙十三娘确实不负美名,一头长发半挽,发上以布巾打结,做男子装扮,神情刚毅。

    与寻常女子身上的柔美不同,她的身体力量夹杂着女性特有的曲线,显出另一股魅力来。

    孙氏一门几位娘子也鱼贯而入,随着乐声一响,孙十三娘手中那对剑宛若游龙一般,开始在殿堂之中游走了起来。

    乐声激昂时,她动作也便更激烈,若乐声委婉,她便也放慢了动作。

    傅明华也看得目不转睛,就连一旁崔贵妃也是颇有兴致。

    随着伎人乐器声越发急促,孙十三娘身体飞速旋转,飞扬的衣摆带起阵阵疾响,她的发丝粘了一些在汗水涔涔的脸颊之上,孙十三娘颊似着火一般,足下脚步不停,身体旋转得更快。

    她腰侧剑鞘拍打在她身体之上,发出阵阵声响,这无疑更增加了紧张之感。

    众人正心弦紧绷之时,孙十三娘手中双剑突然脱手往头顶上方飞了出去。

    因她之前急促的动作,那对长剑去势已疾。

    殿内众人正看得目醉神驰,发现这一幕时,顿时不少人都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甚至好几人连嘉安帝也在殿中都忘了,嘴中发出急促担忧的声响。

    不少人掩着头,竟本能的狼狈想找地方躲藏。

    那长剑抛出七八丈高后,又落了下来。

    孙十三娘身姿皎洁,宛若游龙一般,往前轻巧的飞奔几步,一把扯下腰间剑鞘,往前一举,早先落下的长剑‘铿锵’一声稳稳落入剑鞘之内,她接了一剑,仍不停歇,又身体飞旋,灵活如鸟雀,赶到另一把剑落下的方向,伸了剑鞘,将另一把剑也接住了。

    乐声嘎然而止,不少人却觉得之前那一幕仿佛只应天上有,受到震憾之下,许久回不过神来。

    孙十三娘汗如雨下,脸上却显出喜色。

    她顿了顿,才上前朝嘉安帝跪伏了下去:

    “愿吾皇万岁。”

    她一开口,殿中众人才回过神来,想起之前孙十三娘表演,俱都心情激动。

    傅明华也觉得心快了几拍,刚刚最后一幕极为出色,孙十三娘难怪年纪小小,便名动洛阳。

    嘉安帝微笑着点头,侧头吩咐黄一兴:

    “有赏。”

    众人都在为了孙十三娘的表演而心醉神驰之时,这位帝王的眼中却不见半分波动,面上虽然带着笑,但那笑意显然未入眼中。

    孙氏一门的剑舞者都上前来受赏赐,孙十三娘因为尤为出众,额外还得了一双金铃,每只约有龙眼大,放在盘中十分小巧玲珑。

    值得让傅明华多看了一眼的,是孙十一娘。

    这位娘子约摸十**,样貌妩媚,装扮与十三娘差不多,只是在上前受赏时,旁人可能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但傅明华向来敏锐,就察觉到这位娘子冷不妨转头朝她看了一眼,又将头低垂下去了。

    一曲剑舞掀起了宴会的高涨热情,之后的胡舞虽然也仍是精彩,但有孙十三娘珠玉在前,这胡舞便再难引起众人的注视了。

    宴席之中定了明日入山,天色已晚,崔贵妃在宴上饮了两杯美酒,脸上显出几分醉态,嘉安帝允她先离席。

    一席结束,嘉安帝兴致未减,在众臣拥护下,准备夜游九龙阁,傅明华由碧蓝与碧云两人扶着从长空殿出来,才将没走几步,身后便有脚步声响了起来,她扶着头,有些醉。

    之前在宴中也喝了些酒,此时夜风一吹,便觉得有些头晕脑涨的,似是碧云与碧蓝将她手臂放开了,她身体摇晃了一下,便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之中。

    坚硬的臂膀绕过她的柔软的腰肢,似是有谁托起了她重逾千斤的头,她长舒了口气,眼神有些迷蒙:

    “碧,碧蓝?”

    此时的她不见平时端雅的模样,露出几丝少女的娇憨。

    燕追看她这样子,便忍不住微笑。

    席间就看她喝了一杯酒,当时便脸颊晕红。

    他想起前几年陪她回江洲的路上,去了一趟岳阳楼,在那里喂了她口酒,便当时有些醉意,猜她酒量不深,看她起身时,脚步已经有些踉跄了,靠在两个下人身上,眯着眼,他不放心便跟了出来,果然就见她已经醉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