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三章 别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醉得连燕追是谁都认不出来。

    燕追伸手去碰了碰她脸颊,柔声纠正她:

    “不是碧蓝,是三郎。”

    “三,三郎?”

    她努力歪了头去看燕追,只是眼前却像隔了一层朦胧的纱,使她看不大真切。

    “三郎,三郎是谁?”她吐出来的热气中还有些酒香,说出来的话让燕追似笑非笑。

    此时她已经醉了,与她计较她并不知道。

    他低头去吻她唇,若是平时,在这样的地方,哪怕天色已黑,并不一定会有其他的人过来,但下人若在,她必定羞涩,会将他推开的。

    可这会儿醉了之后,燕追低头去吻她,她竟然乖乖的张开檀口,迎他舌头入小嘴之内,顺从他的掠夺与霸道。

    燕追有些意外,却毫不客气品偿朱唇,直吻得她一张脸憋得通红,伸手欲迎还拒的来推他。

    碧蓝几人不敢抬头,直到此时碧蓝才敢确定晌午之后傅明华所说燕追没有生气是真的,怕是当时确实姚先生有急事唤他,才匆匆离开罢了。

    “三郎是你的夫君,是你最爱的人。”

    他贴着傅明华的唇,一句一句教她。

    傅明华被他一吻,他唇舌也是酒气,便更觉得脑海之中糊成一片。

    听他说话,她也就顺从的应:

    “三郎是夫君,是,是最爱的人。”这话听得他血脉偾张。

    她这模样实在是可爱,燕追搂了她的腰便往藏英殿走,她脚步虚浮,走得跌跌撞撞,他索性搂了她的腰,带着她走得飞快。

    “今日殿中,与岐王妃说了些什么?”

    燕追一面脱她衣裳,一面问她。

    她醉得坐也坐不住,压根儿没听到他问了些什么。

    外间碧云问着,要不要送了醒酒汤来。

    燕追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想着她喝了些酒,晚上也没用什么东西,便吩咐着:“备些羹汤便是。”

    碧云应声出去了,他看傅明华歪在椅子上要睡着的模样,又将她抱了起来,替她除了袖子。

    这样一番折腾,她也难以睡得清静,便有些委屈,泪眼涟涟的看他。

    燕追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的目光,当下将她抱了起来,自己顺势坐到了椅子之上。

    “今日与母亲说了些什么?”

    “魏,敏……”她认真的想要说出魏敏珠的名字,却有些口齿无力,朱唇将这两个‘魏’字含了又含,却仍软软的,说不出魏敏珠的名字来。

    燕追便替她接了下去:“魏敏珠?”

    她点了点头,觉得他来脱自己衣裳的动作将她摆布得十分不舒服,双腿分开坐在他身上,有什么硌得她难受。她想要挪动身体,只是酒后那身体却有些不听她使唤。

    傅明华才将一动,身体缓缓就往右侧倒,连抓他稳住身形都忘了。

    燕追看她这模样,不由想笑,又将她勾了回来,她仍未反应过来,傻愣愣的,连之前险些摔倒都未发现。

    “敏,珠……”她想要点头,轻微的动作却让她头晕脑涨,又更难受了,就忍不住轻声哼唧。

    燕追柔声哄她,认真想了想魏敏珠,也只得一个岐王府温韫之妻的印象了。她提及魏敏珠,今日岐王妃神色不对,带着魏氏出去了,那样的情景,他不用亲耳听傅明华说,也能猜得出来一些什么。

    他与柱国公府的恩怨,说来说去就那么一件事罢了。

    弃了柱国公府,得罪魏家之后,他压根儿也没有要想将魏氏的人留着的意思,将来总有将其斩草除根的时候。

    至于魏氏么,他手上动作一顿,先皇后去世多年,在嘉安帝登位未有几年便去了,连子嗣都没有留下,如今的庄简公府,不过仰皇室鼻息罢了。

    “将它解开。”他轻声的诱哄,她身上衣裳早被他缓缓拉开,里面香酥被裹在绣了石榴花的诃子中。

    她此时醉了,听了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只是动作有些缓慢,她伸手到背后去解带子,却拉扯不掉,还是燕追包了她葇荑,握着带子拉了开来,又问她:

    “她对你不敬了?”

    他又去解裙子,她听不大清楚,却微熏道:

    “孙十一娘……”

    燕追停了手中动作,目光落在她脸上,她一双秀眉微颦,努力想要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却好几次都不能成,只觉得他在面前晃得自己难受,便闭了眼睛,央求他:

    “不要动了……”

    他愣了一下,看她玉体半露,软软倚在他身上,他认真的想了一想,摇头道:

    “那可不行。”

    说了这话,他又握了她的手来抚摸自己,一边又着准备,指尖轻捻慢拢,十分有耐心,就怕她受伤。

    想起之前傅明华说过的话,又问她:

    “孙十一娘怎么了?”

    今夜表演剑舞的便是孙氏姐妹为主的宜春坊的人,孙十一娘想必是那位颇受人追捧的孙十三娘之姐妹。

    只是傅明华好端端的提起了她来,他心中奇怪,不由便又问了她一句。

    她还在眯着眼,就怕他晃动着头晕脑涨,哪想到突然便有什么刺进了她身体内,停了一歇,她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仿佛被撕裂开来,她脸色发白,本能的蹬了腿想要起身:

    “痛……”

    只是酒后身体娇软无力,又如要害被人捏住,她才刚起了身一些,又软软的落了回去,这下疼得她浑身紧绷,双腿磨蹭着想要并拢,哭喊道:

    “痛……三郎……三郎……”

    她难受之时,喊的终究还是自己,燕追一听这话,心中大喜,身体与心灵的喜悦与满足在这一刻化为有些急促的动作。

    “三郎……三郎……三,三郎,三郎……”她一声声的唤,又哭着扭动身体,想避开他,只是越是如此,越是使他难以自控。

    夫妻两人分别多时,虽说中途七月他曾抽空回了洛阳与她一聚,可那时只是一宿相对,又怎么够?

    两人自成婚以来,一直聚少离多,二月离开洛阳,至今都已经八个多月没有好好与她相处了,只靠书信传情。

    想到这些,他心里的怜爱漫了出来,灯光下她一双腿轻颤,他忍了心中的火,眼睛通红:

    “孙十一娘怎么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