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四章 夜谈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低头咬在燕追胸口,小小声的哭,显然还不大清醒。

    燕追重重一个动作,她身体一个哆嗦,将嘴松开了,他又问了一次。

    这一回倒是听清楚了,傅明华双手紧握着他衣裳,重复了一句:

    “孙,孙十一娘?”

    燕追点了点头,却见她伏在自己胸前,发钗散乱,脸颊砣红,眼睛半眯着,眼皮淡粉,睫毛上还挂了泪珠,显然没看到他的动作。

    他有些无奈,就应了一声,她抽抽噎噎,迷迷糊糊半天,才终于想起:

    “她看了我一眼……”

    燕追目光里掠过晦暗莫名之色,将此事记在心中,抱了她细腰便冲。

    夜色漫长,早晨傅明华醒过来时,还靠在燕追怀中,她动了动嘴唇,便觉得嘴唇有些微刺痛,刚要张嘴,喉咙却是揉了沙子一般。

    “醒了?”

    燕追拿了本书在看,她才刚一动弹,他就察觉到了,忙将书放了,不知为何,傅明华觉得他语气里仿佛有些心虚似的。

    “三,三郎。”

    她与昨夜喝醉时的娇憨可人又不一样了,只是那语气仍是娇滴滴的。

    傅明华想要将胳膊抬起来,揭开被子,但刚一动弹,便倒吸了一大口凉气,她手臂酸软无力,连手指头动一下都痛。

    这个动作似是唤醒了她身体的知觉,疼痛感传入她的脑海,她瞪大了眼,燕追一脸体贴的扶她起身,这一个动作又牵动了她身体中的伤口,使她脸色发白。

    身上四处都是他留下来的痕迹,她仔细一想,脸色便青白交错。

    昨夜里他肆无忌惮,趁她喝醉了就胡来,她伸手捂了脸,只感觉脸颊温度越升越高了。

    “元娘。”

    燕追身体贴了过来,又替她将被子拉上:

    “早晨天凉。”

    傅明华转头冲他怒目而视,他却毫不在意,又搂了她道:

    “再躺一会。”

    “皇上今日要进苑狩猎……”她幽幽的开口,燕追听她这样一说,不由伸手摸了摸鼻尖,不敢说话了。

    外头天色未亮,宫人却早已经备妥了热水,听着响动,得了傅明华召唤才敢进来的。

    泡进热水里,傅明华才觉得好受了许多。

    她起身时,燕追并不在殿中,紫亘道:“您洗漱时,王爷交待,说是有事与姚先生相商,稍后回来接您。”

    傅明华倒未多想,只点了点头。

    而此时忠信郡王住在行宫之外侧,召了心腹手下商议大事,一宿未睡。

    想起昨夜长空殿里,燕追所说之话,使他心中极难平静下来。

    “私以为,世子之事,固然您与秦王誓不两立,但欲报此仇,却需得徐徐图之。”

    一夜时间,忠信郡王手下幕僚分为三派,争执不下。

    忠信郡王手扶着额头,也不说话,目光望着窗外,神情肃然。

    他从昨夜里看到如今,众人吵闹了一夜,他却连姿势都未换一下。

    “如今秦王势大,圣心未可测,郡王虽然拥兵西京,但与朝廷相比,未免根基太浅。”说话的人叫刘昌本,乃是其先父时期的旧人,跟在老忠信郡王身边多年,为他出谋划策,威望极高。

    此时他说的话虽然并不中听,但却是事实,众人都低下了头来。

    刘昌本接着又道:

    “容涂英如今虽说也得帝心,但是郡王不要忘了李彦辉之事。”这老人眯了眼睛,脸上皱褶很深,穿了灰袍,看起来并不起眼,却没有哪个敢小看了他。

    “此人心狠手辣,小人只怕您是与虎谋皮,到时打虎不成,反遭其害。”

    屋中商议的几人听了这话,都沉默着不出声。

    李彦辉当初由容涂英一手提拨起来,却也是毁于容涂英之手。

    当初李彦辉莫州造反,也就是瞒瞒蠢人罢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刘昌本摇头:“不妥,不妥。”

    “但是刘夫子,郡王与李彦辉仍有不同之处。李彦辉出身粗鄙,无才无德,不过靠的是媚上的功夫,巴结讨好容涂英,才得以成事。”一个中年穿了儒衫的男子开口道:“反叛之时,莫州民心不稳,将士大多并不服他,根基浅薄,最后竟死于自己人手中,也实在是太羞煞祖先了一些。”

    说到此处,中年男子看着刘昌本怪眼一翻,似是要说话,连忙开口又道:

    “可是郡王不同,这西京乃是郡王本地,凌家两代镇守此处,已经有三十年光景了。”他伸出一只手,卷了拇指与食指,比出一个‘三’的数字:“先别说李彦辉的结果绝对不可能落到郡王身上,就说兵力来讲。秦王攻打莫州,占领幽州,擒温勖,若说稍远一些,平吐蕃,灭突厥,哪回不是借的兵?”

    刘昌本眼中露出讥讽之色,又动了动嘴唇,中年男子却笑着道:

    “说句大不韪的话,西京离外族之间,也就只隔着一个太原罢了。”话里意有所指。

    中年男子看了忠信郡王一眼,他已经沉默一宿了,仿佛幕僚之间的讨论丝毫不会影响到他。

    他的脸上也没有昨日时挑衅燕追时的狂妄与自大,反倒阴沉沉的。

    刘昌本冷笑了一声,这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郡王妃虽然出身汾阳冯氏,可是……”

    刘昌本话没说完,目光却在盯着忠信郡王看,见他紧抿着嘴角,眼中露出冷酷无情的光彩,不知为何,心中便叹了口气。

    自老忠信郡王时期,他便被奉为凌府上宾,老忠信郡王对他有知遇之恩,这才是老忠信郡王故去后,他愿意跟在忠信郡王身侧,辅佐他的缘故。

    可是正因为与忠信郡王相处时间久,他也能看得出来忠信郡王此时眼中狰狞的杀意,这位郡王怕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父亲向来尊重夫子,认为夫子有经纬治国之材,临终之时,拉着我的手殷切交待,说让我必待您如初,凡事多听您的意见。”他撑在桌上的双手,缓缓握成了拳,背脊也挺了起来,骨头发出‘咔咔’的声响。

    “这些年来,夫子觉得我对您,可有丝毫怠慢之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