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六章 画眉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忍了心中感受,点了点头。

    外间传来下人向燕追跪安的声音,她愣了一愣,碧云则是收拾了心中听到此事之后的震惊,忙手脚麻利的为傅明华净过了面。

    她那张脸便艳若桃李一般,换了一身衣裳,嘴角带笑好似心情很好的燕追从外间撩了珠帘进来时,与她目光对上,眼里便闪过惊艳之色来。

    洗去敷脸的香膏后,她的肌肤白里透红,泛着光泽,比之抹了水粉胭脂更胜却许多。

    替她妆扮的宫人拿了螺子黛,要为她描眉,燕追却走了过来,将螺子黛接过,宫人吓了一跳,傅明华想要起身时,燕追含了笑意,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别动。”

    她果然就坐着不动了,他拿了笔,醮了水,沾湿螺子黛,俯身便靠近了她一些。

    傅明华很快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身上若隐似无的血腥气,顿时便目光一凝。

    他似是注意到了傅明华的变化,嘴角含笑,手腕却不抖不动,将她一侧眉毛描得细长如远山,眉尾微勾,使她鹅蛋似的脸越发楚楚了,才换了另一侧,对着她的脸细细端详,对比一番之后,才郑重落笔,又将另一侧眉也描了出来。

    “早就想替元娘画眉,这愿望今日方才实现。”

    他扔了笔,捧了妻子的脸,看了又看。

    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拿了画笔为她描眉,前一刻可能拿的是剑,狠戾的面对旁人。

    傅明华神色有些迷蒙,燕追却接过了一旁的胭脂,取过钗盘上摆着的簪子,以簪尖挑了一些淡红出来,在指尖晕开,才轻轻的压到了她朱唇之上。

    他画眉上妆的手法还并不老练,颜色稍嫌淡了些,可配着她气质,与之浓妆艳抹相较,又如出水芙蓉一般,仍是使人惊艳。

    那菱形朱唇嘴角微翘,淡色唇瓣压了些浅色胭脂,越发显得她肤色雪白,气质淡雅似兰。

    “三郎稍后陪我说说话。”

    傅明华将手掌覆在他放在椅子上的手背上,软声求他,燕追点了点头,伸手便将她拉了起来。

    崔贵妃还在芙蓉楼候着两人前去,一路之上因有下人在,两人说的话并不多,燕追侧头一直望着她看,她不时转头回个笑容,眼神清澈。

    其实燕追心里清楚,她这样聪明,怕是早就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心中如明镜似的。

    可是她并不惧他,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

    这样就很好。

    他心中骄傲,神彩飞扬,进了崔贵妃芙蓉楼时,脸上仍是笑意止不住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十分罕见,燕追向来见人并不是笑脸相迎,杨复珍看着他满脸笑容的模样,不由有些受宠若惊,猜测着是不是秦王妃说了什么话,哄得王爷如此高兴。

    崔贵妃也有些诧异,燕追平时在她面前微笑的时间太多,大多时候笑容里难免带着算计,她早就习惯了燕追那种使人没来由发寒的笑容,此时看他笑得眉飞色舞,不由感觉寒意直从脚底渗了上来,她一连跺了好几下脚,才任由宫人摆了膳,急促的问道:

    “听说昨夜里献艺的孙氏死了?”

    她的芙蓉楼离集芳园并不近,更何况只是一个伎人罢了,还值不得崔贵妃注意。

    只是人死在园子中,便并非偶然了。

    这样多人住在郦苑行宫,人多手杂,怕是皇上会彻底命人清查此事,她担忧有人想算计到自己这方人头上。

    傅明华低垂下头,先捏了帕子抚了抚鬓,崔贵妃十分敏锐,宫中多年的生活,给了她超乎寻常的直觉,但她必定猜不出来,下手杀人的会是谁。

    昨夜里孙十一娘看了她一眼,她怀疑其中怕是有什么问题,是自己不得而知的,但燕追一定知道。

    她转头看了燕追一眼,眼睛水汪汪的。

    不知怎么的,这样的情况下,燕追却想起了昨夜的旖旎情景来,便回望着她,眼神渐渐变得危险了。

    “追儿?”

    崔贵妃说了话,这两人却都沉默了,不由有些着急,便提高了些声音唤了燕追一句。

    燕追转过头来,沉默着点了点头,端了杯茶润口,却不说话。

    他这模样使崔贵妃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向傅明华看了过去。

    傅明华便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

    “孙十一娘死了。”

    有人回应了自己,崔贵妃精神一振,点了点头。

    “她被人用她自己舞的一对宝剑割破了喉咙。”

    她说起这话时,语气平静,令一旁的清容等女官浑身一颤。

    倒是使得燕追目光里欣赏之色掩都掩饰不住。

    碧蓝之前提及孙十一娘之死,虽说强作镇定,但难免语气打颤。

    尤其是提到孙十一娘被人割破了喉咙时,多少会觉得后背发麻。

    可是傅明华却语气无波,仿佛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

    “是她的同宗孙四娘发现的,前去她房中时,她还未咽气,孙四娘尖叫后,有人赶去了她才渐渐死的。”

    碧蓝打听的消息也不见多,她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崔贵妃点了点头,也将自己得知的消息说与她听:

    “据说女史也赶到了,拿了帕子捂她脖子,但人却不行了。”

    下手的人十分狠辣,教她不能片刻死去,而是手法极为巧妙,让她受尽了痛苦,却仍是回天乏术。

    因为不是一剑毙命,孙十一娘本能求生挣扎之下,血涌得更多,洒了一屋都是,就连孙四娘的身上也有。

    可惜的是孙四娘赶到时,孙十一娘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崔贵妃秀眉紧锁,心中细细思索,却始终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做下了这样的事情,教孙十一娘不得好死了。

    “是不是容涂英?”

    她问了一声,想了想又道:

    “还有忠信郡王。”说到此处,崔贵妃又补充道:

    “昨夜长空殿中,他妄图刁难追儿,怀恨在心,才下此毒手。”

    崔贵妃语气凝重:

    “这郦苑行宫也是在西京的地盘上,忠信郡王府在这里扎根多年,当初老忠信郡王深得先帝赏识,若是在这里他们动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