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七章 默契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也不出声,崔贵妃就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她道:

    “元娘,你觉得呢?”

    傅明华心思细腻,又十分聪慧,向来复杂的事情被她一番抽丝剥茧,便简单明了。

    可此时她却一反常态并不出声,崔贵妃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我在想……”傅明华含着笑意,拉长了语调,一肘撑在桌上,以玉掌托了香腮,一手伸了出去,替燕追整理腰间挂的鱼袋:

    “怕是今日狩猎,您便会瞧出端倪来。”

    “这……”

    崔贵妃原本想说:这是什么意思?

    却见儿子也转了头,看傅明华的目光柔和异常。

    这两夫妻仿佛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默契,却偏偏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一般。

    崔贵妃沉默了半晌,总有一种燕追将傅明华教坏的感觉。

    “您且等着,最多不出三个时辰。”傅明华看了崔贵妃无语凝咽的脸色,笑着就问燕追:

    “王爷,王爷说我说得对吗?”

    “你自然是不会错。”

    燕追眉眼间都透着慵懒,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被傅明华一问,便点了点头。

    崔贵妃也并不傻,听了这话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一般。

    脑海里灵光一闪,似笑非笑看了傅明华一眼,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也是在给自己暗示,顿时便又笑了起来。

    只要孙十一娘之死,牵连不到燕追身上,她自然便不再担忧了。

    就如傅明华所说,今日好好看戏便是。

    想到此处,崔贵妃笑着让人摆好了膳,一面还让清容盛了一碗翡翠汤,使杨复珍端到了傅明华面前。

    在秋冬这样的时节,瓜果蔬菜才是最稀罕之物,傅明华谢过了崔贵妃,才小小的拿了汤匙,饮了一口汤。

    那汤汁以金华火腿熬煮,鲜香异常。

    在崔贵妃宫中用了膳,嘉安帝那边便让人来召燕追,一行人准备要出发了。

    崔贵妃留傅明华下来换衣裳,临行前她也让人备了几套胡服,其中傅明华的便备了几套,此时正好留她下来。

    燕追匆匆离去,崔贵妃拉了傅明华进内殿,又摒开了左右宫人,拉了傅明华说悄悄话:

    “元娘,你与我透个底,也好让我心中踏实一些才好。”傅明华知道她心中仍是忐忑,便也不与她卖关子,含了笑意道:

    “也只是我的猜测,若说错了,您不要怪我。”

    崔贵妃点了点头。

    她便从昨日孙十一娘看自己的那一眼说起,“我怀疑,孙十一娘怕是打了什么主意,若是今日孙十一娘不出事,我原本也是想要查她一查的。”

    但估计燕追知道得更多,直接便下了杀手,手段狠辣,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崔贵妃便沉思着,听到孙十一娘可能是会对傅明华不利时,也有些紧张:

    “是不是容涂英?”

    说了这话,她又冷声道:

    “反正也脱不了这些人的手段就是了。”

    既然燕追已经出手,崔贵妃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十分信任的,他既然有把握出手,必定有把握能将事情处理妥当,她安抚似的拍了拍傅明华的手背:

    “不用担忧。”

    燕追的性格,怕是早布了后手了。

    傅明华反手将她握住,微笑着说道:

    “我是真的不担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不管孙十一娘受谁指使,自己也绝不会惧了她就是。

    哪怕是燕追不杀孙十一娘,到时谁会折在谁手上,也未必可知。

    若背地里的人拿她当只兔子看,可是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好!”

    傅明华此时挺直了细腰,脸上露出坚毅之色,便使崔贵妃眉开眼笑,她这样的表现实在是让崔贵妃有些惊喜,却细细想来,又觉得并不怎么意外。

    她的性格外柔内刚,当初那样艰难的环境里,依旧被她一步一个脚印走了出来,如今这点儿小事确实也值不得她担忧什么了。

    “快些换了衣裳,今日若喜欢什么,便使追儿猎了送你。”

    崔贵妃含了笑意,说了话,才吩咐着下人进来为她更衣,重新梳妆。

    嘉安帝定了时辰出猎,这都是由太常寺的人卜过褂的,错过吉时便不好了。

    傅明华应了一声,又去换了身胡服,从殿后出来时,不见崔贵妃的身影,却见清容向她小声道:

    “娘娘请您先行一步,娘娘有事,可能会稍许耽搁一些时间。”

    她眼中露出歉疚之色,凑近了傅明华身侧,欲言又止,还犹豫着没说,殿内有宫人来唤,她冲傅明华微微一笑,匆匆进去了。

    傅明华疑惑不解,出了宫殿门,紫亘才向她小声的说道:

    “奴婢瞧着清如姐姐拿了巾子,端了热水。”

    傅明华就醒悟过来,怕是崔贵妃葵水至了。

    难怪她要让自己先行一步,否则一番收拾下来,也要好几刻钟的功夫。

    她出了殿门,走得也并不快,出了前方一圆形拱桥门,便是君山洞了,绕着拱桥而过,便有一条大道前往备下马车之处了。

    只是君山洞这里并不热闹,尤其是清晨大雾还未散尽,洞里凉风习习,使几个丫头缩了缩脖子,俱都将衣裳拉高了。

    关于君山洞,还有几个不同的传说,若是平时,傅明华少不得停下来瞧一瞧。

    可今日要随燕追等人进苑狩猎,自然便不敢耽搁时间了。

    几人加快了脚步,进了圆形拱门,傅明华的脚步便顿住了。

    隐约间似是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似是有人在争执不休。

    “四叔,你何苦如此?”

    语气有些激动,听着声音,像是上了年纪的男子在说话。

    傅明华不由在想,谁是‘四叔’?

    非礼勿听,这人语气陌生,她驻足一阵,说的事又不像上次陆长元兄弟一般提及了自己,因此提步要走,那边争执得便更激烈了,傅明华绕过了廊桥,挑了绕远一些的鹅卵石小道走,只是才没走几步,君山洞里一个中年男人气愤的从雾中出来,因离得有些远,他并没有看到这一边,而是双手倒负于身后,匆匆走了。

    不一阵后,另有一道人影也从山后出来,恰巧竟与她迎面碰上:

    “王妃竟也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