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八章 长线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听着声音,傅明华抬起头来,就看着穿了一身青色襦服的姚释正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傅明华不由苦笑。

    就是为了避开说话的人,她才特意绕了一些,没成想却仍是碰上了。

    她又不是有心偷听姚释与人说话,更何况在发现有人说话之后,她已经尽量避开,只是实在凑巧,也怪她不得。

    因此傅明华倒是十分坦然,看着姚释就笑道:

    “我去向贵妃娘娘请了安,她有些事耽搁了一阵,没想到恰巧碰到了姚先生。”

    姚释微微一笑,侧身比了个‘请’的姿势:

    “方才姚焕致前来寻我说话。”

    他自然看得出来傅明华确实不是有意偷听了他与姚焕致私下说话,虽说两人原本说话之所便不是什么私隐之处,就是被人听到了也无可厚非。

    君子不言他人是非,姚释倒并不在意有没有撞见他与姚焕致见面。

    可是傅明华见了有人说话而避嫌却极得他的好感,因此他跟在傅明华身侧,简单的将之前离去的中年男人身份说了出来。

    “姚大人?”

    傅明华愣了一愣,回过神来就笑道:

    “我竟然才知道姚先生在家中行四。”

    姚释对她这样坦然的态度十分有好感,伸手捻了捻胡须,才点头道:

    “家里之事,我说得也不多。”

    他对于姚家的家事略微解释了一番,随即便说到了姚焕致身上:

    “您既然知道是姚焕致,便该明白他为何会来寻我。”

    傅明华想起曾听人言,姚焕致对陆长元多有推崇,甚至当初愿意为他作保,举荐他前往姚释之处,借着请姚释指点陆长元的功夫,想拜入燕追麾下,却遭燕追拒绝一事。

    如此一来便可看出,姚焕致与陆长元交情匪浅了。

    她脚步不停,转头问姚释:

    “可是因为陆长元之事?”

    姚释便笑出了声来,点头道:

    “正是为了此事。”

    陆长元的‘儿子’落在燕追手中,便如被人拿住了命门把柄似的。

    当初陆杨殊独留了陆怀陈一根独苗下来,陆长元数次明查暗访,想从秦王府得知陆怀陈的下落。

    上回四皇子府,陆长元其实也是留了心思,想从傅明华入手的。

    结果因为傅明华无意之中听到陆长元兄弟谈话之故,在竹林里又将陆氏兄弟刺了一番,一怒之下陆长元也死了想从傅明华身上下功夫的心思,转而修书一封,求姚焕致帮他一个忙了。

    书信之中陆长元自然不敢将真实情况据实以告,反倒只说自己当初身不由已,卷入秦王、容涂英争斗之中,而遭秦王报复。

    燕追一面令人弹劾他,让他将‘儿子’陆怀陈带入洛阳,一面则令人捉拿了他陆家唯一一点血脉,如今生死不知了。

    陆长元在信中道:‘若非走投无路,是断然不敢劳烦您的。只是陆家至今,家门不幸,杨殊早逝,我成婚多年,只得怀陈一点血脉罢了,砚弟有腿疾,婚事蹉跎至今。今厚颜拜请大人,若能保怀陈性命,来生原做牛做马,以报您的恩德。’

    姚焕致当时一接此信,便大出意料之外。

    秦王近几年来势力发展很大,声望亦是水涨船高。

    他原本以为燕追是英雄一般的人物,却没想到是如此一个眦睚必报的小人。

    如此没有容人雅量,与人争斗之后,使出如此手段,还迁怒一个稚童身上,也实在非君子所为。

    应允了陆长元,帮他从中周旋此事之后,这一回郦苑秋狩之行,姚焕致便寻了个时机,将姚释拦了下来,先是动之以情,紧接着晓之以理,又请他看在陆长元堂堂读书人,竟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地步份上,网开一面。

    “那姚先生可应允他了?”

    傅明华听着姚释说的话,问了一句。

    姚释笑得温和,眉睫上已经结了些雾霜,声音平静:

    “已经没有了,拿什么来应允他?”

    与陆长元结下仇的那日,燕追就没想过要给他留后路。

    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就是陆怀陈仍在,姚释又哪有可能因为姚焕致几句话便将人交给他,使自己前功尽弃的?

    傅明华早已猜到这个结果,也不意外:

    “那姚大人必定是万分失望了。”

    “您刚才也瞧见了。”姚释笑着说了一句,傅明华就想起之前姚焕致怒气冲冲的背影,不由看了姚释一眼。

    这位名满天下的大家心性之坚韧、冷静、细心、行事周全,此时可见一斑。

    他不肯与姚焕致透半点儿陆长元乃与前朝旧故有牵连的事儿,若他提了,怕是姚焕致是会与陆长元划清关系的。

    可同时姚焕致也有可能不会相信,哪怕他就是相信了,仍会看在陆长元颇有才华的份上与他往来,可如此一来,难免就会走漏风声。

    显然燕追还准备就此事放长线而钓大鱼,姚释没有要坏燕追大事的心。

    几人说话间走了一大段路,已经出了园子,前方景色顿时便开阔了许多。

    姚释拱手道:

    “我要前往九龙阁,王爷正在那里,便不再相送了。”

    傅明华侧身避开他的礼,又向他还礼道:

    “多谢先生的护送。”

    他点了点头,有些瘦高的身影很快朝来时的路倒了回去,身影渐渐没于稀薄的雾气之中。

    碧蓝忍了一路,此时姚释一走,终于便忍不住了:

    “姚先生何故不与姚大人说清此事,以免误会?”

    傅明华还没说话,碧云便瞪她:

    “姚先生心中自有打算,我们哪里能知道得那样多?”

    碧蓝有些怕她,便不敢出声了。

    傅明华却想起一个事儿,姚释瞒着陆杨殊身份来历之事,明显对姚氏不利。

    姚焕致今日义气之举,他日可能会为他自己惹来麻烦,若他能及时止步,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哪怕稍加打探,与陆长元划清界线,那么他说与不说,结果仍是一样的。

    而姚焕致若当真这样精明,将来姚家才能长治久安,就是遇到困难也能逢凶化吉的。

    可姚焕致仍执迷不悟,哪怕他能凭借自己本事,护得姚家一时周全,可也难护一世。(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